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凡是女神,都把這3件事悟的很透徹


  只適合上海家長的教育公眾號

  今天是女神節

  除了祝每位女神節日快樂

  我們還想與你分享3個人生道理


  希望奔波於生活和工作之間的神奇女俠們

  能幸福快樂的過好這一生

  不要讓偏見制約你的發展


  朱睿 長江商學院市場營銷學教授、副院長

  「

  人類的發展程序 進程是件奇怪的事情:我們只花了不到40年,就把人類送上了月球;然而,我們卻還需要170年才能讓女性坐在全球各大公司的董事會會議室中。

  ——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

  」

  經常有朋友和我探討關於孩子選專業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出國讀書的時候。前不久的一個聊天讓我印象很深。朋友的女兒在美國讀大學,很喜歡心理學,看了一些書籍之後,發現自己對犯罪心理學尤其感興趣。於是,女孩子徵求媽媽的意見,希望媽媽能支持自己的想法。當媽的聽了很是擔心焦慮,一個勁兒地跟我說:「一個女孩子,學犯罪心理學,想想都覺得可怕。」我一邊安慰這位母親,一邊鼓勵她尊重孩子的興趣和選擇,因為我知道一個女孩子能做出這樣的選擇其實很寶貴。

  固有思維在我們的生活中非常普遍,有些甚至已經紮根於人們的頭腦中,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的行為。其實,性別偏見在小孩子5-6歲的時候就形成了,遠不是人們普遍認為的青少年時期。

  人並不是天生就具備性別偏見,大多數是社會交往過程中產生的。但是如果女孩子提前到6歲的時候就開始形成性別偏見,這種固有思維很可能會影響到她們漫長的一生,並且這種影響是比較負面的,會阻止她們願意嘗試她們完全有能力去做的事情,涉及方方面面,尤其是科技領網域。

  當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科學,而科學需要女性。科技領網域的女性少,並不是她們能力不行,而是在成長過程中,她們很早就把自己排斥到這個領網域之外了。真正去學習去追求這些學科的女孩子越來越少,使得最後人們觀察到這些領網域裡面,女性也越來越少。

  一位從學術界轉戰到工業界的女性科學家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她就是斯坦福大學終身教授李飛飛。當Google宣佈李飛飛加盟Google,出任Google雲機器學習負責人的時候,人們驚訝地看到這樣一位女性面孔。李飛飛出生於北京,16歲時隨父母遠赴美國。憑著天賦和頑強的毅力,她在一流計算機期刊上發表合計超過100篇學術論文,33 歲時便獲得了斯坦福的終身教授職位,不僅是斯坦福AI實驗室唯一的女性,也是計算機系最年輕的教授。

  我們知道,在人們心裡通常存在兩種偏見,一種是覺得女性的數學不如男性,另一種是認為亞洲人的數學要比其它地區的人好。有一個實驗找到了一群亞洲女性作為被試者,發現當她們身上的不同身份標籤被啟用的時候,她們的數學表現是不一樣的。具體說,相對於控制組的被試者(沒有被提示任何身份標籤),當這些人被提醒到她是女性的時候,她們的數學表現就會更差;但當她們被提示是亞洲人的時候,她們的數學表現則會更好。也就是說,當不同的身份被啟用的時候, 這些身份所關聯的偏見也會有效地影響人們的行為。

  由此可見,人是很容易被固有思維所左右的。但與此同時,人的潛力、在很多時候會超乎我們自己的想象。有意識地打破性別的固有思維,啟用女性本真的標籤,讓每一個個體發揮最大的潛能,從而展現女性最動人的一面。

  職場上如何做到「非我莫屬」?

  周憶 IBM副總裁、大中華區首席營銷官

  長江商學院DBA學員

  「

  一個企業的前進軌跡不斷變化,是因為市場在變,環境在變,技術在變,客戶在變。面對這些風起雲湧的變化,你不可能像姜太公一樣,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以不變應萬變。不管你是主動出招,還是被動接招,你都要用變化去應對變化。

  」

  《哈佛商業評論》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題目相當聳人聽聞,叫做「The Trouble with CMO」,翻譯成中文就是:CMO的麻煩,或者說,CMO自己就是個麻煩。文章如此看衰CMO,是有資料支撐的。調查發現,在歐美髮達國家,CMO的平均任職時間是四年;到了大中華區,CMO的壽命更短,只有兩年。

  所幸的是,我已經在IBM擔任大中華區CMO超過六年時間,居然還沒有陣亡,為啥?

  答案很簡單,我努力地讓這份工作非我莫屬,一天都不敢懈怠。用英文講,叫Be essential。

  第一:自我與非我

  剛剛履新的CMO往往喜歡摩拳擦掌,有一種創世紀的衝動。做組織架構的大調整,制定新的營銷戰略,打全新廣告戰役。這意味著金錢、人力、精力的大消耗。效果怎麼樣,難說。但一個大大的「我」字赫然在目。然而,CEO並不一定買帳。CMO不應該從「自我」出發,而是要牢牢記住,你是公司的CMO,是CEO的CMO,所以應該從「非我」出發。

  CEO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你要很清楚。CMO研究CEO,不是為了迎合,而是為了契合。但是不是CMO就不要自我了呢? 毫無疑問,CMO永遠要相信,自己是公司最懂市場的權威,最具營銷才能的專家。這時候,那個大大的自我不能有半點含糊。

  所以當CEO或者公司其它高管向你諮詢市場動態,向你索取營銷的專業性建議時,你的回答很可能是公司決策中重要的一環,你要確保CEO的決策和公司的營銷戰略實施,不發生偏差。在這些重要當口,CMO「自我」的價值是不能缺席的。

  「自我」不僅僅是這個職位的,也是CMO個人的品質、稟性、風格的體現,我是女性,所以我的「自我」不會是男性化的;我是本土的,所以我不會像歐美人那樣行事;我有我的特長,我的風格,完全不必模仿他人。

  事實上,十幾年來,IBM的市場營銷既吻合IBM這個高科技的百年老店的氣質,也確實展露了我這個本土女性CMO的風格。

  比如,2016年IBM的Watson與年輕的服裝設計師張卉山合作,為李宇春成功設計了中國第一款人工智慧禮服,驚豔IT界和時尚界,這裡就有我這個女性CMO的烙印。換成一個男性CMO,這個跨界合作有可能變成 人工智慧+F1。

  第二, 求變與不變

  「一代天驕」喬布斯辭世之後,蘋果的新掌門人庫克承諾將秉承前任的理念和精神。但不久人們發現,事情遠非如此。喬布斯曾經宣稱,iPad的10英寸螢幕是開放平板電腦的最小尺寸,可是他去世僅僅一年,蘋果公司就推出了iPad mini,併成了蘋果iPad中最暢銷的產品。喬布斯曾經公開嘲笑某品牌大屏手機猶如「悍馬」,大的沒有人願意買它。一年後,蘋果公司也推出了大螢幕的iPhone6,以及更大螢幕的iphone6 plus.,全世界熱賣。人們說,庫克背叛了喬布斯。

  不錯,庫克是在持續改變著蘋果,也包括改變了喬布斯的legacy。然而,蘋果的意義不就是改變世界,這句話難道不是喬布斯本人的名句,並且終其一生都在身體力行嗎?

  而在一個公司中,對變化感受最敏感的,應對變化最直接的,莫過於市場部了。每年、每月、甚至每一天,CMO都像在海上行船的水手,變化莫測已是家常便飯。作為IBM的CMO,我從走上這個職位的那一天起,就樹立起一個很強意識,那就是:不管喜歡不喜歡,我都要把自己打造成「變形金剛」。

  我帶領團隊在討論每一個市場推廣的方案時,第一、把可能的變化作為一個維度加以考量,是客戶、媒體、競爭對手還是公司內的相關合作部門。第二、針對可能的變化,事先設定應對方案,絕不臨時抱佛腳,火上房時才去打井。

  我要求在日常工作中時刻滲透進求新求變的意識。開會時,描述一個事情,我們能不能不要老生常談,能不能換一種語境。舉辦活動時,我們能不能用些新花樣,搞些新噱頭。

  那麼,有沒有不變的東西?當然有了!那就是定力。在「領英」的網站上,我的職場簡歷往往引來詫異,獵頭們總也沒想到,我跨入職場後,只轉了兩家公司,第一家:摩托羅拉,八年;第二家:IBM,迄今十六年。我的有些職場閨蜜也說,換換挺好,換一次,履歷多一節,薪水漲一截。我反問:為什麼要換呢?她們回答:工作不適合呀,前途不看好呀,老闆不喜歡呀,薪酬不滿意呀!

  我的思維方式與她們不一樣,職場上遇到問題遇到麻煩時,我會冷靜下來,對環境、對自己做一個理性的評估。我會像小學生做算術題一樣,把問題、麻煩一條一條羅列出來,然後一條一條找出它們的出處:是自己的,那我可不可以改變,怎麼改變;是別人的,比如是老闆的,是公司的,那我可不可以用我的行為促使其改變。

  每一條我都想的很清楚,路徑、步驟、方法、結果。我覺得,做這樣的改變,比衝動地變換工作效果好。我甚至有時覺得,變換工作,就是當了逃兵,是弱者的表現;而你不換工作,卻通過自己的智慧和努力,變換了工作環境,使它更好,更有利於自己,這是強者的表現。這是變與不變的辯證之道。

  除了母親的身份女性還可以成就更多

  柳青 滴滴打車COO

  長江商學院DBA學員

  「

  我原來沒有那麼自信,還在尋找自己是誰。生完小孩以後好了,現在足夠自信了,我覺得我自己已經能夠定義自己了。

  」

  曾有這樣一則招聘廣告,它要求:「24小時工作制,幾乎都是站著工作,對體力有著近乎殘酷的要求;要求有出色的談判能力和人際交往技能;能夠身兼數職,足以承擔醫療、金融、烹飪等專業性工作;沒有假期,甚至必須在各種節日超負荷工作;所有以上工作均不付任何薪水」。

  不少人認為這樣的工作簡直「瘋狂」甚至「無人道」,然而這樣的工作卻有無數人勝任,她們有著一個共同名字:母親。

  女性身上與生俱來的母性讓她們總是更無私去奉獻自己的精力與愛、更傾盡全力去履行作為母親的責任。可是,除了母親的身份女性其實還可以在很多領網域成就更多——女性可以在自己熱愛的事上不輕易離場,甚至走得更遠一些。

  長江商學院DBA首期班學生、滴滴快的公司總裁——柳青,可以說是商戰男性荷爾蒙肆意中的一抹亮色。

  作為商界鳳毛麟角的女性高管之一,她懂得在管理中善用自己的女性優勢:周到、平和、包容、敏感,對團隊的氛圍有一種直覺,這都是她作為女性的獨具優勢,可以幫助她在企業管理文化上達到一種平衡與和諧。

  柳青同樣已經身為人母,對於她來說,母親的身份不僅沒有成為事業的羈絆,反而一定程度上讓她在職場上更能夠定義自己。

  柳青說:「所有女性都會遇到非常多的挑戰。我特別感謝我的小朋友,因為他們徹底解放了我,我原來是一個戰戰兢兢非常羞澀的小姑娘,在開會的時候會做大量的材料,但是我仍然想當透明人,生小孩以後,我變得足夠自信,足夠英勇,做了媽媽以後很多事情放下了,也沒有那麼多的顧慮和膽怯,我很鼓勵所有女性的朋友,如果你們想要小朋友不用太顧慮。」

  從放棄高盛亞洲區董事總經理千萬年薪的崗位,到現在成為滴滴女總裁,柳青認為,「女性,在過去如果承擔某個業務,大家會感覺不很牢靠,現在的社會和商業環境使得女性創業有了更好的土壤。這也是為什麼我選擇在這個時候從高盛加盟滴滴。整個創業環境的改變,讓我在自己比較黃金的年代去投入一個真正有顛覆性的產業,我覺得是一件是很幸運的事情。」

  一位優秀的女性應該達到某種平衡:首先她應該有自己的事業,這個事業可以是職場上的,也可以是自己在家庭裡或是在社會上用某種方式經營的事情。其次,她的生活應該很精彩,而且能始終擁有開放的心態,同時,她也可以把一個家庭經營得很好。

  本文轉載自長江商學院官方微信平臺,版權歸原作者。

  —————————-

  女神節,在公眾號後臺對話方塊裡回覆關鍵詞

  女神

  有神祕大禮在等你哦

  是女神的,都這樣做了

  —————————

  只適合上海家長的升學交流群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