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 那些花兒

    那些花兒

    前陣子,朴樹在錄音棚唱送別,中途哽咽。說,他體會過太多的離別。人到中年,心底的情緒忽然有一天跟著音樂氾濫,無法自已。我很確信這一點。在每一天擠著地鐵上班的路上,耳機裡流動自己喜歡的歌曲,有的時候,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