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凌晨三點還不回家的人,背後的堅持誰懂?


  每一顆追夢赤子心都值得被溫柔以待!

  你可曾知道,這座偌大的城市,藏著許許多多渺小的夢,在行人匆匆的CBD裡,在高聳入雲的甲級寫字樓裡,在一人坐的格子間裡,一到夜晚,它們便輕輕悄悄地散發著光芒,溫柔地與夜抵抗。

  這些渺小的夢,被寄託在一個又一個漂泊的身軀中,一個又一個偏執的背影裡,也許在別人眼中,凌晨四點的風景不如一夜美夢香甜,只有他們心裡知道,只有熬過那些夜晚,平凡生活裡的小夢想,才會被牢牢地握在手上。

  橙子25歲插畫師

  一年前,橙子剛進公司,來自普通大學的她,站在一眾同期進來的名牌大學生裡面,存在感為零。


  為了讓自己能夠被看見,橙子總是提早一個小時到公司,晚上最後一個離開。

  「橙子早安」

  「橙子,我先走了

  那些夜晚,橙子不停地畫,一稿又一稿,從白天到深夜,不知疲倦。


  一年內後橙子終於迎來了入職後的第一個獨立負責的重要案子。

  「爸,今年你的生日我不能回去看你了,你和老媽要照顧好自己。」

  「好,工作要緊,等爸媽有空去看你」橙子躲在茶水間,生怕別人聽出哽咽的語氣。

  凌晨三點半,橙子埋頭在圖紙裡,一筆一畫地描繪著,一個個被揉皺的紙團散落在桌腳。

  「你畫的這是什麼?完全背離客戶需求,你想就這樣和客戶交差嗎?」

  橙子耳邊回想著白天被總監退稿的情景,手裡的鉛筆越發用力。

  「她這麼拼,還不是一樣被責備,明天就截稿了,這個案子我看..黃了吧。」白天的流言蜚語纏繞在筆尖。

  「哧」

  鉛筆斷裂的聲音在夜裡格外清晰。

  橙子呆呆坐在桌前,眼前被淚水模糊成一片。橙子開啟手機,看著那條只對自己可見的朋友圈。

  「我必須畫畫,就像溺水的人不斷掙扎」

  橙子一把抹去眼角的淚,走到冰箱拿出一瓶勁酒。往杯子裡傾倒了小半杯,一飲而盡,決定繼續投入創作中。

  第二天早上7點11分,橙子畫完最後一筆,心裡如釋重負,「我..還是撐過來了」橙子望向窗外。

  辦公室裡,總監眉頭緊鎖,仔細翻看著橙子的設計稿,橙子低著頭,手心沁滿了汗。「總..總監,你看行嗎」

  總監認真看完稿子,望著緊張的橙子「不錯,非常好,橙子進步很快啊」總監眉心舒展,露出和藹的笑容。

  橙子臉頰突然泛紅,撓了撓頭。「對了,我們公司有個名額去總公司交流學習,我決定推薦你。」

  窗外陽光斜斜地照射進來,溫暖的光芒在橙子的臉上散開..

  阿標32歲廣告公司策劃總監

  「李總,您放心,方案差不多了」投標前一晚,阿標向老闆彙報著最後的工作。他放下手機,望向日曆,為了這個重要的專案,他和團隊已經連續加班31天。

  「一切就等明天了」阿標仔細地檢查著每一行字,琢磨著每一個表達。

  阿標正準備按下傳送鍵,手機突然震動「老公,兒子發燒了,你快回來」

  「好,我馬上回去」

  阿標掛了電話,關了最後一盞燈。

  「阿標,這個方案還有以下幾點需要修改」手機突然來電。

  「好的,我馬上修改」

  「老婆,我今晚還有的忙…」阿標撥通妻子的電話。

  「這個月,你自己說說加了多少班,女兒總是問我爸爸呢,為什麼我們需要你的時候,你總是不在。」

  阿標皺著眉,「我..」想要解釋又生生吞了回去。

  阿標回到座位上開啟了燈,環顧四周,空無一人。辦公室安靜得只聽得到打字的聲音…

  凌晨三點,阿標從電腦前抬起頭,他身心俱疲,抿了口酒。

  「女兒退燒了,你放心吧」妻子發來傳來一張女兒熟睡的照片。阿標仔細盯著女兒的照片,仔細的看著妻子過往給他拍的視訊。

  「這一張是女兒幼兒園畢業的照片。這一張是女兒拿獎狀回家的照片」阿標細細地看著

  窗外的月光輕輕地灑在阿標的桌子上,阿標揉了揉眼睛,繼續改著策劃案。

  「以上就是我們公司的創意,還請各位提出寶貴意見。」

  ……

  阿標站在投影前,數幾十天熬出來的方案得到了客戶的認可。

  「爸爸,爸爸。」女兒朝阿標奔跑過來。「你終於回來了」

  「辛苦了,快來吃飯吧」

  「不辛苦,一切都值得」

  吳明40歲公司創始人

  「吳總,十分遺憾地通知你,我們即將撤回對你們投資」吳明臉色凝重,這是他今天接到的第三個撤資電話。

  吳明頹廢地坐在椅子上,辦公室裡煙霧繚繞,財務望著吳明憂愁的眼神「老闆,下週三就是工資結算日了,咱們如果再發不出工資,恐怕大家都要走了

  「知道了」吳明擺了擺手。

  「喂,您好,請問是王總嗎?我有個專案是關於」

  「不感興趣」

  「喂,請問是陳總嗎?我是××公司的吳明」

  「不好意思..」

  吳明厚著臉皮把手裡的電話本一頁一頁挨著打了個遍,得到的都是一樣的答案。

  「老婆..我想把老家的房子賣了」

  「我們唯一的房子,你想就這樣賣了嗎?」電話那頭,妻子傳來啜泣的聲音。

  辦公室裡,吳明一人在黑暗裡呆坐,電腦的光照著他佈滿血絲的眼睛。

  「親愛的同事們,謝謝一直以來的攜手同行,經過慎重考慮,我們決定…」敲下這一行字的時候,吳明感覺如鯁在喉,他喝了一口酒,想平復一下思緒。

  「解散團隊」那雙瘦骨嶙峋的手顫抖著,怎麼也打不出來這四個字。

  「吳總,這裡有一份檔案需要你確認一下」祕書走了進來…

  吳明開啟一看是一份貼滿便利貼的A4紙。

  「老大,別怕,還有我們陪你」

  「輸了,我們陪你東山再起」

  吳明走到大廳,同事們發現座位上起立,熱淚盈眶。

  「那是我人生裡最漫長的一天,也是給予我力量的一天」一年後,吳明在股東大會上激動的說。

  「沒有你們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敬你們」吳明端起酒杯,目光如炬。

  25歲的橙子,32歲的阿標,40歲的吳明

  他們是這座城市最平凡的普通人

  他們是你,是我,是他

  是每一個用盡全力與黑夜抗爭的城市追夢

  在追夢道路上,總有人與你相伴,給你溫暖與鼓勵

  也總有人想給你加把勁,給你堅持下去的勁能量

  這個夏天

  致敬城市追夢

  勁酒,為夢想鼓勁!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