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借力大灣區 中山挖掘內生動力


兩會進行時之圓桌

粵港澳大灣區的出現、深中通道與港珠澳大橋的開建等,讓中山從小城迅速走向粵港澳珠西樞紐及粵西粵東連線處的舞臺。市政協香港組提交的方案專門針對中山如何迎接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與挑戰給出了系列建議。有香港委員從中山香港的已有資源著手,提出中山在人才引進、設計、文創、健康、金融等領網域中,可與香港互惠互助。

●提案名:《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給中山市帶來的戰略機遇,在大灣區城市融合中挖掘經濟發展內生動力》

●提案人:中山市政協香港

把握粵港澳大灣區戰略機遇


在融合中挖掘發展內生動力

中山市政協香港組委員在提案中認為,雖然中央政府還未出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藍圖,但中山市應發揮地緣、人文、產業特色,把握粵港澳大灣區戰略機遇,在經濟社會等各領網域提早謀劃佈局,在大灣區城市融合中挖掘經濟發展內生動力,推動中山經濟社會加快轉型發展。

目前,中山的經濟實力在珠三角九市只處於中等水準,而且已陷入四個「難以為繼」:以傳統專業鎮為主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以土地擴張為主的粗放發展模式難以為繼;以鎮區為主導的發展模式來落實創新驅動發展難以為繼,對高階要素的吸引力和承載力不足;以現有城鎮空間佈局建設宜居城市難以為繼中山市只有融入大灣區城市群,在大灣區的資源整合、優勢互補中獲得經濟發展內生動力,中山市的經濟社會才能可持續發展。

而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融入大灣區城市群,是中山市破解四個「難以為繼」的重大機遇,深中通道的經濟社會效益將獲得大幅提升。包括中山在內的珠三角九市,與香港、澳門地緣相近、人緣相親,長期以來有著緊密的交流互動,讓中山受益匪淺。未來,隨著港珠澳大橋、深中通道、廣深港高鐵等專案落成,中山除了在產業方面從灣區獲得更多合作機會外,還可以在跨境旅遊、特色金融及科技創新等多方面獲得新合作,為中山經濟社會發展注入更多新動力。


中山市而言,深中通道的意義不僅是方便中山深圳的交流,而是著眼於整個珠江西岸,大幅度縮減了湛江、茂名、陽江、江門、澳門和珠海到深圳的時間,中山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地位也會因此大幅提高。確切地說,珠江西岸城市群將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獲得區網域競爭力的提升,中山正是撬動整個珠江西岸城市群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支點。

同時,挑戰仍在。提案指出,中山需與多個城市同時競爭,如東莞、惠州等,中山只能算是第三輪受益城市,但營商成本比東莞低,未來必須努力爭取承接較多的深圳產業轉移。中山與周邊城市群的融合度現在仍然很低,與珠海、江門三市的合作並沒有實質性融合。如涉及到跨界交通斷頭路的問題、財政與公共福利的問題等,珠中江三市合作鮮有進展。連中珠江三市一體化都無法實施,中山又如何融入灣區城市群?

把翠亨新區坦洲鎮作為對接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橋頭堡

提案中建議,中山應合理確定自己在灣區城市群的定位,避免造成資源浪費甚至灣區城市之間產生惡性競爭。另外,近幾年中山城市環境宜居水準明顯下降,這與「珠三角宜居精品城市」定位明顯不符,更不符合灣區宜居性的要求,中山市政府應下功夫改進。

此外,在與香港的合作上,提案建議,中山應設立專項基金與香港高校合作建立中山產學研基地,充分利用香港高校科研人才和成果,同時以高科技及應用科技為主題的香港科技園應該與中山火炬區健康基地等保持緊密合作。在隨著港珠澳大橋及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通車等背景下,把翠亨新區和坦洲鎮作為中山市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兩個橋頭堡。同時,借鑑港澳「小政府、大社會」的先進管理模式,通過吸引港澳地區高階服務業來中山,提高中山的發展等級。除了港澳資源,中山還可以發動海外華僑支持中山市建設粵港澳大灣區。

本版採寫:南都記者 蕭倩苑

本版攝影:南都記者 吳進

建言

留住人才,才能留住企業

「前幾年說中山要創新驅動,實際上關鍵還是人才」,林至穎說,中山在產業上將會接受廣州、深圳製造業轉移的部分功能,也有很多港澳及海外的鄉親,對中山而言是國際資源。粵港澳大灣區除基礎建設、產業轉移外,下一步跟香港澳門一起(融合)的話,人才是重點。現在香港也有很多年輕人需要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中山很多鄉親的二代、三代也在香港中山將來是不是也可以作為香港年輕人圍繞粵港澳大灣區裡進行工作、創業,這些值得考慮。

那麼,如何去吸引這些人才?林至穎認為,中山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如宣傳中山對於他們有什麼機會,配套工作要做好,生活、醫療、學業方面,制度有所差別,香港的保險、社保也不能在中山使用,這些配套需儘早規劃,迎接香港、澳門青年來中山創業,融入粵港澳大灣區。他以金融舉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有著較大資本優勢,很多中山企業也需要國際化,需要更多金融工具繼續產業發展,靠中山自己來做,現在才去培養國際化人才,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為什麼不可以直接去對接港澳地區的人才,是不是通過港澳地區作為一個跳板,把很多國際人才引進過來」。

他注意到,人才能否留下來很關鍵,「留下來不僅僅是企業,更關鍵是能不能把一些研發、設計,特別是專利的東西留在中山,而不是可能借中山的低土地成本、低人力成本等,發展一段時間,企業就走了,沒有什麼東西能留在中山。」他建議政府需要做配套的同時,還需要出更多留住人才的政策,也要對這些企業提供幫助與引導,要精準地找準產業。

錯位發展,未來三年很關鍵

在產業建議方面,林至穎表示,香港有兩個產業特別能幫中山,一是設計與產品開發。香港很具優勢,很多國際品牌在港設立設計中心,如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是亞洲地區優秀的設計學院,每年培養人才,做的專案對中山製造業轉型更新有幫助。但感覺暫時還沒這樣的專案與香港對接。二是文創產業。「如香港的電影、本土文學,也是在廣東地區有優勢。其實,中山是人文水準相對較高的地方,看能不能結合。中山有影視城,是否可以與香港的電影更好結合在一起?香港拍電影要不缺錢要不缺地方,場景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中山那麼多地方,是不是可以讓他們用,人文這塊很有想象空間」。

他還認為中山從一個小城市在港珠澳大橋、深中通道等基建下,變成目前的中心樞紐,發展路線可以借鑑香港的歷史經驗,「過去,香港100多年發展歷史中,只是一個小島,經過一系列的‘流’———人流、車流、物流、資金流等流動,通過的機會就會發生。以前,中山沒有深中通道,沒有港珠澳大橋,沒有高鐵,最近兩三年開始打通了。我反而覺得我們錯失了過去一段時間,未來三年非常關鍵,要把握住這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很多‘流’陸續經過中山,各部門要抓住機遇,無論是幫助企業也好、中山人也好,還是吸引外面的人留住人也好,來做發展。」

中山原始基礎好 服務意識貼近港澳

對於中山相比其他城市的優勢,楊凱山說,中山在過去40年開放時間,早期進來的就是港資企業。「當時中山的交通也很方便,反而東莞、深圳等地比較原始。40年前中山的基礎較好,吸引很多香港企業,後期我國臺灣地區以及日本等地的企業也入來了」,他指出,綜合來說,中山優勢是城市基礎好,人文、政務環境好,各級領導、職能部門的服務意識也接近港澳——— 為社會服務,為企業經濟發展出心出力。

香港優勢方面,香港的金融業、貿易發展、物流業等行業比較發達,中山裝備製造業更有優勢,兩者可以想辦法結合。「香港有健康科技產業優勢,對於中山未來也是支柱產業。目前,香港有多所大學,如香港大學有西醫研究,中文大學有中醫研究等。研究適合中山在健康科技產業方面的共同合作」,他指出,未來港珠澳大橋及深中通道開通後,中山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心點。深圳、東莞土地成本比中山高,深中通道通車後還是比深圳、東莞要低,港珠澳大橋開通後中山的土地價格也會比珠海便宜,這是優勢

同時,中山的產業鏈基礎比較好,上下游基礎中供應鏈比較發達,再加上中山一鎮一品基礎也不錯。中山一直是宜居城市,這點相比深圳東莞,後發優勢更強。至於如何留住人才,楊凱山認為解決人才後顧之憂,如生活環境、小朋友讀書環境等很重要。城市要有創新型發展,讓人才進來的同時,政府多給一些政策,讓年輕人在這裡能發揮潛能,才可以留下。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