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浪子燕青:君子放浪不放蕩,男兒風流不下流》


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紀,三牙掩口細髯,十分腰細膀闊。帶一頂木瓜心攢頂頭巾,穿一領銀絲紗團領白衫,系一條蜘蛛斑紅線壓腰,著一雙土黃皮油膀夾靴。腦後一對挨獸金環,護項一枚香羅手帕,腰間斜插名人扇,鬢畔常簪四季花。

水滸傳》第六十一回,燕青出場。

施耐庵把對燕青的初次介紹,著重於穿著打扮上。


單從這裡來看,這似乎是個有比於西門慶、花花太歲的浪蕩公子哥兒啊!

但公子哥兒,多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

燕青則是,「金為外質,玉為內在!」

燕青,是個自幼父母雙亡的孤兒,被河北大財主「玉麒麟」盧俊義收養長大,被人稱為「浪子燕青」。


盧俊義、燕青兩人,既是主僕,又是父子。

燕青本生得細皮嫩肉、相貌不凡,再加上盧俊義的精心培養,逐漸成為集文青、知青、打星等優點於一身的好男兒,實打實的一個高富帥加學霸加精英。

文的詩詞歌賦字,武的刀槍棍棒劍,樂的吹拉彈唱奏……

燕青「無有不能,無有不會」——

自創一套「燕青拳」,教科書般表演式的「花拳繡腿」,卻遊刃有餘地打遍各路英雄對手!

身輕如燕卻是相撲第一,能在摔跤時撂倒大塊兒頭的「黑旋風」李逵!

一直在河北大名府,卻說得各地的道地方言,見什麼人說什麼話,不帶一點兒邪雜音!

單田芳在《水滸傳》評書裡說到燕青的音樂才能時,用了這樣一句話形容,

「帶個孔兒的就能吹,帶根弦兒的就能拉。」

凡是燕青出現的地方,自帶偶像劇男主角光環,無論男女老少,只要望一眼,就被那種驚豔的俊俏美震撼到!

「小夥子長得真俊那!」

這位水滸第一美男子,收到的標籤評語是——「一身本事,無人比的!」

當走近燕青,卻又能發現,此人的優點並不僅僅止於儀表堂堂和才能出眾。

盧俊義因落入梁山好漢想要招自己上山的圈套而被自己的嬌妻賈氏和管家李固陷害,被下獄。

李固把燕青趕出門,並放出話:誰敢施捨給燕青一針一線,必定傾萬貫家財追究到底。

燕青在城裡混不下去,流落到城外乞討,好不容易討來一碗飯,卻心心念著盧俊義在牢中受苦捱餓,而求人把這碗討來的飯給盧俊義。

燕青稱盧俊義為,「主人!」

儘管享受著盧俊義義子的身份待遇,燕青卻從不自抬身價、恃寵而驕。

盧俊義被流放的途中,李固花五百兩黃金指使人了結他的性命,以除後患。

眼看著要赴鬼門關,在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境地裡,身負重枷的盧俊義心如死灰,本做好了性命至此的準備,千鈞一髮之際,與他生死相隨的人燕青,出現了!

盧俊義百感交集地叫著燕青的乳名,一聲聲,「小乙!」、「小乙!」

這個被收養長大的浪子,如同兒子救父親那樣,豁出命來救了自己,並揹著有腳傷而行動不便的自己一路逃命。

可想而知,此時的盧俊義,內心會有多翻江倒海!

平日裡看到的是人,危難時刻才能看到人心!

管家李固和燕青一樣,同樣是無家可歸的浪人而被盧俊義收留。

李固忘恩負義地與盧俊義之妻私通,誣告盧俊義有反朝廷的大逆不道行為,侵吞盧俊義的家產,更甚是花重金買通官府勢必要至盧俊義於死地。

燕青呢!

他始終銘記盧俊義的救命之恩、收養之德、父子之情、主僕之分、人倫之義,捨生忘死地保護盧俊義。

逃跑的中途,一個不慎,盧俊義再次被官府抓住,燕青無奈只得去上梁山求助。

餓得頭暈目眩時,燕青想「尋幾個蟲蟻吃」。

書看到這兒,我想起知乎上的一個話題。

「真正厲害的人是怎樣的?」

有人答,「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差的!」

燕青自幼在河北首富盧俊義家長大,吃穿用度全是盧家少爺的標配。

這樣一個養尊處優慣了的人,在落魄之際卻能有超出常人的求生存能力。

上天虐我,我不自虐!

這樣的人,未必是富人,但一定是貴人!

盧俊義歸順梁山後,燕青亦隨之入夥兒。

宋江也好,梁山其他弟兄也罷,對燕青都是,越看越順眼兒!

燕青見多識廣、機敏變通、膽大心細,又因年紀不大,一眾好漢哥哥都嘖嘖稱讚,「小夥兒擱哪兒,哪兒行!」

穩坐梁山第一把金交椅的宋江,更是對燕青青眼有加,出門在外總樂意帶他在自己左右。

燕青這樣的人帶在身邊,既裝扮門面,又撐得起場面,還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幫手!

宋江一心想投誠而被朝廷招安,知道名妓李師師與皇帝徽宗的特殊關係,派燕青去會面李師師,好以此為橋樑,得以面見天子、坦誠內心。

李師師,一個「歌舞神仙女,風流花月魁」的絕色風塵女子。

燕青前兩次見李師師,是化名為「張閒」去的。

第三次,則是挑明身份,以「浪子燕青」的真面目與李師師面談。

都是青春大好,燕青的長相也惹得李師師春心萌動。

李師師吹簫、奏阮展示著,燕青為迎合打通,也拿出看家本領吹、彈、唱,輪番表演。

眼前人正是如意郎君的不二人選,李師師曖昧挑逗地要看燕青身上的紋身。

面對這麼個讓宋徽宗都神魂顛倒、旁人千金難求一面的大美人兒李師師燕青卻心神不亂、無意風月。

他謹記自己的職責,這是帶著頭領宋江的任務來的,不是來喝茶聊天、歌曲美人、談情說愛的。

他反被動為主動,機智地把李師師的郎情妾意轉化為姐弟之情,且沒有一絲尷尬。

「姐姐二十有七,小弟二十有五,承蒙錯愛,願拜姐姐!」

這不容阻攔的八拜,拜得李師師再無邪念!

水滸傳》裡,施耐庵不止一次誇讚燕青

第六十一回,《沁園春》讚詞:

「脣若塗朱,睛如點漆,面似堆瓊。

有出人英武,凌雲志氣,資稟聰明。

儀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誇能。

伊州古調,唱出繞樑聲。

果然是藝苑專精,風月叢中第一名。

聽鼓板喧雲,笙聲嘹亮,暢敘幽情。

棍棒參差,揎拳飛腳,四百軍州到處驚。

人都羨英雄領袖,浪子燕青。」

第七十六回,《西江月》讚詞:

「褐衲襖滿身錦簇,青包巾遍體金銷。

鬢邊一朵翠花嬌,鸂鶒玉環光耀。

紅串繡裙裹肚,白襠素練圍腰。

落生弩子捧頭挑,百萬軍中偏俏。」

 

生得一副好皮囊卻能動心忍性,如果說柳下惠是坐懷不亂真君子,燕青則是柳下惠中的柳下惠,真君子裡的真君子。

事後,燕青談起李師師一事,慷慨陳詞道,

「大丈夫處世,若為酒色而忘其本,此與禽獸何異!」

擲地有聲的金玉良言,把好男兒的本性震得叮噹響!

也是通過李師師這個姐姐,燕青順利見到天子,並不負重託地講述了梁山的境況。

心思縝密的燕青,也在此時利用李師師的「耳邊風」得到了宋徽宗的御書——

「特赦燕青本身一應無罪,諸司不許拿問。」

沒有目光長遠、未雨綢繆,怎能把握命運的走向?

梁山一百單八將,分為「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

燕青位列「三十六天罡」的末位,佔名,「天巧星」。

一個「巧」字,把燕青的百般伶俐歸於其中。

水滸傳》第一百十回,關於「燕青秋林渡射雁」一事,原文這樣寫:

浪子燕青初學弓箭,向空中射雁,箭箭不空。

卻才須臾之間,射下十數之鴻雁,因此諸將驚訝不已!」

燕青的巧,巧在心性的通透。

水泊梁山走上被朝廷招安之路,收梢之際,燕青苦苦規勸盧俊義要知進退,隱姓埋名才是正道。

盧俊義卻認為,這是沒結果的做法。

燕青看得穿,

「時人苦把功名戀,只怕功名不到頭。」

當晚燕青辭別盧俊義,獨自帶著一挑珠寶傢什就此隱去。

他留給頭領宋江一紙書信,信中有言,

「情願退居山野,為一閒人。」

信末,另用四句拜辭表明心胸志向:

「情願自將官誥納,不求富貴不求榮。

身邊自有君王赦,淡飯黃齏過此生。」

享受富貴卻不貪圖富貴,拼得功名卻不留戀功名。

燕青無疑是水泊梁山乃至整個水滸裡的第一聰明人!

水滸的結局,曾經的一百單八將,陣亡的有八十一人,剩餘二十七人,而得善終的,也不過是選擇離開的四個。

燕青,就是四中之一。

燕青,是浪子,故事到結局時,他選擇了出走如迴歸的流浪。

燕青,乳名「小乙」,他不為名利所困,讓自己活成了這世間平凡的路人甲、路人乙。

也如他去見李師師時的化名,「張閒」,他選擇了信馬由韁與閒庭信步。

水滸有燕青的大名與光輝,江湖再無燕青的蹤跡與是非。

他如一出恰到好處的摺子戲,不讓自己在悲劇落幕時謝幕,而以一個精彩的轉身告別所有。

他去了哪裡?過著怎樣的生活?與何人相伴?

一切都是謎,但可以預想,他會比任何人都恣意瀟灑!

回看燕青在水滸中以二十幾歲繪出的人生畫卷——

受恩不忘本,好美不淫亂,放浪不放蕩,風流不下流!

世間有多少假風流,以為風流便是,尋花問柳、妻妾成群、牡丹花下死!

殊不知——風流,從不染下流!

男人的風流,在於「風度」二字。

風,乃作風。

度,乃分寸。

一個作風端正、處世有分寸的男人,才是真風流、大風流

——枕藏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