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胡說歷史(三十一、商朝——商湯之子)


商湯生有三子,大兒子太丁(生卒年不詳),殷墟甲骨卜辭作大丁,子姓,名託。據《史記》的記載太丁未及繼位便已去世,所以太丁之弟外丙繼位。太丁的配偶妣戊也受到殷人的周祭。宋鎮豪、韓江蘇等認為成湯有太丁、外丙、仲壬rén 三子,太丁作為嫡長子被立為太子,因此納入殷人周祭當中,然而太丁卻先湯而死,未曾即位為王。從甲骨文的記載看不出太丁即位為王的情況。

二兒子外丙(前1642年~前1584年),商朝第二任天子,子姓,名勝,一作卜丙,商朝開國君主湯之子,因湯的太子太丁早死,乃立太丁弟外丙為太子,湯病死後繼位,是為外丙元年,伊尹攝政。外丙即位後三年卒,享年58歲。

因為太子太丁早死,兒子太小,所以就立了外丙。外丙即位後,仲虺、伊尹二相繼續輔政,以寬治民。外丙尊商湯為「宗湯」,給予了隆重的祭祀。甲骨文中有不少祭祀太丁的記載,因為太丁是商湯的長子,雖然沒有繼位,但仍然作為直系的先王之一奉祀於祖廟。


三兒子仲壬,姓子,名庸,號仲壬,又作中壬,甲骨文作「南壬」。中國王族分封時代商王朝的第三任帝。他的祖父是商侯子主癸,父親是商王朝首任王子天乙。二任王子外丙是他的次兄。

子仲壬生於夏王姒發十三年(戊子,前1653),也是出生在南亳谷熟(即南毫,今河南商丘市東南)。他是子天乙的第三個兒子,父親在位時他便在朝為官,子外丙執政時他仍官居原職。公元前1587年,他的兄長突染重病去世。按照商湯「兄終弟及」的遺囑,右相伊尹主持朝中大臣擁立子庸為天子,號仲壬rén ,以乙未年(前1586)為仲壬元年。

子仲壬即位後不久,左相仲虺(hui)病死於家中。子仲壬率領朝中大臣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仲虺姓任又名傀,亦稱萊朱,祖居薛邑(今山東滕州市南),後徙居於邳邑(今江蘇邳州市西南),他是夏禹時車正奚仲的後人,原在夏朝為官,後因不滿於夏桀的統治而投奔了商湯,曾在滅夏的戰爭中多次立功,被商王子天乙拜為左相。他和伊尹是商湯建國初期的兩大棟樑,深得子天乙的器重。他曾為商湯作誥,稱作《仲虺之誥》。

仲虺死後,子仲壬任命伊尹兼任左相,總攬朝政。這樣,商王朝名義上是子仲壬為王,實際上卻是伊尹獨掌大權。此事引起了他的侄兒子至的極大不滿。子至也就是太甲,是商王子天乙的長孫太子子太丁的長子。子至從小喜武,結識了許多江湖朋友。他對伊尹一向懷有敵意,兩人見面時,子至經常挖苦和頂撞伊尹,伊尹對他非常不滿,認為他少德無才缺少教養,是塊不可雕的朽木。因此,在商湯臨死前打算把王位傳給孫子太甲時,伊尹堅決反對。商湯便只好說了句「那就兄終弟及吧」。於是商湯死後,伊尹便以執行先王遺命為藉口,先後立年老糊塗的外丙、仲壬為王,一直把精明能幹的子至排斥在外。子至曾多次求見叔父子仲壬,提醒他防備伊尹,建議他削減伊尹的權力。但是子仲壬rén 原本就是膽小懦弱的人,再加上又上了年紀,更不敢得罪伊尹。不過他心裡清楚,在商族眾多子孫中,能夠對付伊尹的人恐怕也只有子至了。因此他便把希望寄託在侄兒身上,即位後不久,便向朝臣提出以子至為先王直系長孫為由,建議立他為太子。伊尹雖然對此事一百個不贊成,但當著滿朝文武的面也不便堅持反對,只好也表示同意。


子仲壬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一次決策後,對朝中的事情就不聞不問了。每日只是聽歌看舞遊山玩水,追求晚年的享樂。庸庸碌碌一晃就過去了四年。

仲壬rén 四年(戊戌,前1583)春天的一個夜晚,子庸多喝了幾杯酒便早早地歇息了,想不到他這一睡就是再也沒有醒過來。第二天早晨宮裡人才發現他們的天子已經歸天了。

子庸六十七歲即王位,在位執政虛記五年(《今本竹書紀年》),卒於仲壬rén 四年(戊戌,前1583),享年七十一歲。死後遺體葬在商王仲壬陵(地址 位址不詳),尊號商王仲壬rén ,諡號帝仲壬,廟號「南壬」。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