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紫砂小罐通物語,細剝老餅慢醒茶


  茶葉罐又稱茶倉。小時候見慣長輩待客泡茶,也沒有許多講究,大多是擰開一個方形鋁罐,掏出銀色鋁箔袋,抓一把茶葉放在玻璃杯裡,開水衝下去,大功告成。我也曾飲過幾回老人家小心翼翼從冰箱拿出的「好茶」,用同樣的方式沖泡,囫圇一口吞進肚皮裡,實在是品不出什麼特殊的味道來,遂棄之。現在想來,茶未必不是好茶,只是無論是沖泡方式還是存放,這樣的稱不上茶倉的茶倉,實在是委屈了好茶,只能說是滿足了尋常人家的便捷飲料需求。也許就是這道不起眼的存茶工序,讓我錯失了成為一名小茶客的機會。買櫝還珠固然是古今笑談,好馬配好鞍,卻一樣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到過經典陶坊廠房的人們,應當都難以忘懷沐浴在老舊窗格投進的柔和光線中、整齊排列如軍陣的紫砂茶葉罐。黃龍山純正紫砂泥燒出的茶葉罐,自然沒有貴金屬的耀眼,卻流露出如玉石一般光華流轉的氣質來,樸拙裡自有一番神氣。燒製茶葉罐的過程,也延續了經典陶坊燒製紫砂壺遵循的「燒、土、形、工、藝」的理念,首當其衝的,就是個「燒」字。於存茶容器來說,比起做工的好壞,更要緊的是泥土和燒窯。市面上做紫砂茶葉罐的不少,選用何種泥料尚不可知,光從一個燒字來講,大部分茶葉罐燒製時間都在二十四小時內,真正的窯中燒製時間,不過七八個鐘頭。





  傳統的製作工藝似乎已經被改變。人類的前進步伐越來越大,「快」這件事,在今天彷彿成了最要緊的——而茶恰恰是在潮流之外的,數千年過去,它還是不緊不慢按照自然賦予它的節奏存在著。要喝到好茶,最考驗的反而是要人拋棄「快」,替換上今天顯得尤其難得的「等得起」。

  與此相較,經典陶坊的茶葉罐,經歷的燒製時間之漫長,可能要讓急躁的現代人搖頭咋舌:燒時分置上下幾層,從進窯到出窯,需要一個禮拜的時間,其中真正燒製和保溫的時間是五天整;加上同樣的流程,經典陶坊的紫砂罐需要經歷兩次或三次,加起來,就是「正常」情況下的十倍以上。如此兢兢業業的這份固執,為的就是茶葉罐的到火和燒透。道理說來也很簡單:茶葉罐若燒製不到火,自然就無法去除土腥味。泥巴的味道雖不至於難聞,但附著在其中存放的茶葉上,想來也會令愛茶人皺眉吧。

  如此高要求下的燒窯和原料,經典陶坊茶葉罐的售賣價格,似乎便宜得有些讓人不解。然一切皆出有因,經典陶坊的使命「泡茶好,用得起,可傳世」中的「可傳世」,即不浪費地球資源和人力資源的理念的一致的。紫砂的價值並不依仗價格體現,無論是紫砂壺還是茶葉罐,一樣器物能夠經久不衰地流傳下去,不在於它的收藏價格,在於它能被一代代人反覆使用、真正成為人生的好伴侶。大自然賜予的紫砂泥礦值得珍視的心情,唯有以這樣的方式塑造、流傳,才稱得上適得其所。

  茶倉是儲存茶葉的容器,一切的忙碌,只為最後飲到口中的那啖茶。說茶葉罐,不能不提存放其中的茶葉普洱在眾茶裡,始終是獨樹一幟的存在,它是與時間關係最為密切——這也正是普洱茶的迷人之處:從離開茶樹,它的生命從不因為這些而終止,反而歷久彌新。時間普洱,是蚌殼懷珠的關係,它最終的生命光彩,須在流逝的時間裡方能真正綻放。如果說普洱的前半生寄託於自然水土,那麼它漫漫的後半生,更需要這靜寂的一方茶葉罐天地來成就。





  普洱茶是通過轉化而產生質變的,氧化需要時間和溫度,而溼度是微生菌活動的前提。浪漫一些想,擁有「毛細孔」的紫砂茶葉罐,彷彿就是專門為從未停止生命普洱準備的。它們的相處,就在這共同的一呼一吸間達到奇異又美妙的和諧,茶葉罐為存活於普洱罅隙間的微生物透入適宜的氧氣、溫度與溼度,酶菌自在發酵,它們共同將普洱的神采推往絕佳處。

  紫砂茶葉罐因其透氣透溼的特性,能保證茶葉發酵提供條件,是需要進一步轉化的後發酵茶的絕佳靈魂伴侶。紫砂茶葉罐存茶,置於任何地方皆可:以中國來說,若是在乾燥的北方,存茶更有幫助和省力,普洱茶需要的溼度,靠溼毛巾在茶葉罐表面擦一下便能保證;南方溼氣濃重,紫砂茶葉罐便成了上好的隔絕過多水汽的介質。經典陶坊無數次的實踐,都驗證了這一點。基於這個特點,紫砂茶葉罐搭配後發酵的普洱與黑茶,好處不必贅述;而對於飲之取其鮮活的綠茶,或是半發酵的烏龍、全發酵的紅茶,水汽透入罐中後,綠茶失去鮮度,不適宜存放,紅茶與烏龍茶的香氣被減弱,短時間存放對修飾茶的燥性有幫助,時間一長就不是很好。與不同材質的茶器沖泡茶的道理一樣,最重要的是彼此得宜助益,若搭配失調,反而不美。

  至於經典陶坊紫砂茶葉罐的「工」和「藝」的部分,雖為輔助,也毫不馬虎。來自於藝術學院的專業老技師,摒棄了科技的誘惑,堅持用手工刻字,刀刀都值錢,為的就是那份與經典陶坊創作理念的志同道合。織就廠房中一派忙碌靜美畫面的工人們,用熟練二字形容,已經顯得有些不足。真要形容起來,也唯有金庸《倚天》裡的那句「花落花開,花開花落,少年子弟江湖老,紅顏少女的鬢邊也終於見到了白髮」在靜靜迴響。二十多年來,她們從年輕的後生女,到自己也成為了奶奶輩,伴住她們的,正是這些不發一言的紫砂茶葉罐。她們的人生,又何嘗不是與茶葉罐普洱生命特質遙遙呼應呢?

  剝開一餅茶,細細撬鬆,再放進自己信任的小茶罐,這個過程本身就成為一種著迷與享受。就像小松鼠埋下松子,農民播種於春天,等待收穫,享受成熟的時刻。真正愛茶的人,必是尊重珍視茶的生命特質的。它是如何穿過無盡的歲月塵囂走向你,孤獨又忍耐地在罐中不懈伸展,直到化作齒間的一縷幽香?一口茶的緣分,實在來之不易。

  撰文:張旖天

  影像設計:傳器設計機構

  文字和圖片均為原創,版權歸「經典陶坊」和原作者所有,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