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職場上,說話必須直一點


01

前不久,和一個在外企工作的朋友喝下午茶。

朋友說,部門有個新同事,快要把她氣死了。

上週有個專案,需要出一個活動頁面。她讓新同事設計師對接。

設計師設計完後,讓新同事提意見。


同事說,我感覺ok啊,但是,能不能再改改?

設計師問,你覺得怎麼改比較好呢?

同事又說,整體很棒,就是衝擊力好像有點不夠啊。

設計師當即一口老血。


同事:不過,畢竟你才是專業的嘛!我是覺得整感覺稍微不夠大氣啦。

設計師:……………………………………

兩個人在微信上從三點四十聊到四點半,設計師終於摸清了新同事的思路。

原來,他是嫌頁面顏色太土,字型太花。

但又覺得,自己初來乍到,說話不宜太直。

因此,才特別體貼地花了近一個小時時間,「委婉」地告訴了設計師自己的意見。

此刻新同事大概覺得:我既提了需求又沒有得罪設計,真的好會做人啊!

然而設計師跑來找我朋友血淚吐槽。

設計師說,我的工作是設計,又不是讀心,對設計師來說,時間才是最寶貴的資源好嗎?

需求不一次提完給我,又要我下班前把頁面交給你。

你是不是想看我死啊?

02

朋友感慨地表示:

有多少職場新人,都是被「說話太直你就死定了」的毒雞湯害了。

職場新人初來一個陌生的環境,本來就容易小心翼翼。

而現在很多職場類文章裡,又都把職場人「說話直接」,和「沒教養」「粗魯」「不會做人」畫上了等號。

彷彿一句好好的話,只要不掰成三句說,你就是情商低了,就遭人白眼了,就生而為人對不起了。

朋友真的很疑惑。

自己的想法和觀點主動、直接地直接說出來,會死嗎?

公司招你,是叫你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鍛鍊語言藝術的。

解決問題,勢必就需要團隊協作。沒有溝通就談不上協作。

但是,你話都說不明白,又怎麼和人溝通啊?

03

說話直,不等於沒教養。

有小樹認為,說話直恰恰是會溝通的表現。

能夠把話說直,至少證明了三件事:

第一,你目光敏銳,說話之前,你已經看清了問題出在哪裡。

第二,你態度真誠,明確地表明自己的態度,展現出解決問題的誠意。

第三,你為對方著想選擇節省不必要的溝通成本,提高了雙方效率。

前陣子的熱播劇《小別離》中有這樣一個橋段:

海清飾演的童文潔本有希望成為化妝品公司的銷售總監。她和同事戴安娜處於競爭關係,卻因為忙於處理家庭關係,錯過了這個職位,後來還因為請假太多被降為後勤雜工。

這無疑是童文潔職場生涯的谷底。正在這時,轉機出現了。

公司在鄭州的部門需要一個主管。童文潔覺得,自己在這個城市反正很難出頭,去鄭州或許是個機會。

經過一番思索之後,她找到戴安娜,清晰表達出自己的觀點:

「我現在是你的手下,對你不構成威脅。我做好了業績,你也有一份功勞。所以放我去鄭州,對你沒有任何損失。」

最後,童文潔得到了去鄭州的機會。接下來的情節不用多說:她憑藉良好的業績,回到了總監的位置。

童文潔與戴安娜的一席話,說得比直男還直,句句都是直指人心的乾貨。

可是,戴安娜非但沒被惹毛,反而幫助她實現了最終的逆襲。

童文潔克服了內心的屈辱,向昔日的對手、現在的上司開誠佈公、據理力爭,詳細剖析出雙方利害,並提出雙贏策略。可謂是完美詮釋了「有話直說」在職場中的重要性。

有小樹覺得,真希望她在家庭事務上也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啊。

不過這樣的話,這個電視劇裡就不會有誤會,劇本估計早就被斃了……

04

現在問題來了,如何才能科學的「有話直說」?

德國人穆特勒寫了本書叫《清晰表達的藝術》,有小樹推薦大家去讀一讀。

作者曾為多家世界五百強企業做諮詢。

在書中,他歸納出明確、誠實、勇氣、責任感、同理心5個要點,並在每個要點下提出了一些實操層面的方法論。

比如說

清晰表達可以分為三個步驟:

一、辨別。確定問題到底是什麼。

二、自我思考。是否有了自己的想法。但注意,自己的想法不代表可以重複別人剛剛說過的話。

三、讓建議儘可能精確地直奔重點,並且在所有人已經瞭解的時候結束話題。

再比如:

清晰表達本身並不是目的,它是用來解決問題的方法。

激烈的言辭是可以的,但起到決定性作用的是個人本身提出的觀點。

整本書內容比較精煉,缺點就是書中事例不算太多,中國讀者可能覺得不夠接地氣。

需要細細揣摩,方能夠舉一反三。

不僅在職場中,親密關係中、生活中也需要更清晰地表達自己。

曾在knowyourself裡面看到一句話:「如果你想要減少誤解,更實際的辦法是,做一個好的訊號發出者,而不是指望對方能讀懂你。」

深以為然。

我們或許無法控制對方的思考過程,但卻一定可以控制自己的表達。

希望我們都能做一個有話直說的人。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