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國乒兩位直拍高手的不同人生:一個成為單打王者,一個雙打稱雄!


1997年曼徹斯特世乒賽,國乒男隊全軍覆沒,劉國樑第二輪輸給塞爾維亞(當時應該還是南斯拉夫)選手卡拉卡塞維奇,薩姆索諾夫則在半決賽前淘汰了三名箇中國選手——馬琳、王勵勤、丁鬆。

再加上其他七七八八的敗仗,男隊最後只有世錦賽單打冠軍孔令輝和國乒第一代直拍兩面反膠打法前輩閆森挺進了前四,然後孔令輝也輸給了老薩,而閆森則遭老瓦暴擊,0-3輸得乾乾淨淨。

不過鑑於閆森在這之前拿下了國乒的另一個大敵,韓國名將金澤洙,以及那年老瓦確實太過強悍,所以半決賽他的輸球也算不上什麼重大失誤。再說他是那年男單成績最好的中國選手之一,有這就足夠了嘛!


曼徹斯特閆森輸老瓦的地方太多了,從發接發到臺內控制到相持對拉,他幾乎每一項佔上風的。當然,老瓦的前三板技術之強,原本就罕有人能與之匹敵,閆森在這個環節丟分是很正常的。至於相持對拉什麼,本就不是那個年代的中國選手、尤其是直拍選手所擅長的技術,丟球也不奇怪。

可閆森在那場球上暴露的另一個不起眼的缺點,卻真真正正成為了限制他職業生涯發展上限的重要因素,那就是力量小所帶來的單板品質低、進攻殺傷力不大。

同為直拍兩面反膠選手,馬琳在97年世乒賽上的表現還不如閆森,老早就被淘汰不見了蹤影。但兩年後,在99年世乒賽上,馬琳進步飛速而擊敗了多位外國頂級高手,而閆森在面對老瓦的師弟佩爾森的時候再次失手,以2-3的總比分被淘汰,無緣前八的席位。


在這之後,馬琳更進一步,逐漸成為了世界盃男單冠軍,以及後來的奧運會男單冠軍。而閆森在雙打輝煌的同時,單打卻越打越低迷,01年再次毫無戰績,03年甚至沒被選上男單參賽名單(隊內迴圈 循環賽倒數第二)。接著便是不幸遭遇車禍,最後徹底和比賽場說再見了。

同樣的打法,為何先在國際賽場上拿到獎牌的閆森後來會弱馬琳這麼多呢?

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但從根本上看,擊球品質上的差異可以視作是兩人發展出現不同的頭號因素。

因為握拍方式的不同,直拍選手在臺內控制和上手進攻等方面比橫拍有許多優勢,但在相持對拉等環節則十分吃虧。所以他們在比賽中必須進攻、進攻、再進攻,消極防守、打陣地戰是不可取的。

而隨著八九十年代乒乓球器材的發展和技術的革新,橫拍選手已經開始逐漸在前三板上彌補自己的缺陷,拉近了與直拍選手的差距,而直拍選手以前能快攻制勝的球則不再那麼有效,這就要求他們不得不加強前三板弧圈進攻的品質,否則勢必被橫拍給防守回來——97年的老瓦,就是這樣輕鬆防守閆森進攻的。

但是閆森的出球品質始終只有那麼高,所以無論是打老瓦還是老佩,都十分力不從心。你一板打不死,後面進入相持階段又豈會是歐洲人的對手?2000年以後,國際乒聯更是搞了個40mm大球的改革,那對閆森這種力量小的選手來說更是致命打擊,成績繼續下滑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而馬琳比閆森最大的優勢,在於其身體素質更好,出球的品質也更高。97年馬琳還小,所以進攻的威力還沒顯現出來。到99年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發育得很完全了,前三板進攻的威脅終於有了明顯提高。

即便後來改了大球,我們仍可以看到馬琳正手進攻威力之巨大。直到08年後改無機膠水了,馬琳出球的品質下滑到了一兩板「打不死人」的地步。再加上年齡的增長,他也終於沒法站到男單的最高領獎臺上了。

乒乓球有三大「動力要素」:速度、力量、旋轉。平時我們對速度和旋轉的關注比較多,因為它們能明顯反映在各個運動員的技術風格中。但力量的意義其實是無處不在的,尤其在新球、新膠水時代,凡是退臺力量不夠的運動員,都很難打出好成績來。

王皓當年在雅典輸球的核心不就是正手拉不過柳承敏?和他同一批的陳玘、郝帥,前三板真沒得說了,但一退臺就幾乎失去了戰鬥力,這也是限制二人發展上限的重要原因。

99年世乒賽閆森不但遇到了歐洲選手,而且還是力量極其巨大的佩爾森。而他的力量幾乎還停留在兩年前的水準。一旦前三板進攻打不死佩爾森,那等待他的自然就是輸球的命運了。好在,雙打領網域對運動員的個人技術要求沒有那麼高,閆森和王勵勤的配合非常好,所以他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拿了雙打的奧運冠軍、世界冠軍,也算是平衡了自己在單打領網域的遺憾吧!

戰勝閆森後,佩爾森終於將第一次在世乒賽單打上和劉國樑交手了!四分之一決賽,他將與劉國樑爭奪半決賽的機會。此戰究竟鹿死誰手?各位先別急,且容我將其他幾個小組的比賽情況講完再說哈!

未完待續……

原標題:《乒壇二十四年(193):閆森不敵佩爾森》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