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孩子,你回來啦


  回想舊日的時光,每次求學回家,都能看見外婆在門口餵雞、餵鴨,隨後就是一句熟悉的問候:「孩子,你回來啦!」

  可是這次前往北方遠行回家過年,已儼然聽不見這種溫暖熟悉的聲音,一切是那麼的靜,靜得出奇,靜得嚇人,靜得令人傷感。我拉著皮箱靜靜的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孤獨的背影,遠去的夕陽,迎接我回來的只有陰冷的風,靜穆的山。

  山村的冬天已將綠色收起,留下的只是衰敗的景象,放眼望去,冷風殘照,衰草離披,滿目荒涼,毫無生氣。我的心情變得愈加沉重,似乎有甘草味的雨浸溼了我的雙眼,流下了最初的憔悴與哀傷,還有內心深處濃濃的思念。在那熟悉的門前,我依稀看見外婆提著裝滿穀粒的小桶,步履蹣跚,微微弓著腰,接著就是一群雞咯咯叫著圍了過來,享受主人一天中最美好的饋贈。冥冥之中,我隱隱約約聽見外婆在對我說:「孩子,你回來啦!」就是這種聲音,就是這種場景,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記憶猶新。「祺,你回到家了!」舅舅的話瞬間打碎了這美好的夢境,讓我回到現實當中來。哦,原來這些只是我內心的幻想,外婆永遠走了已經成為現實,只是我暫時不願意去接受。是時間時間走了這一切。這一刻,我仰望天空,看到的只是陰霾,往日蔚藍蔚藍的天空已經消逝,留給遠行人無盡的哀愁。悲傷地遠行人,孤獨的異鄉客,絲毫感受不到往日那樣返鄉的喜悅,唯有淡淡的悲傷和更深一重的牽掛和思念。許多人說走就走,來不及道別,許多面孔已經滄桑,來不及鐫刻在記憶中。「再次返到家鄉里/夢幻已是現在/看有多少生疏的臉默默露笑容」我不禁吟唱起黃家駒的這首《舊日的足跡》,是那樣的現實,一點也沒有偏離。

  「孩子,奶奶放牛去了,你從老遠回來應該餓了吧,來外婆家吃飯吧,中午煮的還有一些······」「孩子,今天外婆煮了些芋頭,等下放好行李了你過來吃吧······」這是回到家鄉的時候外婆經常說的話。每次當我剝開芋頭厚厚外皮的時候,似乎感覺到外婆對我的愛有多深那皮就有多厚。後撲鼻而來的就是芋頭淡淡的清香,仔細嚼一口才知道里面不僅有芋頭本身的味道,還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滋味,這滋味慢慢沁透我的心房,暖暖的。然而這一切已完全化烏有,東流的水卻依舊,物是人非啊!


  得知外婆躺在病床上,我遠在他鄉竟然無能為力,也無可奈何。如果當初選擇留在廣西,也許還能回家看望,如今不行了。只能思念,後悔又怎樣?當野心與追求佔據主導的時候,家鄉似乎已經放不下我天真的理想,我只能選擇遠方,不為別的,只為滿足心中的渴望,只為傳說中美麗的草原。外婆一天天瘦下去,自從暈倒了便不能說話,不能進食,只有眼角還能泛著微微閃動的淚花,外婆到底怎麼了,她也許在掙扎這想說什麼,卻又無能為力?但是這畢竟是不好的徵兆,外婆隨時都可能離開,永遠的離開。我沒有辦法,要回去看望嗎?我想了很久,我也打電話回家鄉聽聽親人的意見。但是回不去了,將要考試了,我心裡清楚的知道不考試意味著什麼。我愈加懷疑當初的選擇是否正確,因為這結果不是我想要的,是因為當初年少輕狂,還是玩弄人生?疑惑內心裡早已經放棄,只是外表敷衍著做無謂的堅持?可偽裝的堅強,畢竟敵不過悲傷啊!我祈禱著,祈禱著早點放假,祈禱著外婆能多堅持幾天,等我回去見她最後一眼。可是老天跟我開了一個很大、很悲傷的玩笑,當南下的火車票訂好,還有10天就要南下回家的時候,噩耗還是傳來了。在南方那寂寞的夜晚、冰冷的床上,外婆靜悄悄的離開了,所有的一切期望一下子沉默了。在自習室裡捫心自問,我得到了什麼,我又失去了什麼?我得到的只有質疑與無奈,失去的不只是多少個秋天、多少次遇見。就10天,為什麼還是失去了,為什麼連一次機會都無法得到?有時候一生的打拼竟然可以在一夜間永遠的失去。一切是那麼匆匆,來不及說聲道別、也來不及說聲再見,只有把夢留給夜,把淚留給海,卻沒有把相聚留給明天,更沒有把希望留給未來。

  當厄運降臨的時候並不會輕易離去,我幻想著能送外婆歸山入土,可是時間總是不等人,就3天我就可以回到故里,站在那塊熟悉的土地上,外婆還是沒能等到我回去。我不禁感嘆,去時送矯身送村頭,歸來靜臥一堆土,這怎能不令人傷心?我不禁想起張愛玲的話: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

  等有機會見了,


  卻又猶豫了,

  相見不如不見。

  有些事一別竟是一輩子,

  一直沒機會做,

  等有機會了,

  卻不想再做了。

  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

  沒機會說,

  等有機會說的時候,

  卻說不出口了。

  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

  等有機會了,

  已經不愛了。

  有些人是有很多機會相見的,

  卻總找藉口推脫,

  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事是有很多機會去做的,

  卻一天一天推遲,

  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沒機會了。

  有些愛給了你很多機會

  卻不在意、不在乎,

  想重視的時候已經沒機會愛了。

  人生有時候,

  總是很諷刺。

  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

  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

  最後自己想來想去,

  竟然也搞不清楚當初是什麼原因。

  把彼此分開的。

  然後,你忽然醒悟,

  是沒有好好珍惜,

  或者不敢去面對。

  一別,便是一生。

  有時候,真的是一別,便是一生。

  2014年的春節,在那火爐旁邊已經沒有往常的場景,少一個人真的有種思念,很不習慣。記憶力清楚的印著舊年的時光。如今,外婆已經遠走,只有聽聽長輩們將那舊日的故事。

  難道是命、是天意嗎,為何幾天生命就可以隕落?難道都是上天安排?利用這10天、3天來告誡我時間是如此重要?時間可以讓我擁有一切,也可以讓我失去一切?是否真是命運,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傍晚的星星落山了,有一顆為我亮著。在黃昏裡我依稀中再次聽見外婆說:

  「孩子,你回來啦!」

  我只能對天說:

  「是啊外婆,我回來了,可您卻走了。」

  (2014年3月)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