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聰明女人一生的必修課:願你活得邋遢,也能活得精緻


  突然想起曾經有個親戚一本正經地跟我說:「有個問題我想問你很久了,為什麼每次看到你都是披頭散髮的呢?你是女孩子啊,要記得好好打扮自己,你看哪個女孩子不會梳頭?」

  然後,我就習以為常地說:「這已經是我最好的表現啦。」

  我不曾覺得自己披頭散髮啊?頂多是有點亂。反正愛一個人,又不是跟頭髮過一輩子,這是我當時的想法。

  好吧,我承認我是不喜歡在自己的頭髮上浪費時間的,所以我一直想剪短髮。偏偏我媽又不讓我剪,就這樣,我邋遢了好多年。


  也是一個奇葩吧。

  我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我媽為了騙我說給我買好多好吃的,把我留了幾年的小辮子給賣了。也不記得當時賣了多少錢,只記得當時是個很「時尚」的咪咪頭。

  還被我當時喜歡的語文老師馮老師,說了我媽一頓,好好一個女孩子怎麼剪了跟假小子似的。

  我想這大概也是這麼多年來我媽不讓我剪髮的一個心結吧。


  可是,每次外出我是精心搭配過衣服的。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裡面寫過關於鞏俐的一個電視專訪,主持人要她說一個關於她自己的祕密,她說,她每次一回到家裡就會換上睡衣,就算朋友來了她身上也是穿著睡衣。她特別喜歡法航頭等艙提供給乘客的睡衣,她穿過之後就買了很多套這個品牌的睡衣

  我也喜歡在家穿睡衣,只是沒她那麼講究。

  打掃的時候,最舒服的衣著是睡衣;在家吃法、吃零食、哄娃喂娃最舒服的衣著當然還是睡衣;寫稿、冥想,最舒服的衣著,當然還是睡衣

  在家不需要給別人看不需要梳頭吧?我要麼披著要麼隨意把頭髮紮起來。在家也精心打扮?饒了我吧,才不會。

  在家裡,我是自由的,我是懶散的,怎麼舒服怎麼來。如果這樣算是邋遢的話,那麼我這輩子註定要與邋遢攜手同行了。

  幾年前,我還在醫院上班的時候,一忙起來,頭髮經常忙到飛起。總會發現有好幾撮頭髮披散下來,領導見到我,無語地說:「你為什麼頭髮成了這樣?」

  忙成這樣,哪有時間啊?

  作為一個女人,我承認我對美的追求不夠熱烈。我們大部分不都是這樣嗎?我們都有點人格分裂,平時在家邋里邋遢,看心情洗澡洗頭。

  但是,出去見人,只要有時間打扮,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做到精緻的。

  工作的時候,我們是認真的,所以回到家裡可以放鬆些。戀愛的時候,我們是講究的,所以回到家裡也不需要再精心打扮。

  熱戀的時候,我們是乾淨的、香香的,當對方已經變成像家人一樣,一切在我的掌控之內,我可沒那麼幹淨,更沒那麼香。

  當然,我知道你也是。

  我們努力賺錢,就是為了能夠買得起上等的化妝品來保養自己。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花的是我們自己的錢。只要是關於美容方面的,我們都會樂觀買的。哪怕買回來,用不了幾次就被冷落了。

  只要一次用到,那也是值了。

  邋遢有時,精緻有時。

  邋遢的那個是我,精緻的那個也是我;勤快的那個是我,懶散的那個也是我;小聰明的那個是我,真糊塗的那個也是我;堅強的那個是我,脆弱的那個也是我;講道理的那個是我,無理取鬧的也是我;愛笑的那個是我,愛哭的那個也是我。

  紮起馬尾穿起長裙的是我,剪了短髮穿著短褲的那個是我;被人稱讚大方賢惠的是我,其實小氣吧啦的還是我。

  一切都會變,只是我的多變一直不會變。

  出去活給陌生人看,回家活給親人看;出去力求精緻,回家只求舒適。

  在外全副武裝,在家無拘無束。如果精緻是對別人最大的尊重,邋遢就是對自己最大的讚賞。

  邋遢的時候,是最真實的我,最心無雜念的我。

  張小嫻說過, 一個女人從來沒有邋遢過,又怎能算是活過呢?

  願你能活得邋遢,也能活得精緻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