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專訪紐勱科技宋新雨:對標特斯拉Autopilot 如何做更適合中國的自動駕駛方案?


特斯拉Autopilot 迭代到2.0時,一家名為紐勱科技的創業公司,正將其視為對標產品,潛心研發更適合中國道路工況的自動駕駛方案。

目前,上汽、比亞迪、長城等車企在押注新能源車的同時,均已將自動駕駛提升日程。市場對這一領網域的熱情和接受度也逐漸升高。資料顯示,自動駕駛輔助系統較為成熟的特斯拉,自2014年進入中國市場後,在華銷售額逐年增長,2016年突破10億美元,2017年超過20億美元。

紐勱科技COO宋新雨告訴雷鋒網新智駕,由於更擅長上層應用軟體和演算法,他們計劃與一級供應商和主機廠合作,將前裝車市場作為突破口,到2020年時,為國內自主品牌的量產車提供自動駕駛軟體解決方案。

特斯拉離開後創業

*紐勱科技COO宋新雨


宋新雨和紐勱科技創始人徐雷,此前同為特斯拉員工。

特斯拉工作時,徐雷是Autopilot團隊的第一代核心成員,主要負責深度學習和演算法框架等的研發。宋新雨主要負責產品開發和品質,兩人有很多工作交集。在見證了自動駕駛技術在特斯拉平臺的量產過程後,他們一致認為,這會是改變汽車出行未來的領網域。

2016年8月,紐勱科技在美國硅谷成立,並於2017年1月在上海設立總部。經過兩年的發展,公司規模不斷壯大。

據宋新雨介紹,紐勱科技的研發思路是,更加尊重汽車規律,一切研發設計均基於產品落地和量產應用。也就是說,要先在滿足車的各種屬性後,再實現自動駕駛。這種思路與國內自動駕駛賽道上的學者創業、IT科技公司高管創業有一定不同。


但要執行上述研發思路,還需不斷融合團隊內求穩和求快的兩種文化。

眾所周知,網際網路產品講究小步快跑、迅速迭代,傳統汽車由於注重安全性而必須謹慎穩重,有時甚至顯得保守。雷鋒網新智駕注意到,紐勱科技的技術團隊主要來自於特斯拉、蘋果、英特爾等科技公司,產品團隊則來自於博世、松下、哈曼等汽車行業的供應商公司。宋新雨表示,「自動駕駛領網域就是技術和汽車兩撥人做的事情,缺一不可。我們團隊的搭建和特斯拉相似,能夠做到融合這一點。」

瞄準中國市場本土化

據宋新雨介紹,紐勱科技更擅長自動駕駛系統中的應用軟體和演算法。目前,紐勱科技選擇了前裝車的市場作為切入口。其提供的自動駕駛解決系統,主要涵蓋視覺感知系統、基於人工智慧的規劃和決策、應用於L3/L4的自動駕駛以及完整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客觀地說,開發的部分功能與特斯拉Autopilot類似。不過,與特斯拉不同的是,紐勱科技產品更偏向於中國本土化。

比如,由於現階段鐳射雷達不是車規產品,成本昂貴,很難量產化。所以紐勱科技延續了特斯拉感測器的思路,針對中國道路國情和場景開發了基於視覺系統的多感測器融合方案。

宋新雨告訴雷鋒網新智駕,團隊的演算法開發、測試等,都是放在嵌入式平臺去實現,在保證實時的效果技術上再去做大量的規劃。同時,在按照車的標準進行研發,零部件等一開始也均是採用車規級的。一切為了產品落地。在自動駕駛實現順序上,紐勱科技會首先實現結構化道路等相對單純的場景,包括高架和高速公路以及自主泊車等公認的技術。

現階段,紐勱科技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以面向乘用車為主。由於是從前裝出發,所以要滿足車的各種各樣的驗證、標準、資質。雖然乘用車的門檻高,但市場體量大,將來的潛在價值可觀。由於以自主品牌為目標,他們目前已經與國內幾大主流OEM廠商展開合作。

最終,推動產品商業化時,紐勱科技會進一步與主機廠溝通具體實現何種自動駕駛功能,至於究竟是L3還是L4級別的界定,會交給主機廠去定義。

以下為部分對話內容的整理:

雷鋒網新智駕:您之前跟徐雷都在特斯拉工作,怎麼看待自動駕駛領網域的創業?

宋新雨:我和徐雷都是做自動駕駛的,在特斯拉內部,他負責深度學習部分,是特斯拉Autopilot團隊的核心成員,也是特斯拉第一代Tesla Vison團隊重要成員。我當時負責Autopilot硬體系統產品化,直接參與了前期供應商開發、產品研發、供應商管理、系統整合等工作,所以我們在自動駕駛開發過程中有比較多的交集。無論是在公司內部還是私下,我們都認為,自動駕駛能夠改變汽車出行方式。

雷鋒網新智駕:現在紐勱上海總部有車隊嗎,大概什麼規模?

宋新雨:有,現在公司在上海有車隊,加上硅谷的車輛,中美兩地的車隊規模達到了兩位數。車隊是由幾種不同車型組成的,這些自動駕駛車完成了很多的測試,為我們不斷優化自動駕駛系統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資料積累。我們計劃近期再採購幾輛車,裝載上我們的自動駕駛系統

雷鋒網新智駕:你們的開發只針對乘用車?

宋新雨:現階段主要是乘用車,跟OEM廠商和合作夥伴一起開發。因為整個自動駕駛系統非常複雜,還涉及到各種驗證和資質。我們的團隊走過特斯拉的全部開發和產品化過程,所以希望在乘用車領網域發揮更大價值。乘用車在中國的市場體量很大,並且有很大的潛在增長價值。

雷鋒網新智駕: L3是針對高速公路嗎?

宋新雨:高速公路是L3自動駕駛的應用場景之一,此外還包括城市場景等。這些功能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解決老百姓日常出行的痛點。

雷鋒網新智駕:怎樣定義要做的功能的級別?

宋新雨:我們也是按照美國工程師協會(SAE)定義的自動駕駛級別來分類,不過具體要做的功能的級別,這不是完全由我們自己定的,要跟合作伙伴和主機廠一起去定義。

雷鋒網新智駕:提供L3級別自動駕駛方案時,你們的產品有哪些技術亮點?

宋新雨:我們現在對標的就是特斯拉,而且很多功能比他們的車更適合中國的場景。大家都知道,鐳射現在沒有辦法量產化,成本方面也有很大的壓力。我們延續特斯拉以攝像頭為主的多感測器思路,針對中國特定的場景、中國道路的體系,去開發適合中國的消費者的系統。比如,我們在城市快速路處理近距離車的cut in(併入),體驗感會更好。

雷鋒網新智駕:除了本土化,還有沒有其他亮點?

宋新雨:我們的演算法開發、測試,所有東西都在嵌入式平臺上完成,這樣可以兼顧開發速度和實際的產品效能。並且我們擁有一套完整的資料採集、標定、清洗的流程和能力,保證模型高效快速迭代。除此之外,感測器的設計和選型,也都是按照車規級標準來確定。我們的做法有別於科研的思路,一切為了產品落地來服務。

新智駕:在團隊搭建過程中你們是怎麼把IT技術和汽車行業的兩波人融合在一起的?

宋新雨:這兩波人的思維方式完全不一樣。對IT人員來說,他們希望快,能夠做到快速迭代;而對汽車行業來說,他們希望儘量減少變化,保持可靠和穩定更加重要,因為品質總是第一。

這個東西怎麼去融合?我們的做法是結合這兩類人的長處,將IT人員快速迭代的開發方式,和汽車行業對待品質和可靠性的嚴謹穩重,結合在一起。我們的團隊因為共同的理想走在了一起,這種對於自動駕駛的一致目標,讓我們可以很快達成統一。IT的技術要符合汽車行業的體系標準,要保證快沒問題,但是要滿足汽車行業品質要求的那一關。不能開發一套東西,最後三天二頭出現問題。怎麼去把兩者更加有效地結合起來,很多東西需要不斷摸索和前進,我們內部對此很有信心。

雷鋒網新智駕:如何做自動駕駛系統的商業化?

宋新雨:現在很多公司都在做自動駕駛,這群出來創業的人大多數有學術派,教授或學校老師,也有從IT企業出來的。Nullmax的團隊也有大學和IT企業出身的人,但比較不同的一點是,我們的團隊真正做過車,經歷過車的全部開發和產品化過程,不僅懂車的技術,還懂車的整套生態。

我們規劃了兩條清晰的商業化路徑。第一條就是從前裝市場切入,這條路徑可以為我們實現市場「量」的積累和突破。我們做的東西是在特斯拉的平臺上被證明是可以量產的,即本身在車的平臺上去實現的,所以在前裝方面也有很大優勢。我們的另一條商業化路徑是Robotaxi,我們希望在保留汽車本身屬性的情況下實現這一點,因為自動駕駛系統畢竟是要完成車的各種屬性和功能。不能把自動駕駛搭建起來了,但讓車速要降低到60公里/小時,失去車本身應有的功能特性。我們做的就是在車的平臺上,滿足車的各種屬性再實現自動駕駛。

雷鋒網新智駕:你們最早在硅谷成立,但是並沒有拿硅谷的風投?

宋新雨:因為當時我跟徐雷剛離開特斯拉,是第一次創業,更多精力放在技術上,希望在完成技術積累後再引入更多的投資。其實那個時候,有和我們在自動駕駛上持共同看法的投資人願意一次性投1000萬美金,也就一拍即合了。資本非常重要,因為這個領網域的創業是一個重資本,一臺車就幾百萬,人才又非常貴,所以很燒錢,門檻高。

雷鋒網新智駕:接下來還會有外部資金需求嗎?

宋新雨:這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在這方面有規劃,也達成了進展。就像前面所說的,自動駕駛是一個非常燒錢的領網域,車、人才等必不可少的要素都需要資本投入。不過,自動駕駛領網域發展了這麼多年,投資人對這個領網域的理解非常深刻。尤其像是主機廠,正在從傳統制造企業轉為移動出行公司,他們也願意投入大量的資本,對將來的發展做積累、鋪墊。我們所做的正是為他們服務。

不管是硅谷還是中國,自動駕駛現在基本上到達了一個時間臨近點,在未來的1—2年會爆發。隨著百度阿波羅平臺的開源,行業門檻會越來越高。未來兩年,大家都會想辦法把技術轉化成落地產品。隨著時間的積累,大量的公司會被淘汰。

雷鋒網新智駕:2018年到明年,會有一些什麼規劃或進展嗎?

宋新雨:不論是技術、資金還是落地等方面,我們都有自己的規劃,而且都取得了很好的進展。從今年開始,我們會和有資質的合作伙伴開展深度合作。之前規劃的很多事情,我們會按照時間節點去推進,現在已經有部分工作早於時間節點提前完成了。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