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2017年最溫暖的朋友圈:總有人在偷偷愛著你


在這個薄涼的世界裡,總有那麼一刻,會讓你覺得現世美好。

念大學的時候,跟家裡賭氣,從此堅決不做伸手黨,靠做兼職賺錢養活自己。

有一次,在外上完家教已經接近晚上十點,我踩著自行車風風火火地往學校趕,為了在宿舍關門之前趕到,我選擇了一條近道,但是其中有很長一段是沒有路燈的老路。

雖然寒風刺骨,但是使勁蹬著自行車的我卻是滿身熱汗。

周圍除了黑,便是萬籟俱靜,偶爾有車輛通過的鳴笛聲,其他的便只剩下那輛破自行車發出的嘎吱嘎吱的聲響。


在過一段石子路的時候,只聽「啪~呲~」一聲, 「完蛋!」我心裡咯噔一下,果不出所料,輪胎爆了。

剛剛的滿身熱汗,此刻變成了冷汗嗖嗖地穿過毛孔,我頓時慌了神,單身女大學生,留在這荒郊野地的地方,可是作死的節奏。

我一邊腦補著各種被劫色拋屍的畫面,一面盤算著我可以向誰求助。偶爾有幾個醉酒的男人經過,嚇得我連自己的小魂都丟了。

我翻了幾遍手機,在那個陌生的城市裡,也沒翻出一個可以求助的人。


當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了半小時後,竟然過來一輛車,還是一輛計程車。司機師傅是個四十幾歲的中年男人,原本是趕著回去交班,已經不再載人。

所以,對我諸多抱怨,一路上都在埋汰我,說我害他誤了交班會被罰錢,說要不是看我可憐,肯定不會拉我。

我一邊瞟著計時器,一邊默默地盤算著就算一會兒被痛宰一筆,也比拋屍荒野好。

學校門口,師傅依然在嘟嘟囔囔,我接過他卸下來的自行車,用蚊子般顫微的聲音問:「多少錢?」 「算了,你走吧!」 師傅粗聲粗氣地回答。

我表示難以置信,他揮了揮手:「你去吧,你要是有錢,就不會這麼晚還在外面做兼職。」 說完,麻利地發動車,掉了頭。

我跟他再三道謝,他回頭望了我一眼,說:「你是女孩子,不要那麼辛苦,也不要一個人走黑路,不安全。」

因為這句話, 在那個深冬的夜晚,我扶著自行車,站在學校門口,哭得跟個淚人一般。 

縱使這個世界上有諸多的不如意,但是,在你看不見的地方,總有人會施以善意。

那天,我在小區裡一家捲餅店吃飯。

一對老夫妻,一前一後從屋外走進來,老爺爺腰板挺得直直的,精神抖擻,嬌小的老奶奶緊緊地跟在老爺爺身後。

路過我身旁時,她拽了拽老爺爺的衣腳,指了指牆上貼的招牌菜式,老爺爺瞬間意會,爽朗地對服務員點餐:「給她來個蝦仁雞蛋卷,八寶粥不加糖。」

兩人取食後,在我前面的空位坐下,並沒有立刻食用,而是將兩顆銀白色的頭湊在一起,搗鼓著什麼東西。

我起身結賬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老爺爺正一點一點地挑出捲餅裡的雞蛋,再仔細地將剩下的蝦仁重新捲成卷。

奶奶則趴在桌上,笑盈盈地看著他,那滿是溝壑的臉,竟有著少女般的嬌羞。

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扎到心。

我們總說這世間的感情有各種嗔念怨懟,山盟海誓終逃不過歲月無情,卻不知,世間最大的浪漫,是當我們都已白髮蒼蒼,你依然懂我的喜好。

願這世界上,所有的愛情都不會老;所有的愛情,都有著愛情最初的模樣。

他是別人眼裡的問題孩子,孤僻、偏激、不合群、易攻擊人,在幼兒園裡,經常惹得其他小朋友哇哇大哭,老師常常對他束手無策。

我們做校園公益諮詢活動的時候,這個幼兒園的園長找到我,希望我們能好好教育他。

這個孩子今年五歲。瘦小,目光膽怯但是又常常表現得桀驁,髒兮兮的臉,黑乎乎的手,袖口的位置已經黑得油光鋥亮。

這個孩子的家庭比較複雜,父母離異後,他獨自跟著家裡老人在農村長大

由於即將上小學,被父親接到城裡,但是父親已經再婚,又每天早出晚歸謀生計,對孩子的教育和關注都比較欠缺。

我陪他一起遊戲,一起畫畫,聊他感興趣的事情,並慢慢嘗試去跟他溝通一些需要去遵守的規則,比如說不能在幼兒園裡打別的小朋友

他很聰明,但是很少說話。我從幼兒園離開的時候,他牽著我的衣角,輕輕地問:「老師,你能經常來看我嗎?」 

見我認真地點頭,他高興得連蹦帶跳,在我身後大喊:「老師,我保證以後不再打別的小朋友。」

後來,我又去看過他兩次,他的話漸漸多起來,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

但是,突然有一天,我接到園長的電話,說他把一個小朋友的臉上挖出了三道血淋淋的道子,鮮血直流。

這是他在學校最惡劣的一次,對方家長找到學校大鬧,這個孩子的父親卻以各種理由不到學校處理。

我那時非常忙,擱下電話的時候,十分窩火。我火急火燎地趕到學校,一眼就在一堆小朋友裡發現了髒兮兮的他,他見到我很興奮,但又被我的嚴肅臉給嚇到。

「你不是答應我不再打小朋友,你怎麼又……?」

「他搶我東西!」

「你可以跟老師反映,讓老師幫助你。」

「可是,他把我的畫扯壞了!」

「你可以再畫一張啊。」

「不行,那是我畫得最好的畫,我想送給你,作為你的生日禮物」他急得哭了起來。

我跟他只見過三次,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不到五小時,他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我的生日。

他畫了一幅自認為最好的畫,在畫上,他跟小朋友們在一起遊戲,而我站在他身後,笑面如花。

我迅速扭過頭去,因為我怕他看到,我那早已被淚水模糊的雙眼。

我們常常以成年人的標準去要求孩子,他們被忽視,被冷遇,被冠之以各種「不聽話 」的「罪狀」,卻常常忽視了這個孩子最溫暖的內心。

在這麼一個冬天,那一幅畫,讓我瞬間覺得我們做的那些推廣心理學的活動,有著那麼溫暖的意義。

惟願在這個世界上,所有善良的孩子,都可以被我們溫柔以待!

東子給我講了一個他的故事.

東子的奶奶腦中風住院了,經過搶救,命是保住了,但是手腳活動卻是很不靈便。

東子出現在病床前的時候,奶奶喜出望外,還特意抬抬手,故作輕鬆地告訴孫子自己的手腳靈活得很。

東子知道,那是老太太能活動的最大範圍,這個愛「逞能」的老太太,還是那麼不「認輸」。

小的時候被壞孩子欺負,奶奶一定會領著去興師問罪,他自己蹲在田間地頭。

看著老太太氣沖沖地跟隔壁村王二狗的娘理論,他覺得奶奶的背影又高大又偉岸。

只是不知道那個高大偉岸的老太太,怎麼一下子就不能動彈了?

晚上,東子在醫院裡值夜,連日來舟車勞頓,他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總覺得有悉悉索索的聲音。

第二天一早,當一縷陽光照進病房的時候,東子睜開眼,卻看見奶奶的手邊多了一隻碗,裡面裝了滿滿一碗石榴

紅色的石榴籽上灑落了一層細碎的陽光,更顯得玲瓏剔透,散發著紅色的甜蜜誘惑。

「快來吃吧!」奶奶自打中風後,口齒就不太清楚,她用手指了指那隻大碗,「那是你最愛吃的石榴。」

「你都照顧不好自己了,就不要再管別人了!」 東子抱怨道。

可轉身,淚水卻忍不住流下來,這個一米八幾的大老爺們,躲在洗手間裡大哭了一場。

他無法想象,這個手臂只能抬起幾公分,生活已經不能自理的老人,躺在床上,是怎樣一點一點從床頭翻出石榴,再一點點摳出石榴籽裝到碗裡。

大約她從來都只記得自己孫子最愛吃石榴

有一種愛,叫無論你長多大,你始終都是她心尖上的那個孩子,他們對你的愛從未改變。

這個世界不盡美好,但是,總有那麼一些人,他們在偷偷地愛著你,他們或許是家人,或許是愛人,或許只是陌生人。

這個世界會有寒冷,但是,這個世界依然充滿了溫暖。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