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漢書拾遺35:分封諸侯才是項羽最大的敗筆


  李大嘴 大嘴讀史

  「排排坐,吃果果」是每個打天下的英雄在成功之後都要面對的問題,「分果果」是一門學問,項羽在這方面做得很差。

  項羽在革命成功之後,依靠最大的拳頭掌握了話語權,取得了「分果果」的權力,他分封了十八位諸侯王,但在劉邦叫板的時候,這些諸侯王要麼已經嗝屁,要麼作壁上觀,要麼自相殘殺,居然沒有一個來幫場子的。

  項羽太失敗了。


  讓我們來看看項羽是怎麼「分果果」的。

  《漢書·陳勝項籍傳》中,有這樣一段詳細的「分果果」描述——

  「故立沛公為漢王,王巴、蜀、漢中。而參分關中,王秦降將以距塞漢道。乃立章邯為雍王,王咸陽以西。長史司馬欣,故櫟陽獄吏,嘗有德於樑;都尉董翳,本勸章邯降。故立欣為塞王,王咸陽以東至河;立翳為翟王,王上郡。徙魏王豹為西魏王,王河東。瑕丘公申陽者,張耳嬖臣也,先下河南,迎楚可上。立陽為河南王。趙將司馬卬定河內,數有功。立卬為殷王,王河內。徙趙王歇王代。趙相張耳素賢,又從入關,立為常山王,王趙地。當陽君英布為楚將,常冠軍。立布為九江王。番君吳芮帥百粵佐諸侯,從入關,立芮為衡山王。義帝柱國共敖將兵擊南郡,功多,因立為臨江王。徙燕王韓廣為遼東王。燕將臧荼從楚救趙,因從入關。立荼為燕王。徙齊王田市為膠東王。齊將田都從共救趙,入關。立都為齊王。故秦所滅齊王建孫田安,羽方渡河救趙,安下濟北數城,引兵降羽。立安為濟北王。田榮者,背樑不肯助楚擊秦,以故不得封。陳餘棄將印去,不從入關,然素聞其賢,有功於趙,聞其在南皮,故因環封之三縣。番君將梅鋗功多,故封十萬戶侯。」

  這段冗長的文字(可以略過不看)簡單列舉下來是這樣的——


  漢王劉邦、雍王章邯、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西魏王魏豹、河南王申陽、殷王司馬卬、代王趙歇、常山王張耳、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遼東王韓廣、燕王臧荼、膠東王田市、齊王田都、濟北王田安。

  這裡其實還漏了一個韓王成,《史記·項羽本紀》中,在河南王和殷王之間還有一句「韓王成因故都,都陽翟。」也許是因為韓王成還沒有就國就被項羽幹掉的緣故,班固沒有把韓王成寫進去。

  劉邦高舉反抗大旗之後,在短時間內滅掉或逼降了雍王章邯、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西魏王魏豹、殷王司馬卬、河南王申陽六位諸侯王。

  自相殘殺達成一鍋粥的有三個地方,趙地的代王趙歇、常山王張耳,燕地的遼東王韓廣、燕王臧荼,齊地的膠東王田市、齊王田都、濟北王田安,捉對混戰,又廢掉了七個諸侯王。

  九江王英布在楚漢戰事之初就被劉邦派人策反,另外兩個諸侯王衡山王吳芮、臨江王共敖遠離主戰場,自始至終都在看熱鬧。

  再加上項羽自己動手幹掉的韓王成,楚漢之爭開始沒多久,項羽身邊居然沒有一個完整的勢力幫忙。

  項羽分封是沒有辦法,大家一起出生入死,不就是為了最後的封賞嗎?再加上項羽和楚懷王熊心關係緊張,正需要用分封來籠絡人心,所以分封是必然的,但怎麼分是有學問的。

  項羽在分封上至少犯了五個錯誤。

  第一,項羽自己不留在關中,也不該封劉邦漢王,更不該把關鍵的前出基地漢中劃拉到劉邦的名下。這等於是讓身處北上廣的劉邦和呆在三四線城市的項羽比拼事業發展,開頭就錯了。

  第二,不該讓雍王章邯、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三個秦朝降將監視劉邦。監視劉邦沒錯,但不該讓這三位出馬,要知道這三位在關中地區的名聲已經臭大街了,二十多萬秦軍被項羽坑殺,三位將領反倒是封王,老百姓把這筆賬記在這三位頭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也是能夠劉邦輕鬆平定三秦的重要原因。

  第三,項羽過於相信自己的武力,並沒有在自己的周圍集聚幾個鐵桿兄弟,才弄得戰事一起,四處著火,忙著救火也來不及。

  第四,項羽自以為是的分封,觸及了三個關鍵人物的利益,這三個人一個是田榮、一個是陳餘、一個是韓廣。

  田榮是山東的老土地,他雖然名義上只是前齊王田市的宰相,但其實是齊國的掌權者,得罪了他就意味著山東不會太平。田榮先是把接收地盤的新齊王田都亂棒打走,接下來幹掉了不聽話的前齊王田市,最後又主動進攻濟北王田安,一統山東,逼得項羽不得不回師北伐,給劉邦留下了充裕的進攻時間和空間。

  陳餘沒有得到封賞,只得到南皮附近三個縣城的安慰獎,陳餘主動進攻老夥計張耳,趙王只是一個傀儡,河南也自顧不暇。

  韓廣是前燕王,當然不想去苦寒之地的遼東,所以賴著不走,新燕王臧荼和韓廣也掐起來了。

  第五,分封是一柄雙刃劍,也是一件很考驗協調能力的事情,項羽過於倉促的分封把事情想象得太簡單了。

  劉邦在楚漢之爭落入下風的時候,曾經也想過分封諸侯,給大家一點甜頭,然後團結起來共同抵抗看起來不可戰勝的項羽,但張良制止了劉邦的分封,張良最主要的理由就是這些人如果都封了王,劉邦就指揮不動了,根本起不到團結的效果。

  劉邦在擊敗項羽之後,分封功臣,功臣們天天吵架,甚至抄傢伙群毆,鬧得劉邦腦仁疼。還是張良給劉邦出了一個主意,先發出去一頂侯爺的帽子,給一個看起來最不可能被封侯的傢伙,於是大家都安分了,連這傢伙都可以封侯,我們還擔心什麼,等著唄。劉邦這才可以安心盤算、周到安排。

  項羽還是太嫩。

  順便說一下,項羽分封的名單中還有一個梅鋗,雖然沒有封王,但給了一個空前絕後的十萬戶侯的頭銜。梅鋗所在的封地在江西和廣東交界的地方,這地方在秦漢時期根本就是蠻荒之地,直到一兩百年後漢朝人口的高峰時期,也總共只有幾萬人口而已。

  太兒戲了。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