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雪球電影即將開拍!監製:黃嶽泰


香港金像獎前主席文雋說:「今天香港電影攝影師中有一半都是黃嶽泰的徒子徒孫」,從早年我們熟知的動作片經典《黃飛鴻系列》、《新龍門客棧》到近些年的票房新貴《投名狀》、《十月圍城》和《畫皮》均出自他的手筆,並且近些年他還頻繁的活躍在電影創作一線。

黃嶽泰生長於一個電影世家,自小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他的父親黃捷是五、六十年代香港著名的電影攝影師(曾拍過《如來神掌》、《黃飛鴻》等電影)。黃17歲入行,20歲獨立掌鏡,至今已完成電影拍攝超過150部,期間與吳宇森、林嶺東、洪金寶、成龍、袁和平、許鞍華、徐克、陳德森、陳可辛等多位知名導演合作過。

黃嶽泰是在香港電影界屬於泰斗級人物,他是香港電影攝影師協會永遠榮譽會長,也是獲得最多金像獎最佳攝影提名和獎項的人(9屆金像獎最佳攝影),更是第一個三連冠的金像獎得主。《宋家王朝》、《不夜城》、《戀之風景》、《投名狀》、《畫皮》和《十月圍城》等這些為行業內外津津樂道的電影均出自他的攝影之手。他是香港著名攝影師敖志君的師傅,是攝影師出身的導演劉偉強以及馬楚成的師公。金像獎主席文雋講過,「香港現在一半以上的攝影師都是黃嶽泰的徒子徒孫」,黃嶽泰在業內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黃嶽泰說,自己的攝影風格就是沒有風格,「很多人總是說我一直在拍攝不同的片種,其實這個應該是攝影師具備的能力,不能把自己定型在某一個型別裡。」面對器材,他又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為24幀/秒已經過時,48幀才能帶來拍攝上的自由。

雪球電影:您近些年好像和一些年輕導演電影挺多的,工作的方式 、方法近些年有什麼變化嗎?

黃嶽泰:現在年齡大了,覺得最踏實的還是在國內輔助一些年輕導演,所以現在也是有很多老闆來找我。因為年紀大了,自己的脾氣已經沒有年輕時的霸道,懂得要留一些空間給年輕人發揮,如果有些錯的,或者我認為不適合的也會給些建議。就好像拍攝長鏡頭,有些導演就想拍攝一些長鏡頭,但是很多片子不適合,就要給出一些建議。


在劇組工作需要的就是效率,尤其是拍攝所謂的商業大片。所以在劇組需要什麼裝置,就需要馬上能夠準備好。並且拍攝商業片,攝影組一定要分組,比如拍攝《鮫珠傳》,我們主力就分A、B組,A組拍文戲,B組拍動作戲,外景我們就派出了C組。現在所謂的大製作,攝影組全都這樣分配,不然趕不上速度。 

《鮫珠傳》工作照

並且在我的組裡,攝影器材準備上會應有盡有,大中小炮我都會準備,拍攝器材上我都是儘量爭取A組能掌控三臺機,兩臺給B組拍動作。所以很多演員喜歡和我合作,一個動作他們不用反覆的去表演。其實東方演員在表演上普遍沒有好萊塢演員厲害,好萊塢演員對於一個動作,不管拍多少遍,他們可以做到條條動作相同,而不像東方演員,而容易出現NG的狀態,所以這對效率來說也是非常麻煩,而我用三臺機位,演員走一次我就可以拿到三個景,這樣對於效率來說也非常快。


除非涉及到特效內容,我拍電影很少畫分鏡頭,只有特效鏡頭才會去和特效公司溝通去繪製故事版或者視覺預覽。其實我也經常鼓勵一些導演不要太依賴分鏡頭,到了現場,不同的演員演起來感覺是不一樣的。我的習慣就是演員不化妝、不梳頭,先來排戲,在排戲的過程中感受,這樣導演也能和演員有個很大的溝通。演員的走位可以非常自由,按照舒服和習慣的方式去表演,我認為這是非常關鍵的。排完戲,攝影助理就會在演員走位的地方做下記號,拍攝就有了依據,就去準備布光,在好萊塢也是這種工作方法的。在拍戲的時候現場的感覺非常重要,但感覺這個東西是很難說的,沒得教,技術可以教,感覺這個東西是上天給的,後天只能靠自己去培養。

雪球電影:如何為一部戲定下攝影風格

黃嶽泰:我的攝影沒有風格,很多人總是說我一直拍攝不同的題材,其實這個應該是攝影師具備的能力,不能把自己定型在某一個型別裡,因為定型之後很難翻身。電影的題材是無數的,攝影師為什麼要給自己定型?所以要自己檢討。我拍的戲,動作特別靈敏,鏡頭運用特別靈活,因為我受快門影響是關鍵,所以我的速度可以比人家快一倍,就是48幀一秒才是正常格,搖起來會流暢很多,有些機器沒有調快門的時候我就用48幀來拍,這樣每一幀的畫面都是流暢的。

什麼題材的戲都離不開演繹的基礎,那就是人和人的故事。電影風格應該從電影本身出來,演員班底和主創人員班底不一樣,拍出來的同一個劇本就應該是不同的風格,而風格是從電影班底組合產生出來的。所以某個情形下,都要和場景設計、美術有非常好的溝通,要非常精準的知道景是什麼樣的,色調是怎麼樣的,需要光怎麼樣去配合。

《投名狀》劇照

雪球電影:在拍攝的時候,如何選擇構圖?

黃嶽泰:你把鏡頭焦點對到哪裡?給觀眾看的是什麼?是情節還是人物,或者攝影機移動有什麼含義?其實最關鍵的是要有內容給觀眾去想象。我半生都是活在攝影機的框框裡面,也是一直在鬥爭中怎麼逃出這個框框。在構圖的時候,我要讓觀眾想象那個框框外面是什麼東西,這才是我選擇景別的關鍵。

攝影機拍攝的不是「攝影」,而是拍電影,拍電影就是拍戲,戲拍出來就是攝影師最高的境界了。戲的內容在看劇本的時候覺得已經很好看了,那怎麼用畫面把這個故事講出來,這個才是每一個攝影師一生都要學習的。拍近景是為了表現人物臉上的戲,他們戲交流的時候太快了,全景來說戲劇性會跌下來的,一個戲,有很多導演覺得我全片不要拍特寫,但是久而久之,就會發現小特寫上在表現人物跟人物情感上面弱很多,觀眾對角色的投入也減低很多,所以該用特寫的時候還是必須要用。因為你要對觀眾裡面所投放的情感要被觀眾吸收,那場全景必須是場面的介紹,那個場景是怎麼樣給你看這個世界,這樣子,再切進近一點,再切進一點那裡應該知道那個環境是什麼樣。

《十月圍城》工作照

雪球電影你認為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好的攝影指導?

黃嶽泰:多看電影,我到今天也是,不是在拍電影就是看電影。還有就是最關鍵就是你要了解,無論拍攝什麼題材,無論是拍攝現代的還是古裝戲,都是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所以你要留意生活裡面人與人之間的性格衝突,那就是你看懂戲劇衝突的關鍵。

技術可以教,但是一個人對電影的感覺沒有辦法教,但是後天可以去自己培養。怎麼去培養呢?比如你走進一家餐廳,這個餐廳給你什麼感覺,你就要去觀察他們的如何布光的,如果是你,你在需要這種感覺的時候又會如何布光?機位放到什麼角度?所以做攝影自己要有培養意識。想了解電影投資諮詢:wangke93022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