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新對手老敵人夾擊 伍茲在捷恩斯公開賽爭冠有多懸?


  老虎-伍茲在裡維埃拉未嘗勝績

  中原標準時間2月15日,甚至當泰格-伍茲很難輸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在裡維埃拉贏過。

  本週,伍茲在捷恩斯公開賽上繼續第四次腰部手術復出之旅,他回到了16歲那一年他上演美巡處子秀的那座球場,同在這座球場,他於比賽中途離去,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

  他以職業身份打了8次裡維埃拉,它因此成為伍茲從未取勝,參賽次數最多的美巡賽場地。


  「我喜歡這座球場,我喜歡它的佈局,它合我的眼緣,」伍茲說,「我只是打得太爛,就是這麼簡單。這是一樁咄咄怪事。許多個洞,你要擊溫柔的小右曲。我以前喜歡打小右曲,出於一些原因,我只是打得不好。」

  伍茲今年將對抗全年最強大,好手最豐富的陣容,主要是因為他的基金會運作賽事。2006年之後,他再沒有回過裡維埃拉。那一年,他沒帶傘淋了雨,打出74杆,剛好壓線晉級。

  次日,伍茲因為感冒退出比賽,之後再也沒有回去過。

  他肯定不再是以前那個球員了。2006年的比賽之後幾個月,他的父親去世。在美國公開賽上,他首次在大滿貫中遭遇淘汰,可是他贏得了年度最後六場美巡賽,包括兩場大滿貫。


  1999年年底到2000年年初的一段時間裡,伍茲在11站美巡賽10站進入前兩名。唯一的例外?他在裡維埃拉落後7杆,只是獲得並列第18名。

  現在的動能不一樣了。

  伍茲已經42歲了,自從2014年美國大師賽之前首次動腰部手術以來,過去四年時間他在美巡賽上只打了17次。他將近五年時間沒有取得過勝利,世界排名僅僅為550位。

  一方面目標仍舊是取得勝利——這一點不會改變——伍茲的期待因為時間,因為現實就調低了。畢竟腰部動了融合手術之後,他正在學習一種新的揮杆。他的速度和力量回來了。他的推杆和切杆更好了。三個星期之前,他在多利鬆獲得並列第23名。

  「最終我還是要爭取勝利的,」伍茲說,「我正努力達到那一點。」

  他與美巡賽年度最佳球員獎得主賈斯汀-托馬斯一起從佛羅里達飛過來,他對賈斯汀-托馬斯說自己在站姿和揮杆上仍舊在做一些細微的調整,因為他正在瞭解帶著更為強壯、更為健康的腰部,他能做到什麼。

  「我打的賽事越多,我越能充分了解這一點,」伍茲說,「不過,我同時不希望打太多。這對我而言仍舊很新,我希望放聰明一點。」

  伍茲可以一直等到星期五再來確認是否要參加距離他佛羅里達家不遠的本田精英賽。他表示他希望連續兩個星期比賽,可是聽上去要等到稍晚時候。在問到多利鬆之後什麼地方疼痛的時候,他說五天走18洞,腳感到疼痛。

  伍茲八次在多利鬆取勝。與之相對,他在裡維埃拉10次參賽0次取勝,其中包括1992年和1993年以業餘身份參賽的時候兩次淘汰。

  相反的一面是達斯汀約翰遜,衛冕冠軍。他認為裡維埃拉是全年所打的最好場地。這是為什麼去年最終在這裡取勝,並且取得大勝對他而言意義這麼大的原因。甚至在後九洞打得很保守——因為那個時候勝負已經決出——達斯汀約翰遜仍舊領先5杆取勝。他唯一沒有得到的是打破美巡賽最古老的賽事紀錄。1985年,蘭尼-沃德金斯(Lanny Wadkins)打出264杆,而達斯汀約翰遜打出267杆。

  「今年,我要重新整理紀錄,」他在打職業/業餘配對賽的時候笑著說道。

  達斯汀約翰遜偶爾對數字拎不清。他不太理解世界排名的運作方式,只不過過去一年,他的名字每一週都處於頂端。在問到他有多麼接近一年之前自己的水準時——當時他對抗最強大的參賽陣容連續贏了三場比賽——達斯汀約翰遜回答說0.5。

  這是說偏離值,還是以1到10評分的總分數?

  「偏離值。總數。我該如何評價?」他說,「我不知道。我感覺與去年一樣好。怎麼樣?」

  與此同時,伍茲前兩輪將與賈斯汀-托馬斯和麥克羅伊同組出發,兩位選手小時候都崇拜伍茲的高爾夫。他們在菲爾-米克爾森、馬特-庫查爾和湯米-弗利特伍德(Tommy Fleetwood)之前一組出發。而球場的另外一端,喬丹-斯皮思和帕特里克-坎特利(Patrick Cantlay)和凱文-查培爾(Kevin Chappell)同組出發。他們在達斯汀約翰遜、亞當-斯科特以及巴巴-沃森三位曾經在裡維埃拉取得勝利的選手之前一組。

  取勝是伍茲最終希望做到的事情,儘管裡維埃拉對於他而言,在任何環境下都算不上舒服區網域。

  文章源自於新浪高爾夫,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