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夏天 來場印象派之旅


Pierre-Auguste Renoir,La Yole, 1875

直到現在整個法國還沉溺在印象派的榮耀裡。

當年的畫家們沿著塞納河和瓦茲河,走過花園,森林,大海邊。風景,兩百年來大都沒怎麼改變,卻被這些名字深深打上印記:莫奈雷諾阿,德加,馬奈,畢沙羅,布丹,西斯萊,梵高……法國之旅,不妨試試以大師的腳步為引線,走進他們的畫幅和故事中。

從巴比鬆開始,一路向西北,著重介紹法國北部-法蘭西島和諾曼底大區的印象派相關地點,南部的梵高和塞尚先生,也許留著下次?

巴比鬆 Barbizon


室外寫生的習慣從印象派的前身- 巴比鬆畫派開始,綠蔭樹林與空氣,構成了風景畫的基本語言。巴比鬆同屬法蘭西島,位於巴黎南面約一小時車程,當地的旅遊局特地為遊客準備了一條徒步路線,從市區開始直到著名的楓丹白露森林,一路標記值得頓足之地,例如風景畫家盧梭故居(Théodore Rousseau),米勒(Jean François-Millet)工作室等等。路線還標記了當時柯羅(Jean-Baptiste Camille Corot)選景的地方,時隔百年,不知道是否還是畫中的景色?

徒步路線圖可到旅遊局領取

巴比鬆地區的森林

「柯羅的畫架」


Corot,楓丹白露森林 Forest of Fontainebleau,1846

伊厄爾 Yerres

印象派畫家卡里波特(Gustave Caillebotte)曾經在伊厄爾度過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時光。卡里波特故居是一座白色的新古典主義別墅,1870年前後,他在此完成了不少重要的作品。鄰人,籬牆,林間小路與湖面,似乎在卡里波特的筆下,伊厄爾永遠寧靜自在,生機盎然。

卡里波特故居內外

Caillebotte,Le parc de la propriété Caillebotte à Yerres, 1875

一個陽光午後

伊厄爾風光

Caillebotte,Périssoires sur l’Yerres, 1878

巴黎Paris

在巴黎市區裡無疑是逛各大教科書–博物館了,作為印象派的發源地,法國當然擁有最豐富的印象派藝術收藏,而且大部分集中於巴黎市內的博物館。

奧賽博物館集中展出19世紀中期至20世紀初的現代藝術作品。在這裡能看到近代藝術史的變革:馬奈《草地上的午餐》,德加《舞蹈課》,雷諾阿《煎餅磨坊舞會》,莫奈魯昂大教堂》,梵高《星夜》……常舉辦配合展覽的音樂會和電影放映,可留意博物館的行事曆。

Manet,Le Déjeunersur l'herbe,1862-1863

橘園博物館是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柔和的日光之下,莫奈的巨幅睡蓮安靜地在四周盛開。館藏還有藝術家們的朋友、大收藏家Walter-Guillaume珍貴的藏品:數量不少的雷諾阿和塞尚。

印象派在奧賽盛開,而應在馬摩丹莫奈博物館尋找源頭:《日出•印象》- 這個派別因此得名- 存放在這座府邸。整個地下一層是獻給莫奈一個人的禮讚,邀請觀者發現畫家創作之路上的種種革新。同時館內還藏有多幅女畫家莫里索(Berthe Morisot)的作品。

Monet,Impression,soleil levant 1872

蒙馬特地區充滿了太多印象派式的浪漫和情懷,黑貓咖啡店,磨坊與小酒館,蒙馬特博物館保留了這些往昔的歡聲笑語,通過油畫和招貼畫重現1860年的舊巴黎。博物館被種植著葡萄樹的雷諾阿花園環繞,不妨找個陽光明媚的時間來訪,尋一尋《煎餅磨坊的舞會》下的舊日氣息。

夏都島Île de Chatou

夏都島又叫做印象派島,1860年代,划船成為盛行的休閒活動,夏都島由此吸引了很多巴黎人,其中包括來寫生的畫家們。

島上的弗爾奈斯之家(La Maison Fournaise)為當時的遊客提供租賃船隻和住宿,很多印象派大師都來過這裡,其中雷諾阿更是常客,他在1880年創作的《船上的午宴》,描繪的正是在弗爾奈斯之家用餐的熱鬧景象。弗爾奈斯之家現在不僅是沿河餐廳,內裡還有美術館,成為夏都島地標式的觀光場所。

Renoir,Le Déjeuner des canotiers 1880-1881

聖日耳曼昂萊

Saint-Germain-en-Laye

納比派(Nabis)畫家丹尼(Maurice Denis)的故居和工作室,得益於後人的捐贈,在二十世紀末期成為對外開放的莫里斯•丹尼美術館。偌大的邸宅包括聖禮拜堂和廣闊的花園,館內藏有同時代不同流派的作品,如象徵主義畫派,納比派以及以高更為中心的阿旺橋(Pont-Aven)派等等。

瓦茲河畔奧維爾

Auvers-sur-Oise

從南法回來之後,窮困潦倒的梵高來到這座小城,完成了多幅作品,其中包括最著名的《奧維爾教堂》。他在拉沃客棧租了間七平小屋,在這裡他和弟弟提奧見了最後一次面,然後迎來了人生的終點。

這間閣樓裡的小屋成為了諸多電影的原型,例如《摯愛梵高》中故事正是從這裡展開,並且在最後一刻目睹了天才悲劇性的死亡。如今小屋儲存了下來。由於防護措施,遊客一次只能逗留三十分鐘。

梵高在1890年7月29日去世,他的遺體被埋葬在瓦茲河畔奧維爾城鎮公墓中。他的弟弟提奧在六個月後死亡,他的妻子為了讓兩個兄弟相會,將提奧的屍體也遷移這裡。

吉維尼

Giverny

吉維尼如今不僅是一個風光秀麗的地方,如今也是一個重要的藝術聖地,正是在這所與世無爭的居所中,莫奈迎來了他後半生藝術創作的變革,迸發出了嶄新的光芒,這種力量來自於他奔放的筆觸,幾近抽象的線條,變換的色彩,陳列在橘園的《睡蓮》成為了最好的證詞。吉維尼小鎮保留了莫奈生前的居所與花園,為探索莫奈晚期風格提供了一條線索。

Monet, Le Bassinaux nymphéas,1899

在吉維尼小鎮中還可以參觀印象派博物館,常設展是圍繞著莫奈的藝術家們,例如點彩派藝術家盧西(Maximilien Luce)的作品。同時每年還會舉辦兩次精彩的臨時展。

魯昂Rouen

位於諾曼底大區的魯昂也是印象派畫家經常駐足的地方,城市中的街景常常出現在畫作中。其中最負盛名的該是莫奈魯昂大教堂》系列了,他在1892-93年間租賃了一間正對著魯昂大教堂的住宅,研究教堂立面的不同時刻的光線與色彩。這個系列作品除了在奧賽,還能在在魯昂美術博物館看到。

魯昂美術館藏有豐富的印象派老牌藝術家如莫奈,西斯萊,畢沙羅等人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還可以看到本地藝術家所組成的「魯昂派」的作品,例如勒邁特(Léon-Jules Lemaître),德拉特(Joseph Delattre)等等。

Monet, La Cathédrale de Rouen,1893

勒阿弗爾

Le Havre

十九世紀末的工業進步,使得聚集在巴黎的畫家們可以揹著行囊,乘坐冒著白煙的火車,到更遠的地方尋找創作的靈感。例如在勒阿弗爾,莫奈以當地的背景為素材,創作了開山之作《日出•印象》。勒阿弗爾的安德烈•馬爾羅現代美術館,同樣藏有大量印象派的作品,其中包括雷諾阿,畢沙羅,莫奈等等,非常值得一看。

翁弗勒爾

Honfleur

翁弗勒爾的老城港(Vieux bassin)因其如畫般的景緻吸引了很多藝術家到此寫生,停泊的船隻,波光粼粼的水面,有別於巴黎的諾曼底風光成為印象派畫家創作的素材,布丹,莫奈,庫爾貝以及約格坎特(Johan Barthold Jongkind)都曾來過這裡。如今的港灣仍在繼續它的使命,吸引著藝術家們駐足。

出生於翁弗勒爾,歐仁•布丹(Eugène Boudin)是法國當時第一批擺脫畫室,走在自然光下的畫家,他這種室外作畫的理念影響了年輕的莫奈。布丹非常善於繪製海景畫,水面,帆船與雲組成了布丹繪畫的基本元素。歐仁•布丹博物館中不僅展有布丹的繪畫,其中還有大量的十九世紀末期的攝影,物件等等。

Eugène Boudin,Portde Honfleur 1897

迪耶普

Dieppe

靠近英吉利海峽的迪耶普又稱作四港之城,在十九世紀時候海岸被改造成海水浴場,當時特納,庫爾貝以及德拉克洛瓦都來過這裡,印象派畫家們緊隨其後。迪耶普的標誌性建築是海岸邊始建於12世紀的防禦古堡,之後在大革命期間充作監獄使用,今日這座軍事堡壘已經成為迪耶普城堡博物館,其中展有如畢沙羅,西斯萊,以及後印象派瓦爾特•西克(Walter Sickert)等人的作品。

Pissarro,L'Avant-port de Dieppe, après-midi, soleil,1902

埃特雷塔

Etretat

既然來到了諾曼底,自然不能錯過這裡的象鼻山海岸。埃特雷塔的海邊由於白色的岩石而形成一種粗糲之美,這種美感被庫爾貝捕捉到,於是有了《埃特雷塔的峭壁》之作,其後這片景也出現在被莫奈,布丹等人的畫布上。

Gustave Courbet ,Archedans la mer à Etretat, 1869

Claude Monet,Etretat, soleil couchant,1883

卡昂

Caen

卡昂美術館是收藏歐洲16-17世紀繪畫的重地,其中也不乏印象派大師的作品。館內18,19號廳聚合了十九到二十世紀法國藝術家的作品,其中有莫奈在埃特雷塔的寫生,布丹的海景等等。

夏季的法國,常有陽光,偶有小雨,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時候了。儘管外出時並不會帶著畫具,儘管蒸汽火車已經換成快線,但是呈現在我們視野裡的美景,或許和印象派畫家裡的如出一轍。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