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作為可能是唯一的P.E.T&P.D男講師,談談我的一點想法


  作為唯一的P.E.T&P.D男講師,談談我的一點想法

  考慮到本文比較長,而且相對之前的文章來說,本文會且缺乏趣味性,請參考自己需要選擇閱讀部分:

  為什麼有這篇文章

  利益相關的說明

  簡述P.E.T和PD


  知識體系對比

  易用性對比

  培訓和課程

  常見誤解澄清


  個人意見

  1

  為什麼有這篇文章

  P.E.T父母效能訓練和PD正面管教,作為國內目前影響比較大的兩門系統性針對家長的育兒培訓課程,兩者頗有點「一時瑜亮」的意思。但同時,兩派之間也確像公瑾與孔明,一邊「抗曹」(力圖改變「威逼利誘」的舊有教育方式),一邊互相排斥。

  就個人感覺,在P.E.T圈,對PD多呈現負面看法;而在PD圈,對P.E.T……大部分人沒聽說過P.E.T。其他各種看法也存在,比如認為PD好上手,P.E.T是進階;或者PD實用,P.E.T不實用等。

  基於理工男的懷疑一切的心理,雖然本人先是接觸和接納了P.E.T,但是聽說還有其他的東西,那肯定要了解一下才知道好還是不好。不瞭解先評判,不是科學的態度。

  因此,在參加過3次P.E.T工作坊+講師班和參加過PD工作坊+講師班後,我覺得我起碼能比較公平而少偏頗的分享一下我的感受和想法。

  其實P.E.T諸君若有對PD偏見,也不是利益之爭,完全是作為父母對育兒之道的信念捍衛,更多的人也在出於對改善家庭教育的理想而勇於開放接納。而PD一些手段方法,也是出自愛護孩子幫助家長的真心。大家求同存異就好,若一定要說誰是誰非,也違反了我們學習的本心。

  2

  利益相關的說明

  本人是P.E.T準講師,同時參加過T.E.T(教室效能訓練)工作坊,並且基本肯定會繼續參加Y.E.T(青少年效能訓練)講師班。所以在P.E.T上投入的時間,精力和成本遠高於PD,這點毋庸諱言。

  本人同時是PD家長培訓講師,雖然說在P.E.T投入更大,但如果說利益站隊,PD收益可能還來得快些。

  所以,請各位相信,刻意貶低哪一方都不符合我的利益,但同時也不會吹噓粉飾。我的初衷在於:

  一、儘量整合我所學,化「別人的知識」為「我的知識」;

  二、如果這個「噱頭」標題能吸引更多人看看,不管讀者選擇哪個「P」,都算是為教育做了一份貢獻了;

  三、 「聯吳抗魏」未必不是一條更有效的解決之道;

  四、本人作為「唯一的P.E.T&P.D男講師」(PD我不知道有多少,但P.E.T的男性講師/準講師屈指可數,雖然都很厲害,但我知道沒有「跨界」的),今年的目標是開設全爸爸工作坊,為媽媽們減負,也為爸爸們正名。請各位能支持這個小小的夢想。

  五、感謝學習道路上的同志們和領路人。包括但不限於我老婆大人,柳葉,兔子,安心老師,蟲蟲,薇薇,紫月……PD的導師貝媽,金媽,……諸位線下交流過和線上神聊過的講師朋友們,及我所有一起演過爸爸媽媽孩子寵物旁觀者等等不同角色的同學們。(除老婆大人外致謝排名不分先後,請被省略號的朋友見諒)

  3

  簡述P.E.T和PD

  P.E.T:Parent Effectiveness Training英文首字母縮寫,中譯為「父母效能訓練」。

  由美國著名心理學家托馬斯·戈登於1962年創辦的全球第一個父母培訓課程。理論基礎來自人本主義心理學。

  P.E.T認為父母需要受到訓練而非責備,以便建立良好而積極的親子關係,成為有效能的父母。其內容包含「積極傾聽」、「我資訊」和「沒有輸家」衝突解決辦法等,從接納孩子的情緒和感受出發,帶給大家一套完整可落地的學科內容。

  PD:Positive Discipline英文首字母的縮寫,中譯為「正面管教」。

  簡.尼爾森從1969年開始學習和實踐阿德勒個體心理學,並開始帶領左鄰右舍的朋友們開展家長學習小組。 1981年出版《正面管教(PD)》。簡.尼爾森和琳.洛特共同發起了正面管教協會,推廣正面管教親子教育。

  正面管教以阿德勒和德雷克斯二人開創的個體心理學作為其理論的基礎,融入100年來心理學關於兒童心理和行為發展科學研究的結論。PD強調溫和而堅定的教育態度,教授數十種教育工具,以不懲罰、不嬌縱的有效管教孩子

  所以,二者都是以「以人為本」的心理學為基礎,在實踐中創造的。其反對獎懲,推崇積極、和諧的親子關係,以科學的方法論幫助家長的本質是基本相同的。

  4

  知識體系對比

  先說P.E.T。P.E.T的知識核心在於「行為窗口」,以行為窗口為中心,P.E.T的所有工具和解決方案,都可以融為一體。比如在孩子擁有問題時,用傾聽的方法幫助他們自己解決問題;在父母擁有問題時,用我-資訊的方法解決問題;而當大家都擁有問題,出現衝突,則使用第三法——而第三法本身就涉及到傾聽和我-資訊的綜合使用。所以說,P.E.T的內容是環環緊扣的。(下圖為理科思維版行為窗口變化,具體可參考這個連結)

  而我看來,行為窗口的最大內涵在於「界限」。這是一個很西化的概念,但也是中國父母們產生焦慮和引發衝突的核心問題。我們的文化中,父母孩子,乃至家庭、家族,界限感是很弱的,把介入對方的私人空間當做習以為常的事情,這在當下引起了非常多的衝突,但是入侵者渾然不覺。通過界定問題歸屬,避免衝突,也就保持了和諧和積極的親子關係——在P.E.T甚至E.T培訓體系看來,「關係」和「溝通」就是一切問題的本質,所以說P.E.T只是親子溝通技巧也沒錯,因為在P.E.T分析來說,關係正常,溝通順暢,就沒有親子問題。

  再說PD。一般說正面管教有52個工具,其大多數比較離散,並沒有相互依存或者聯絡。只有幾個大型工具,涉及到更多工具的配套使用,比如「錯誤目的表」,「PHP(parents help parents)」和「家庭會議」等。正面管教這些工具屬於「按需取用」,而沒有一個固定的位置存放。如果有共同點,那就是都貫徹了其理念「溫和而堅定」。和P.E.T一樣,沒有懲罰和獎勵的內容,但相比之下多了很多特意的正面引導:比如經常有「致謝」環節,比如強調正面語言運用,特別設定的儀式性內容(P.E.T在引入「愛的五種語言」下有類似內容)。總的來說,PD的工具如其強調:關注問題的解決。

  所以,從知識體系的感覺上看,可以粗略的這樣類比:

  P.E.T像是中國,在長期文化背景下融合發展的大統一民族國家,聚合度很高;而PD像美國,是基於共同理念下聚在一起的聯邦國家,各個成員獨立性強,不斷聚合發展。

  5

  易用性對比

  由於P.E.T和PD的知識特點,決定了它們實用感覺會有比較大差別。

  作為系統學習過四五次P.E.T的人,在我看來,PD的工具,大多能融入P.E.T體系之中而以P.E.T的方式進行運用。比如錯誤目的表,我可以通過傾聽+冰山理論比較方便的應對;比如「家庭會議」和「制定協約並跟進執行」,靈活運用「第三法」就可以。但是如果對P.E.T理解比較差些,在面對各種問題時會完全無從著手,因為似乎P.E.T教的工具就一巴掌數完了,怎麼解決生活中千變萬化的狀況呢?這時候PD就非常可愛了,它就一個個教你怎麼辦,教了五十多種,怎麼也能翻到一個接近的吧?

  但是PD的幾十個工具也不是拿來就好用,背後畢竟是有其理論根基的。比如說「有限選擇」,看起來使用方式和姦商賣東西差不多:

  「你的煎餅加一個雞蛋,還是一根香腸?」

  但是其本意是針對皮亞傑前運算階段追求自我掌控能力的小朋友控制慾需要的工具,在滿足孩子「掌控生活」的需求同時滿足家長「讓事情順利進行」的需求。但如果只知道一個階段好用,嚐到了甜頭就使勁用,最後不是失效,就是孩子即使順從了也不開心。

  所以說PD好用,也不盡然,各人會有不同體驗,但PD確是容易上手實行。

  像郭大爺說的:國劇的門檻在高高的山上,入門先要爬很長樓梯,才能入門;而相聲門檻就在山腳,抬腿就進門,但是一看,裡面臺階高著呢。這樣看來,學P.E.T就像國劇,入門就較難;學PD就像相聲,入門容易精通難。

  6

  培訓和課程

  P.E.T和PD都有正式的書籍出版,而且還有不少周邊書籍。但是我覺得除非讀者的領悟力特別好,否則能掌握到什麼程度不好說。因為兩者本身都來源於創始人的體驗和教學。P.E.T本身是戈登博士在臨床心理諮詢中總結的,並首先為課程講授;PD也是簡.尼爾森女士實踐而來。所以兩個課程中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大量的互動,演練,表演體驗,這是一個人無法獨立獲得的。

  而兩者的組織形式,必然導致課程和培訓上的明顯差別。P.E.T是有知識版權的商業組織,所有的講師需要戈登國際培訓GTI的認證,認證過程很複雜,以至於我現在還只是準講師(據說平均獲得講師資格是1年半)。而PD是公益組織,所以講師學習的費用和時間要遠少於前者。其結果之一是PD講師較多,從PD中國查詢到的講師名錄有228頁(每頁10人),而P.E.T講師/準講師數目要少一個數量級。

  這個差別相互之間是各有利弊的。對P.E.T來說,好處就是內容品質的可控性相對高些,畢竟講授內容有完整要求和長期培訓,而且就目前可見資訊來說,講師普遍有較高學歷(PD的查詢不到)。劣勢就是資源的缺乏,宣傳程度低,另外由於版權控制,工作坊是不能隨意發揮的。此外,由於上手比較困難,P.E.T複訓率比較高,一方面說明大家認可度不錯,但同時也要花更多銀子。

  對PD來說,特別把「做中學」做到了極致,不要求修為多麼高,鼓勵大家分享,在分享中也完成自身成長。這點對講師和PD的宣傳很有價值,但同時亦是講師的品質「遠近高低各不同」。比如導師貝媽,經過上百場課程後,技巧和理論都是大師級別;但是對個別僅上了三天課能領悟多少,就全看自身了。

  7

  常見誤解分析

  其實P.E.T和PD的分歧完全在於對一些概念和描述的個人理解。

  比如PD的核心理念:「溫和而堅定」。

  比較極端的責備說:「納粹把猶太人送進集中營也可以是溫和而堅定的。」

  問題出在這句話的理解,它的主語是「父母的態度」,即父母孩子(犯錯)的態度溫和而堅定。描述會讓人覺得,父母就是對的,孩子不聽話,就要「堅定」,「溫和」只是一個無關輕重的修飾。這就比較成問題了。而P.E.T的第一章,我們說父母應該受到訓練而非責備。因為P.E.T一直在強調,父母也在犯錯,雖然不擔心犯錯,但我們不要以為自己就是對的,不要以為「溫和」的態度就能掩飾父母錯誤的行徑。

  所以我特別喜歡我的PD導師貝媽的解釋:溫和是尊重孩子的需求,堅定是尊重父母的需求。這樣一說,兩方對親子關係的理解實際上沒有本質的差別。

  再比如「錯誤目的表」,它把孩子的行為分為四種目的:尋求關注;尋求權力;報復;自暴自棄。看起來很有指責意味吧?但是它也解釋了對應孩子行為中隱藏的資訊,其本意可沒有一句對孩子的責備。而建議通過家長的感受來選擇對應的迴應,雖不敢說一定準確,但是相對於積極傾聽直接從孩子身上獲取資訊,其實要簡單易行一些。從我個人體會和觀察看,積極傾聽能獲得孩子的真實感受並不容易,需要大量的練習——當然,當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傾聽,對聽說雙方都是非常愉快的體驗。

  另外一個值得一說的是「上方卡」,它給成人歸納了四種人格型別,其本意是幫助家長們明白,不同的人對他們所處的世界有不同看法,這些不同看法影響了他們的行為。這和P.E.T對價值觀衝突/分歧的部分是相似的。但是「上方卡」活動很容易被歪曲成一種人格標籤,即使PD專門有工具是闡述「貼標籤及其影響」。

  還比如「冷靜角」,在PD中用來教育情緒管理的工具。在孩子有情緒的時候把他扔某個地方冷靜一下——即使是他自己選擇的,這在P.E.T中都是無法接納的。但PD中的實際表述是,這不是一個懲罰的地方,這個地方是孩子自己選擇(所以不合適太小的孩子),可以讓孩子舒服的宣洩自己的情緒——所以,這和P.E.T接納孩子情緒並陪伴他宣洩情緒並不衝突。只是使用中不要把弄成了關禁閉,面壁的「溫和」形式。

  除了一些理解誤差,兩者確實有一些處理方式是有差異的,比如轉移注意力。

  而相對P.E.T集中在親子的關係和溝通,PD確實提供了更豐富的教育指導,即使和P.E.T有共同的理念,但也更直接的進行了介紹。比如「積極的語言」,「鼓勵」,「憤怒選擇輪」等。

  所以,除了一些細節處理,在大的理念上,我認為P.E.T和PD沒有本質的衝突。但是再好的工具也要人來使用。一把菜刀,可以切肉,可以雕花,也可以殺人。

  8

  個人意見

  不管選擇P.E.T還是PD,都是走向高效能父母的偉大一步。但如上所言,它們都是方法論和工具,如何用好,還要看父母自身修為。所以有人學薩提亞,有人修佛,也有學孔孟,學心學。正如《滄海》中谷神教兒子谷稹時所說:三流的人學武功招式,二流的人練內功心法,一流的人比胸襟氣度。

  而作為我本人來說,P.E.T的體系架構更符合我們理工科出身的思維模式,很方便的就能在其上進行擴充套件,比如使用遊戲力的方法,這在我們家小朋友身上是使用得比較多的,一個小飛機飛上天的遊戲能讓他自己從幼兒園走回家不要抱。比如「有限選擇」,對一個terrible two的小男孩不肯穿衣服襪子的情況,直接拿出一盒襪子讓他自己選,就很能滿足他「我做主」的需求。因此堅持P.E.T核心是我的選擇,但我不會忌諱在合適的情況下推薦不同的工具

  靜待花開。

  無善無噁心之體,

  有善有惡意之動,

  知善知惡是良知,

  為善去惡是格物。

  —–王陽明

  爸爸媽媽應該是世界上最困難,責任最重的職務了!而且最離譜的是這個最困難的崗位上崗要求是最低的。臘寶爸爸上崗後才深刻體會到學習的重要,而又陷入「學無止境」的苦惱——不同的人告訴你要這樣那樣,但或者不適用,或者相互衝突,越看越暈~~

  直到系統學習了P.E.T以後,才終於找到了前進的道路。P.E.T就是「思維」,有了「思維」就不需要「刷題」,即使是沒遇到的題型,也能解決。

  而這個公眾號,就是我的「刻意練習」。

  看到這的都是真愛,就幫忙擴散下吧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

  • 貓之精靈——德文捲毛貓

    貓之精靈——德文捲毛貓

     德文捲毛貓(詳情介紹) 在國外的一些貓展上,我們能看到許許多多品種不同的貓咪,有的姿態優雅,有的萌態感人,而有的則是稀奇古怪,以與眾不同的外貌取勝,在羅馬尼亞首都的一個貓展上,德文捲毛貓

  • 姐姐,我離婚了……

    姐姐,我離婚了……

    臘月二十三,小女生日,妹妹五月打電話過來聊天。平時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話語中,竟暗藏著一聲聲悄不可聞的嘆息。我心知不妙,遂問道:「大華和麟兒在幹嘛呢?」那邊些許沉默之後,她幽幽開口說:「姐,我們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