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用北京方言叫一些北京的地名兒,你聽過幾個?


原標題:用北京方言叫一些北京的地名兒,你聽過幾個?

1.大柵(zha四聲)欄

說道咱北京的特殊讀音,首先要說的就必須是大柵欄了。柵欄兩個字應該叫做(Zha四聲 lan二聲),可是用咱北京話讀出來,就是「大拾爛兒了。」

據說,大柵欄之所以有這樣一個特殊的讀音,有兩種不同來歷。一個是最初大柵欄裡有不少賣珊瑚的寶石商人,而珊瑚在滿語裡面讀作「沙拉兒」,所以大柵欄就改名為了「大沙拉兒」,另一個是說過去北京的南城人文化程度低,看見大柵欄不會讀,就讀成了「大珊欄」,後來人們久而久之,老北京人念著瓢兒了,就把這兩種音讀成了「大拾爛兒」。


無論這兩種說法哪一個是真正大柵欄讀音的來源,總之,」大拾爛兒「這個讀音,算是在咱北京人心中揮之不去了。

2.國子監(jian四聲)

監應該讀做(jian一聲),如詞語監獄,監聽等等,都發一聲,可是咱北京的國子監中的監確發四聲。其實,國子監之所以發四聲,是因為古代官名或官府名如果涉及到「監」字,都統一讀四聲。如我們熟悉的太監,欽天監等等。國子監作為中國古代教育體系中的最高學府,所以應當讀作四聲。


3.東南西北苑(yuan二聲)

也許在北京您曾經遇到過這樣的場景,一個外地朋友向一個北京人問路。

「您好,我想問一下南苑(yuan四聲)機場怎麼走?」

「什麼?南苑(yuan四聲)機場?沒聽說,只知道有個南苑(yuan二聲)機場,您說的是那個吧?」

其實,不只是南苑,北京的東苑,西苑,北苑的苑字都發四聲。發四聲的原因,是為了與「院」字區分。如果讀二聲的話,很容易讓人想到西院,南院等其他的北京地點,所以為了區分,苑字在這裡,必須讀作四聲。

4.阜(fu三聲)成門

阜應當讀作(fu 四聲),如物阜民豐中的阜就是四聲。而北京的阜成門中的阜,卻偏偏很奇怪,讀作三聲。

阜成門中的阜讀作三聲,不讀二聲,這其實跟別的沒有太大關係,而是跟我們說話的習慣有關。在我們說話中,有時候會出現一種前後字連起來讀改變讀音的現象,這樣讀起來才更加順口。不信您試試把阜成門中的阜字換成四聲,就會感覺比三聲讀起來累很多。

5.東便門兒和西便門兒

北京含有門字的地點可真不少,比如什麼宣武門,和平門,朝陽門等等。您一定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這些門都沒有加兒化音。可是,北京偏偏有這麼兩個門,說起來必須加兒化音,那就是東便門兒和西便門兒了。

為啥這兩個門兒與眾不同,一定要加兒化音呢?那是因為這兩個門無論是位置還是結構,相對什麼宣武門,和平門來說,都夠偏夠小,所以開始都沒有正式的名字,但是周圍的老百姓卻習慣叫它們「東偏門兒」和「西偏門兒」。後來這兩個門命名為東便門和西便門之後,周圍的老百姓就依照過去叫法的習慣,給這兩個門後來加兒化音了。

6.什剎海

提到北京的什剎海這三個字,您一定覺得這沒什麼特別的啊,除了剎字是個多音字,但是什剎海太有名了,所以一般沒人會讀錯。但是您聽說過什剎海另一個名字「十戒海」嗎?這就是咱北京人對什剎海的一個獨特稱呼。其實「十戒海」這個叫法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故事,只是咱北京人說話語速快,念著念著就順嘴了,就把什剎海念成「十戒海」了。

7.馬家堡,十里堡(pu四聲)

北京地鐵4號線,有一站叫做「馬家堡」。我經常聽到外地朋友看見地鐵站牌管這站叫做馬家堡(bao三聲)。其實,在北京話的讀音中這個字應該為(pu四聲)。除此之外,像在咱北京的其他地點,比如什麼十里堡,雙泉堡等等,都應該是這個讀音。之所以發這個讀音,是因為這個字如果代表地名的話,就必須讀pu四聲,這是咱北京方言的一種習慣。所以,下次再看見這個字出現在地名中的話,就要知道它的正確讀音了。

8.花枝衚衕(花子衚衕

北京有眾多的衚衕,其中一個叫做花枝衚衕。不過,如果這衚衕換成咱北京人讀的話,就會念成花子衚衕。這個衚衕這麼叫,是因為過去這個衚衕裡面有個乞丐收容所,而乞丐過去又叫做叫花子,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咱北京人過去就叫這個衚衕花子。雖然後來改成了花枝這麼一個小清新的名字,但是花子衚衕的名字卻還是深深刻在了每個北京人的心中。

9.白家疃(tan一聲

在咱北京西郊,有一個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的村落,叫做白家疃。這個村名的「疃」字在新華字典的讀音tuan三聲,可是在咱北京它的讀音卻是tan一聲,類似於「灘」字。與馬家堡中「堡」字的特殊讀音一樣,疃在這裡的意思是村莊或者屯,在咱北京話中,疃如果在地名中涉及到村莊或者屯的意思的話,就讀作「灘」。所以,這個咱北京美麗的小村子,叫做白家疃(tan 一聲),而不是白家疃(tuan三聲)。

10積水潭(tan一聲

因為有家醫院叫做「積水潭醫院」,所以積水潭這個地方遠近聞名。不過有很多老北京人都不知道的事兒是,積水潭(tan二聲)中潭字的真正發音,並非是現在我們經常聽到的地鐵或者公車上語音播報的二聲,而應該是一聲,潭(tan一聲)。之所以念一聲,是因為積水潭這個地名有這樣一個典故。

從前有一塊從天空中莫名出現的飛石掉落在積水潭這塊的一塊潭水上,這塊石頭上刻著一隻雄赳赳的大公雞與威武的雄獅,所以當地百姓就叫這裡是「雞獅潭(tan一聲)」。後來這裡改名叫做了積水潭,但是由於習慣的原因,人們還是叫這裡為積水潭(tan一聲)。

11.鑼鼓巷(羅鍋巷)

位於咱北京交道口的鑼鼓巷這條古老的街區,它的名字也有著特殊叫法。在北京方言中,它叫做「羅鍋巷」。

「羅鍋」在北京話中指的就是駝背的人,而這條衚衕的整體結構呈現的是兩頭低窪,中間隆起,就像是駝背的人的背部一樣,所以又被老北京人稱為「羅鍋巷。」

12.白(bo二聲)雲觀

北京白雲觀,你一定聽說過。不過白雲觀的另一個讀音,白(bo二聲)雲觀如果不是有一定年紀的北京人,真的不知道。

白雲觀這一特殊的讀音,據說與戲曲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在戲曲中,有一些字有著特殊的讀音,比如黑念賀,綠念錄,白念博,六念路,賊念則,拆念徹,宅念這等等。而過去老北京人習慣聽戲,習慣了戲曲中一些讀音。看到白雲觀的白字,首先想到的就是戲文中的白字念博音,白雲觀就想當然的讀成了「博雲觀。」

13.錢糧(lou四聲)衚衕

北京的錢糧衚衕,通過每個人的念法可以分為兩個等級。北京話最初級的人唸作錢糧(liang二聲)衚衕,而北京話骨灰級的人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錢糧(lou四聲)衚衕

正宗的北京方言除了兒化音特點之外,還有一種特點便是語速快,容易吞字。錢糧衚衕讀成錢糧(lou四聲)便是這個原因。錢糧兩個字如果快些讀,就會發錢亮衚衕。如果再快些再快些,就會讀成錢糧(lou四聲)衚衕了。

14.南線閣(gaor)

從小在北京南城長大的人,對南線閣這個地兒一定不陌生。不過即使是在這裡長大的北京孩子,大多數也不太清楚南線閣正確的讀法是什麼。

北京話中,閣字一般不會發自己本身的音(ge二聲),而會這樣發音–gaor。聽起來就有點像「高字加上兒化音。」所以南線閣也就讀成了南線閣(gaor).現在很多北京人已經都不清楚這個發音規律了。至於為什麼這個字一定要這樣發音,大概的原因是一種約定俗成,沒有什麼特定的意義。

15.演樂(yao四聲)衚衕

演樂衚衕,如果按照字面讀音的話應該叫做演樂(le四聲)衚衕。其實,真正的北京話說出來,應該是演樂(yue四聲)衚衕

為什麼樂發音yue四聲呢?過去這個衚衕緊挨著一個教坊,在這個教坊工作的音樂的人來自天南海北。清朝形成的崑腔會用到許多南方方言,而這些南方方言會用到很多古音。演樂衚衕的名字的叫法估計當時就涉及到這些古音的用法。雖然教坊和當時教坊工作的音樂人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都消失不見了,但是這一衚衕特殊的發音卻在歲月的匆匆中保留了下來。

怎麼樣?以上北京特殊的讀音說完之後,您是否被北京方言巨大的魅力所震撼了呢?北京話的魅力在我們身邊時刻都在發生著,關鍵是看您是否有足夠的信心能夠察覺到。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