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三國第一女間諜,一已之力,改變了三國的走向


今天為大家講一個貂蟬的故事。

那一天的早上,原本跟平時並沒有什麼不同,羅貫中起床後,照例打了一套五禽戲,然後開始煮茶。喝了茶,羅貫中仔細看了看老師送過來的稿子,讚歎不已。

「老師寫這一百零八人,人人面目不同,文章寫到這種地步,才算到了化境。」

羅貫中想起了自己的小說,老師的妙筆讓他敬仰,又讓他熱血沸騰。


自己的文章要是也同這樣,才不枉了筆墨。」

想到這的時候,一個人出現在房間中,沒打招呼就進來,顯得很沒有禮貌,進來了也不說話,只是大大咧咧的坐下來。

僕人李四不知道去哪閒逛去了,奇怪的是,看門的狗也不叫一聲。沒事的時候,它汪汪叫著要吃食,來了人,倒不會叫了。

羅貫中轉過來身子。


「仁兄,你要是想聽戲,那也得等到晚間。」

移居杭州後,斷了收入來源,羅貫中晚間去茶座講講書,藉此糊自己的嘴。前些日子,得了一些朋友的資助,原本已經辭了說書的事情,準備定下心來寫點東西。

等看到來客的樣子,羅貫中就知道對方不是來聽書的。

他濃眉盛須,如同唐人傳奇裡的虯髯客,定是鬍子後人。身著一件雲錦大袍,上面繡著龍角短翼的飛魚。來客用眼睛盯著羅貫中,彷彿要把他看穿一樣,然後一聲不吭把一把鎏金錯銀的宮刀拍了桌上。

「你是拱衛司的人。」羅貫中說道

對方沒有說話,嘴角挑了一下,算是迴應。

「他還是不肯放過我們這些人嗎?」羅貫中反而安靜了下來。

年輕的時候,羅貫中也曾經胸中有丘壑,要圖王謀霸。可惜,現實太殘酷,自己輔佐的張士誠不過偏安之士,如同劉表劉璋之流,自己縱有孔明之才,法正之謀,人家不用又有什麼辦法?

七年前,他離開張士誠,隱姓埋名,寓居杭州。在這裡,他得遇了亦師亦友的施耐庵,平時裡替施先生校對《江湖豪客傳》。施先生喜歡江湖草莽的故事,羅貫中卻對歷史情有獨鍾,平時收集各種史書,也想像施先生一樣,寫一出得意的故事。想不到,不過才起了個頭,書不過四五卷,朱重八的人就找上門來。

罷了,那也許就是命吧,羅貫中看對方不動聲色,想著他雖是來殺自己的,終究登門是客。

想到這裡,羅貫中開始倒起茶來,對方吃了一驚,看到對方只是擺弄茶具,就放下心來。

羅貫中把茶遞了過去:「寒舍簡陋,只有一杯薄茶。」

羅貫中不想問他的名字,這種人,只有事沒有名,問了也不過得些阿貓阿狗的假名,羅貫中索性不問,只在心裡給人家起了一個大鬍子的外號。

大鬍子漂亮的鬍子抽動了一下,「你不怕死?」

「怕死就可以不死嗎?」羅貫中反問道。

「哈哈,」對方笑了起來,「要是怕死就可以不死,那天底下就沒有可刑之人了。」

「既然怕死也不能免死,那還怕什麼。」羅貫中把茶杯放到桌上,把杯子往他推了推。

大鬍子拿起杯子,一口氣喝了下去,大鬍子上沾著數粒茶滴。

「你不怕我下毒?」羅貫中對他有些興趣了,他聽說朱重八的手下多半跟他一半,心性多疑。出門自帶乾糧,向來不食外面的東西。

「你可為羊祜,我就不能做陸抗?」對方說道

「你還知道三國故事?」

羅貫中吃了一驚,他知道朱重八這些探子殺人是把好手,想不到還聽過三國故事。三國之末,西晉名臣羊祜跟東吳名將陸抗夾江而崎。有一日,陸抗得病,羊祜送去了一濟湯藥,陸抗毫不疑心,一飲而盡。

「怎麼,我們這些人除了殺人,不配幹別的?」那人瞪了一下眼,倒沒那麼凶了。

羅貫中乾笑了一下,那人霍然站了起來,刀已經抓在手裡。

羅貫中閉上了眼睛,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這一生顛沛流離,一事無成,就連最後想寫點東西也是不可能了。

空氣靜得可怕,風吹了進來,有些溼意,怕是要下雨了,自己的頭只怕馬上要裝到袋子裡,再也不怕淋溼了。羅貫中想到,靜靜等了一會,那期待中的一刀還是沒有來。

羅貫中睜開了眼,只見那個人背對著他,再仔細一看,竟然在翻看書案上的書案。

「你在寫三國故事?」那人回過頭來問道。

羅貫中點點頭。

「那好,我跟你做個交易!」那個大大咧咧坐了下來,指了指書稿,「給我講一個三國故事,如果好,我放了你。」

「放了我?」羅貫中吃了一驚,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

「你憑什麼放我?」羅貫中問道。

「我說放就放,那這麼多廢話。」來人吼了一聲

「此話當真?」

「騙你是董卓,死後被人點燈!」那人發下誓言,羅貫中的心又活了,彷彿孤獨的旅人在黑暗的山中看到了村舍的燭光,說不定真有機會活下來,不需要多久,只需要五年,不,三年就可以,他可以把胸中那些鷹揚的人激盪的事寫下來。

「好,我講。」羅貫中喝一口茶潤了潤喉嚨。

「你想聽什麼?赤壁鏖兵還是三戰呂布?」

「講女人。」來人靠在了椅子上。

「女人?」羅貫中有些遲疑,他心中那些三國硌事裡,可沒有多少女人的故事。

「銅雀鎖二喬?這我是不會的。」羅貫中的臉有些紅了,杭州的集市裡,有一些說書人會講這些淫穢不堪的故事。他倒是一次也沒講過,也不願講。

意外的是,來人的臉也紅了一下。

「誰讓你講這個了,別的就沒有嗎?」大鬍子說道羅貫中心動了一下。

「孫尚香?」羅貫中試問了一下。來人搖搖頭,也不知道是有意是無意,手指在他的那把刀鞘上輕輕敲打著,手倒很漂亮,跟那張雜草堆般的堆極不相稱。

大鬍子這一敲,羅貫中不禁有些心亂。

沒想著能活時,他心如止水。現在有了活的希望,他倒有些害怕起來。他這時才明白,原來恐怖往往是希望帶來的。

「講貂蟬!」來人直接令道。

「哦,好!那就是鳳儀亭!」羅貴中下意識拍了下桌子。

「不行。」大鬍子斷然說道,「不要這些老掉牙的,要新的!」

「新的?」

「對!要別人沒講過的!怎麼,你想拿這些破布一樣的東西來敷衍我?」來人一瞪眼,猛的抽出刀,雪白的刀刃架在羅貫中的脖子上。「講的不好,我片刻取你的人頭。」

脖子上傳來的冰意讓羅貫中清醒了一些,自己不是在說書,而是在求生。他一時膽怯了,該拿什麼故事來救自己的命?

對方把刀歸鞘,但眼神像另一把刀盯著他。

羅貫中想起老師施耐庵講的一個故事,現在看來,只能請老師救命了。

於是,羅貫中給這位執刀的茶客講了一個貂蟬的故事。

貂蟬是曹操的一名刺客。」羅貫中喝了一口茶,然後說道

貂蟬是一名歌伎,一名豔絕兩京的歌伎,尤擅劍舞,當她舞劍的時候,天地為之變色,日月為之晦光,想一暏貂蟬劍舞的人,可以從長安排到洛陽。

曹操在一次葬禮上見到了貂蟬,那是他祖父曹騰的葬禮。歸天之時,前來祭拜的人數以千計,不知道誰安排了那一場劍舞

貂蟬劍舞起來時,素衣的賓客們彷彿看到了死亡的色彩,讓人恐怖卻又不願離去,每個人都呆坐在席上,抬頭望著跳躍的貂蟬

「那是龍飛的樣子。」有的賓客喃喃說道

「是后羿射日。」另有人如此說道

跟她的劍相比,她的唱詞才叫驚人呢,開頭的倒還好,不過是屈原的九歌。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餘陣兮躐餘行,左驂殪兮右刃傷。   

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枹兮擊鳴鼓。 」

躲在棺槨裡的曹騰一生為宦,向未殺敵,但身為天子近臣,自然也是為國流過血,在捐陽根時。送他一個國殤的虛名倒也無妨,賓客聽得點頭稱是。但到了後面,金鼓起時,貂蟬的歌詞就走了樣,全是殺人越貨的事情。

「君之寶貨,妾之利劍,以劍謀貨,何不快兮,君之美妾,吾亦愛之,求之不得,利刃露兮……」

那不是騎著馬兒在荒郊野外搶商人的財物,就是衝到村莊,掠人家的妻妾啦。

在座的人聽得頭皮發麻,恨不得叫人把這個妖女叉了出去,但又實在愛看她的身姿,個個只好捂著耳朵,睜大睛睛。

曹操就在那一干人等當中,初始他還靜靜坐著,聽著,越來越覺得血在上湧,湧到腦門時,他猛喝一聲,身子如鷹般躍了起來,一伸手拔出樑上的劍,跳到場中,跟貂蟬一劍一式的比劃起來。大家才知道,曹操的劍術才叫真的好,貂蟬的劍,不過是迷惑心神的道具,曹操的劍,能割開風。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皇。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豔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從我棲,得託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餘悲。

等曹操劍喝起來,貂蟬的聲音就被壓下去啦,只是這歌比貂蟬唱的還不合時宜,鳳求皇跟這滿堂素綿本不相合,想到亡人是從未品嚐人間情愛的去勢人,何況又是曹操的爺爺,那更就加讓人難堪了。

賓客只好把耳朵捂上,生怕這淫曲髒了自己的耳朵和靈感,如果他們有的話。

大家只把眼睛睜得再大一些。

因為十餘個回合,曹操大喝一聲,挑開了貂蟬的衣衫,先是飛衫飛起,後是羅裙脫落,舞到最後,貂蟬幾乎是赤身裸體,眾人都掩了眼睛,從手指縫裡去看,曹操的父親曹嵩氣得手指發抖,卻不知為何也不喝令曹操停手,多半是貂蟬的身姿太過美豔啦,我想,要是曹騰大人看到這一幕,不但活過來,那殘餘的一點小東西說不定也能撐起一片天空呢。

貂蟬劍一揮,割下靈堂中的白布,身子在空中一扭,總算用那素布裹住了身軀。著綵衣的貂蟬固然美,但要找一個比她更美的,當是這一身素衣的貂蟬。只是裹得太嚴了些,劍法益加亂了,不消一刻,曹操一聲喝起,大劍輕輕擊在貂蟬的手腕上。

劍脫手而出,刺穿一位客人的頭巾,嗆的一聲釘在了木柱上。

「你的劍,殺不了人。」曹操說,伸手扶起了貂蟬,「但能惑人。」

貂蟬就此成了曹操的人。那一夜特別的短。

誰也搞不清楚,她是怎麼來的,是那個客人請來的,總之不會是一個懷有善意的客人,誰會在人家的喪禮上請來一位舞刀弄劍的歌伎呢。何況穿的衣服實在不夠尊重先人,想到先人是一位去勢的仁厚長者,這個安排就更不厚道了。

從那天開始,貂蟬就在曹操的府中留了下來,連父親大人的喝斥也改變不了這個結果,曹操帶著她去到郊野的精舍,秋夏教她讀書,冬春同她射獵。

貂蟬央他教劍,曹操反問:「最厲害的武器是什麼?」

「是劍。」她回答。

曹操笑了,「不是。」

「那是什麼?」

「到時你就知道了。」曹操不肯答。

一年後,曹操去了洛陽,帶著她。

「你知道,天下就要大亂了。」曹操說道,言語中卻沒有憂慮,而有些欣喜。

貂蟬知道的,那時候的曹操已經得到了許子將的點評。

「清平之奸賊,亂世之梟雄。」

很多個夜晚,貂蟬醒來,身邊已經沒有了人,她悄然起身,推開門,月夜下,曹操正舞著長劍,仿如一條蛟龍。

不,更像一頭困獸,像這樣心中藏有猛獸的人,如果處在盛世,也只有去當一個賊吧。

只有亂世,才能讓這樣的男人變成英雄。

曹操突然停下了劍,轉身望著貂蟬,眼神如同叢林中的豹目露著凶光。我會在夢中殺人,曹操如是說道

好在,那凶光轉瞬便逝,不然,貂蟬就會害怕得轉身逃走。

「你怎麼知道我來了?」貂蟬為曹操送上風衣,然後問道。

「月亮隱去了。」曹操指著夜空,剛才還明亮的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你的閉月之容可以做什麼啊?」曹操撫著她的長髮說道

「悅君足矣。」貂蟬答道,她沒有想到,她的劍,她的容,不僅僅可以悅君,還可以驚動天下。

「你敢殺董卓嗎?」到了洛陽之後,曹操問道。

「董卓?」貂蟬念著這個名字,那個巨大的陰影襲來,廢帝立幼,淫亂後宮,稱雄京中,為害天下,誰不想殺董卓?

那是頭來自洪荒世界的野獸,身軀如山丘一般,聲音如同銅鐘,眉如山樑,脣如大江,有人說他是羌胡之種,身有熊虎之力,能力開雙弓,時人莫敵,尋常人不要說殺他,就是敢看他一眼,也能稱得上膽大了。

「這世界還有人能殺得了董卓?」貂蟬問道,這洛陽城內想殺董卓的怕是擠滿銅駝街,但誰能殺他?

倒有人殺過,越騎校尉伍孚身著小鎧,內藏佩刀於朝服,公堂之上,躍起如虎,一刀闢向董卓,若是尋常人,十條命便也沒了。可在董卓面前,卻如同兒戲一般,董卓只消一擺手將伍孚擊倒在地。

還有俠氣以聞的袁紹,最終也只能拱刀掛印,狼竄而走。

「這世界上沒有殺不掉的人。」曹操說道,撫著手中的寶刀,如同他撫貂蟬的樣子。

「孟德,你要我去殺嗎?」貂蟬問道。

曹操點點頭,「明天我請董卓家宴。」

家宴擺在廳中,曹操與董卓觥籌交錯,誰也不會想到衣袖下暗藏的劍。

酒過三巡,曹操拍拍手掌,貂蟬豔裝而出,手執長劍,起式而舞。

董卓的眼看直了,長袖之舞他見過不少,這樣江海凝光的劍舞實是第一次。

董卓嘴邊的酒肉橫流,眼睛發出野獸的光芒,是慾望,那永遠填不滿的慾望。貂蟬對望一眼,內心就禁不住狂跳。

貂蟬想明白為什麼沒人可以刺殺董卓了,沒有跟虎豹對視的膽量,又怎麼可能殺死猛獸?

何況,這頭猛獸的旁邊還有另一頭猛獸。

那是貂蟬第一次看到呂布,如果是董卓是虎,呂布就是狼,虎的可怕,在於他的威勢,而狼的可怕,在於他的冷血。

最可怕的人,不在於他能殺什麼人,而是他會殺死任何他想殺的人,剝離了人性,以人的身體行使野獸的慾望,安能不讓人生畏。

洛陽人說,想殺董丞相,得先殺呂都尉。呂都尉不死,董卓不死。

呂布就站在董卓的身後,現在,貂蟬要殺董卓。

至於呂布

「我會殺了呂布。」曹操說道,曹操也沒有騙她,但曹操實踐諾言的時候,已經是六年後。

舞到中場,一聲急促的鼓響起,貂蟬把劍一收,她下意識朝曹操的方向看去。

曹操不見了!

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鼓聲再次響起,如同在催促貂蟬動手,心慌之下,貂蟬高高躍起,一挺劍尖,朝著董卓巨大的身軀刺去。

那一劍刺空了。

呂布的戟橫空擊來,將她的劍掃落在地,慣性之下,貂蟬跌落在地,陪座的人驚慌起身,四下奔散。

「你敢殺我!」董卓怒吼道,「你敢殺我!我相貴無上,安敢殺我!」

董卓咆哮著,轉動肥碩的身軀去拿案上的劍,等劍出鞘時,呂布已經站在他的身邊,戟尖對著躺倒在地貂蟬

「義父,要殺了她嗎?」呂布問道。

聽到這句話,貂蟬就知道自己能活著了。

那是曹操說的。

「當你拔劍刺董時,必為呂布所阻。」曹操先是這樣說的。

「我最近練了一劍,鋒銳難擋,就算呂布出手,也必能刺殺董卓。」貂蟬撫著劍鞘,曹操要讓去做刺客,那就做刺客好了,正如當年有人要她在靈堂之上刺殺曹操。

當日不是她不能,是她突起了情愫。

對董卓,她一百個肯定,不會改變心意。

曹操搖了搖頭,「殺了董卓又如何,殺了董卓,不過是幫呂布成為涼並兵團的首領。」

貂蟬又說:「那我連呂布一起殺了。他要麻煩點,但我以命相搏,未償不能成功。」

曹操又搖頭:「呂布死了,不過便宜牛輔。」

「這也沒用,那也沒用,咱們就別殺了。」貂蟬把劍扔在桌上,抱住了曹操。「我們回譙縣好不好?管他什麼董丞相呂將軍,管他天下大亂。 」

曹操卻推開了她:「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人,我們是要殺的。」

曹操把劍遞到貂蟬手上。

貂蟬接過劍,露出俏皮的笑容:「你要我去,我去便是。」

停了一下,貂蟬又想到那個問題,「要殺又不能殺,那又如何?」

「你不殺董卓,董卓則因你而死。」

這句話,貂蟬更不懂了,她不明白簡單的事情為什麼要這麼複雜,想殺誰,那就殺好了,要殺董卓,就在他肚臍眼開個洞,然後在上面點個燈,必定能夠燃上一年,要殺呂布,就把呂布那雙陰沉的眼睛挖出來。免得讓人害怕。

可曹操說,這世間誰也不能殺董卓,只有讓呂布去殺董卓,這樣,涼並兵團的人才會相互火併。

「可怎麼讓呂布殺董卓?」

「祕密在你的身上。」曹操抬起貂蟬的下巴,「你去刺殺就好了,記住,別真把人殺死了。」

這宴廳之上,曹操已經不見了身影,此刻,他當騎馬縱奔吧,興許連城門都已經出了。他終要走了,留貂蟬在這裡。

「失手之後,呂布若一擊殺你,你必死,若只挺戟相問,你命活矣。」這是曹操最後跟她說的話。

貂蟬不懂其間的道理,人都說女人心海底針,但男人的心思,又豈是海可以比擬的。

但她此刻怕是懂了,從呂布的眼神裡,她看到的不是殺意,而是慾望。

呂布只問不殺,戟下已經有情,董卓回過神來,初始的憤怒卻已經消了一半,劍一揮,把旁邊一個無辜侍酒的婢女給砍翻在地。

董卓哈哈大笑,竟然怒意全消。

「把她帶到我的府上!」董卓指著貂蟬說道

未完待續……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

  • 咪咕靈犀速記助力2017環球網財經峰會

    咪咕靈犀速記助力2017環球網財經峰會

    12月28日下午,由環球網財經頻道主辦的「2017環球網財經峰會」在北京伯豪瑞廷酒店盛大開幕。本屆峰會站在全球視角,力邀極具國際影響力和領導力的經濟學家和知名學者齊聚一堂,共同探討中國企業在「新時代下

  • 2018-04-10

    2018-04-10

    歷史離我們數千年,仔細去了解又會覺得一切發生就在眼前。現代人想去了解歷史大多是看書極為枯燥。也有更多是通過影視劇來了解歷史。雖然,很多影視劇都在演繹歷史,但,不代表就是全面真實。歷史上有很多殘酷刑罰無

  • 湖面碧波盪漾,是深藍色的!

    湖面碧波盪漾,是深藍色的!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在機場的車站。如果你是個窮人,但是你酷愛旅遊,那你開啟這篇文章就開啟對了,來徐州就來對了。因為徐州是一個適合窮遊的地方。如果你不是開車的人,那麼你坐火車來到徐州,從火車站下車,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