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贊!這個山東人為何被湖南百姓永遠記在心中……


原標題:贊!這個山東人為何被湖南百姓永遠記在心中……

「湖湘廉吏」系列之十二

王鼎銘:捨身護民的一代廉吏

人物概況


王鼎銘(1772—1832年),字新之,號彝軒,山東嶧縣人(今山東棗莊市),「由廩貢官中書,除湖南新田知縣」,道光十二年,因政績卓越,被擢升為山西潞安知州,準備履新之際,突聞鄰縣瑤民起事,恐殃及新田,他毅然返回新田,領兵迎敵,「當殺我,勿傷我百姓」,捨身護民,最終以身殉職,時年六十歲。

王鼎銘畫像


王鼎銘勤政愛民,清正廉潔,克己奉公,真正做到了「一心為民,兩袖清風」,甚至變賣家產,救民於水火,「三年清知縣家產少一半」。短短三年,使「萬戶蕭疏」的新田尤如「陽回大地,萬戶皆春」。他雖官職不高,但用生命踐行了「天理、國法、人情」六字施政理念,捨生取義,大仁大愛,成為了古代為官者的楷模,事鑑丹心,光照千秋,為後世所敬仰。

律己甚嚴 與百姓「約法三章」

王鼎銘六歲隨父、祖讀書識字,勤奮好學。十五歲為府學生員(俗稱秀才),且習醫道。十九歲,因歲、科兩試成績優異,獲廩生資格。二十一歲為貢生,但兩次參加鄉試均落榜。後來,王鼎銘開始經營家裡的產業,家資漸厚。嘉慶年間,嶧縣經常旱災蝗災或水災,「鼎銘率家人設粥棚,濟災民,活人甚眾」。嘉慶十五年,鼎銘由貢生納資捐內閣中書科中書。翌年,充武會試同考官。嘉慶十九年,因母年邁,辭官歸裡。

後人為紀念王鼎銘在新田縣金陵鎮立的「天理、國法、人情」銘刻

出生於書香門第的王鼎銘,從小受到嚴格的家庭教育,銘記「成於儉約、敗於奢靡」的家訓,立志做清廉之人。道光九年秋(1829年),年近花甲的王鼎銘經朝廷推薦啟用,被任命為湖南新田知縣,他千里赴任,一路只帶一役一僕,輕車簡從,每天吃的是煎餅和窩窩頭。

當時僕從心裡想不通,王鼎銘則告誡他們:「我們本來就是老百姓,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過這樣的生活很不錯了,可不能太貪啊!貪念一旦萌生,就會一發不可收拾。」為探察社情民意,過了郴州桂陽縣後,他便脫下官服,換上布衣微服私訪。他們一路上不住驛站,當王鼎銘主僕三人匆匆趕到新田縣城近郊時已天黑,他們便夜宿城隍廟。

新田後,師爺悄悄令人辦起了一桌宴席為他接風,王鼎銘盛情難卻,便去赴宴。席間,師爺偷偷地塞給他一包銀子,但遭到王鼎銘呵斥拒絕,他當眾退還銀子,並從衣兜裡掏出銀兩說:「這頓飯就由我請客,從今天起,除府員來新邑外,一律不準用公款吃喝!」

此後,他與百姓「約法三章」:一要秉公辦事,勤政為民;二是不得索拿卡要;三是不準行賄受賄。每當王鼎銘外出或辦案時,他都食用自備,從不接受百姓和下屬禮金和宴請,贏得了百姓的擁護和愛戴。《新田縣知縣專祠文》中記載他「出宰新田,微行入境,三載未攜家屬。其一馬一僕、一鶴一琴、羊陟則常食菜茹……此其持己之嚴也。」

公而忘私 三年家產少一半

清初,新田縣被朝廷視為「其地山溪僻險、瑤蠻錯處,黠悍難治」之地。為改變新田窮山惡水的面貌,改善新田百姓生產生活條件,王鼎銘主張積極發展農業生產,親自率領民眾一邊大修水利,開墾荒山,築壩攔河,開挖「廻龍井」解決群眾用水難題;一邊引進桑麻,引導百姓植桑養蠶、種麻,增加百姓收入。

王鼎銘任新田縣知縣是建成的鬆蔭亭驛站

當時被稱作「南蠻之地」的新田民風愚化,王鼎銘便辦夜校、開義學,大辦學堂教化百姓。《新田縣誌》記載:「縣榜山書院遷城東文昌閣,講堂設文昌帝君神像前,影響講學。王即撥款修葺,新建講堂,學風大起。」同時,他還將那些無人收養的孤兒組織起來,讓他們上學讀書,實施教化。

從發展生產到興辦教育,需要大量的銀兩,而縣財力不濟,王鼎銘不惜兩次變賣家中田莊賙濟百姓。第一次賣地是在道光九年(1829年),他剛到新田知縣時,當地就遇到了嚴重旱災,很多百姓逃荒要飯,流離失所。為此,他悄悄派人回家變賣了自家南洛、北洛的田產,在新田沿途搭建粥棚,施捨災民,並在全縣廣建塘壩,興修水利。第二次賣地是在道光十年(1830年),為了解決少有所學、老有所養等問題,王鼎銘創辦童子軍和眾善堂,又派人回家賣掉了蘭城店的田地。當時新田縣有首民謠稱他,「賣了南北洛,家產未覺著。賣了南城店,家產少一半。」他的吃住也非常節儉,把省下的俸祿捐獻出來,都用於新田的各項公益事業。

實際上,王鼎銘任內閣中書科中書時還有一次賣地的經歷:朝廷命他到河南、安徽一帶巡庫,由於隨員多,吃住開銷大,公款不夠用,王鼎銘不忍心給地方和百姓增加負擔,只好賣了自家的一百多畝地來補充巡庫經費。當時在一般人看來,巡庫是個肥差,是大撈一筆的絕好機會。

王鼎銘到任之初,便開始大力整肅衙門歪風、撤裁冗員,他規定,把縣衙門口兩側站崗的衙役一律裁撤,僅保留大門內廂房一名人員坐班,自己則在大堂的偏僻處搭建一處帳篷,用於辦案,他還立下規定,「胥吏非召不得入,民有屈抑則籲而進」,大案小案他都親力親為,有效防止屬吏在其間敲詐勒索百姓、干擾辦案。在「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的當時,這樣做可謂是為百姓申冤開闢了一條「綠色通道」。

他始終警示自己要以「國法」為依據,並給自己立下不成文的規矩:有案必辦,判案限定10日內裁決。每遇到疑難案件,他也從不敷衍了事,為探得案件究竟,他經常走鄉間、入瑤地深入調查案情,瞭解實情,加之他「勤思慮、善巧斷」,只用了半年時間,就把新田數百起疑難案子審理完畢。《新田縣誌》記載,「判案限以旬日,一切出己手。憊則伏案,雖盛寒暑不少輟」「以故年豐訟簡,楹有懸鞭;依然暮鼓早衙,案無留牘:此其愛民之至也。」他秉公執法,為民伸冤,每次外出辦事,只帶一僕一役,自備飯食,不以擾民,被當時的新田百姓尊稱為「王青天」。

此外,王鼎銘還堅持以文化人,以法正人,大力推行依法治縣。為了避免百姓因不懂法而犯罪,規定每月初一、十五為法律宣講日,進圩入村開展宣講,還將皇帝的諭旨以及易犯條律書於街市、村鎮牆面上,親書「天理、國法、人情」六字,鐫石立村圩路口,以警示鄉民。

在他躬身篤行下,新田縣呈現出一片「修農政則家餘菽慄,課女紅則遍地桑麻。花雨足於春郊,機聲聞於秋夜」的昇平景象。

「當殺我,勿傷我百姓

道光十二年二月初,王鼎銘因其政績卓然被朝廷擢升為山西潞安知州,巡撫將他召到長沙作升遷任職談話時,與新田相距不遠的江華縣的瑤族首領趙金龍因不滿朝廷「山田升科」(即提高賦稅,並將瑤族所居山區過去不需納稅的一些土地,也全部要求納稅)而聚眾起事,迅速波及新田,形勢十分危急。王鼎銘得知消息後,不顧個人榮辱與安危,連夜趕回處置。

記載王鼎銘捨身取義的文字資料

他頂風冒雪,翻山越嶺,步行瑤寨,曉以國法,苦勸瑤民,在他的努力下,部分瑤民終於放棄參加起義,新田即安。

王鼎銘以身殉職、捨己為民的情節,在《清史稿》中有詳細記載。三月,趙金龍與新田趙文鳳合兵藍山,與清軍激戰祠堂圩,清兵大敗。眼看,趙軍直抵新田,在明知湖南提督海陵阿所率清兵已被義軍大敗的情況下,王鼎銘仍欲隻身到敵營「以大義曉之」,被眾人苦苦攔阻。趙金龍的人馬很快就逼近了城防較差的新田縣城。王鼎銘讓城內百姓到城外躲避,而自己卻穿好官服,端坐於大堂之上,靜候起義軍的到來,並在書案上大書:「爾果與我新田為仇,當殺我,勿傷我百姓。」王鼎銘還指著準備好的繩索對手下說:「城亡,吾舍此無別策矣!」

王鼎銘捨身保民、視死如歸的舉動感動了當地及鄰縣百姓,鄉親們紛紛報名參戰。第二天,王鼎銘就集結了一萬多人的隊伍。眾人兵分四路,合擊駐紮在距縣城不遠的趙金龍部,出擊獲勝。返城時,不料被伏擊。危難之際,民眾想要保護王鼎銘先行撤退,但他卻說,「爾等先走,我殿後,無可虞」。鼎銘四顧慟曰:「要殺殺我,奈何殺我百姓?」。隨後,身先士卒,一馬當先,不幸中炮殉職,「身中者十一傷」,後被賊「剜兩目,身首異地」。趙金龍的部隊攻下新田縣城後不久就撤走了。事後,瑤民起事首領趙金龍瞭解到他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好官後,後悔不已。

他赴新田率眾抵禦瑤民起義前,其實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局,只是他早已置生死於度外了。《新田縣昭忠祠鼎銘事略》稱,「公蒞邑三年,未攜眷屬,其出禦寇也,以印授鄭興,囑以行,曰:「若我生還則爾返,不則持以投上憲,且歸告先靈,諭我子來收我屍。」

新田縣百姓感念他的恩德,自發為他修建王公祠,每遇忌日,齋肅致祭,以彰其德。道光皇帝連降四道敕命旌表,盛讚其文能治國、武能安邦,稱其「珥筆生華,會賦窈窕文章;金戈凝霜,堪作干城之寄」,褒獎祭葬入祀昭忠祠,並贈朝議大夫、雲騎尉,並御書「節並睢陽」(唐朝安史之亂時,張巡、許遠靠三千人馬固守戰略要地睢陽10月之久,抵禦了強大的叛軍,保障了江淮數千裡財賦之地)。

(蔣偉 賀華建)

捨身為民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