close
X

職場小白遭遇職場鹹豬手,該怎麼辦?


小白君畢業於2015年,身高162cm,體重45kg,長相一般,但是化完妝看起來很有氣質。畢業前進入一家外企實習,畢業後自然轉正留在那裡了。但是僅僅作為採購助理的身份入職。薪資水準僅僅夠溫飽。所以在週末的時候要出去兼職。

有一次兼職去做會議場控,主要就是幫忙安排會議,檢查裝置之類的。那一次是一個企業做專案研討會,大概有三十個人左右。其中有一些號稱是科學家,一些是傳媒界的翹楚,但是小白都沒有聽過。會議有兩天,第一天小白主要負責安排掛條幅和接待時發參會證和登記。第二天負責佈置大會場和播放PPT。第一天忙的焦頭爛額,下班的時候都已經九點了,累的要死了。當時會議負責人李哥說,找個車把小白送回去。當時剛好有個專案翻譯要退房了,說讓小白在他們那屋住一晚,小白當時猶豫了一下,因為早上八點半開會,她要五點半起床往城裡趕才能不遲到。但是那個要送小白回去的人堅持要小白回家住。小白最後還是回家了,要不男朋友該不放心了。

小白就回家住了,路上送小白回去的那個人跟小白說,一個小姑娘在外邊不安全,要多長個心眼,社會很險惡的。小白不明白,但是依然表明了感謝。

第二天上午又是一天忙忙碌碌的,中午吃完飯,有個參會人告訴小白,他年齡大了電腦玩不轉,讓小白去他房間幫他調一下稿件格式。本來也就是舉手之勞,小白也沒有拒絕。小白敲門,那個所謂的專家來給小白開門,屋裡還有專家的助理。小白就說來改稿,結果那個專家說稿子他助理改好了,順手給小白遞了一張名片。名片上頭銜倒是很多,但是很明顯的廉價感!專家問小白能不能幫他另外一件事?





小白當時有點蒙,只說能做的她可以幫忙,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幫忙。那個狗屁專家說一定可以幫忙的。他把他助理安排出去列印稿子去了,剩下他和小白兩個人。他從書桌的位置挪到了沙發的位置,讓小白也坐到沙發上。小白感覺有點不對勁,她還是坐在椅子上不動。然後就是那個專家給小白吹牛,說自己有多少項專利,認識多少多少人之類的。這些話在小白聽起來很像一個臆想症的患者,展示的照片也都是一些ps跡象不能再明顯的。最後他說,希望小白陪在他身邊,要是小白陪在他身邊,他會更加有動力,能創造出來更多的專利。此時,他拉住小白的手,還一個勁地說,我太喜歡你了,看著你我真喜歡。

小白當然是心裡一陣噁心,但是他告訴自己要穩住,這個時候她假裝要看手機,掙脫了雙手,指紋識別開鎖,開啟錄音,然後把手機螢幕扣在自己腿上。說,我要走了,我還要去準備下午的會議裝置。此時狗屁專家坐不住了,趕緊說,他是真的喜歡小白,要小白跟他擁抱,還說要是小白答應了,他會先給小白兩千萬,再給她十個專利,以後讓她吃喝不愁。簡直是莫名其妙好嗎?

小白說,不好意思,我真的來不及了,裝起手機,快步走到門口,結果那個專家一把在門口抱住小白。小白說,我回去考慮一下,等下午結束我給你打電話。我有你的電話。那個專家嘴上說,彆著急彆著急。小白把一隻手抵在胸前,另一隻手去摸門把手。使勁把門開啟,把他拉到走廊,這個時候他趕緊跳向門那,就跟見不得光似的。小白這個時候把手機錄音關掉了,走出去。

小白去酒店監控室去拷貝了走廊監控,當然過程並不順利,但是小白就是這麼軸的人。接下來就是給男朋友打電話,跟他說明情況,讓他來酒店。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糾葛,跟會議負責人。小白告訴他們有錄音和錄影,只要道歉,就當這個事情沒有發生過。現在想想還是太年輕了,當時就應該跟他要一筆錢,應該不怕麻煩直接交給警察處理!





最後的事情,小白不想講了,因為實在是很糟心。現在講出來提醒各位女孩子,最好出門帶上防狼噴劑和匕首。對待那個專家一樣的人渣,不要期待和解!因為也許這其實就是一場陰謀!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