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雷佳音:你得習慣一直努力,但一直平凡


你得習慣一直努力,但一直平凡

文 | 悟恩  圖 | 網路

00

其實,在《我的前半生》以及《繡春刀2》之前,我已經看過雷佳音的作品,那就是《黃金大劫案》。

只是在腦海中,壓根兒就沒把陳俊生和「小東北」劃上等號。看完了,也不知道原來是同一個人。


可想而知,雷佳音有多普通。

普通不是說他長得不好看。

而是,好看,但也不能說有多帥。

這種「沒有特點的特點」,在英俊小生層出不窮,甚至連醜痞的坑都被填滿的演藝圈中,實在成不了拿得出手的潛質。


唯有靠老天與演技了。

01

雷佳音算是個「問題少年」。

1983年,他出生於鞍山的一個普通家庭。

父親1米86,母親1米58。父親做工,母親失業,一家人擠在一個只有14平米的小家。

作為一名東北人,雷佳音不愛打架,但愛泡妞。

結果因為早戀,他和小女友的家長都被學校「請」來。

女友怯了,提出分手。

雷佳音有些崩潰:讀書讀書不行,戀愛戀愛不行,遂自暴自棄:不念了!

還坐言起行,向父母攤牌:「爸媽,我不念了。」

父母規勸,責罵,換來的只有雷佳音的「寧死不屈」:不念了!

父母沉默了。

雷佳音以為得償所願,正自鳴得意,卻見母親忽然站起來,飛快地朝門外衝,這才把雷佳音驚到了,一下撲到地上拽母親的腿:「媽,你別走,你別走,我錯了!」

此時,母親卻望著門外,說:「你們別拉著我,你姥爺喊我回去呢!」

雷佳音聽到這句話,感覺天都要塌了:「我把我媽逼瘋了!」——因為他的姥爺早就去世了。

多年後,雷佳音對這場頗具戲劇色彩的「雷家鬧劇」,仍然歷歷在目。

02

萬幸,母親沒有瘋,冷靜下來後,還看開了。

但雷佳音輟學在家終究不是個辦法。才15歲啊,總不能吊兒郎當,無所事事地混日子吧?

於是提議雷佳音去上個學模特的中專,還說「等你上完學回來,我們開個服裝店,我來做衣服,你就給我做模特吧……」

或許母親的這句話在雷佳音的心裡起了作用。

所以,當有一天,聽廣播說瀋陽某校要到鞍山來招模特時,他就去報名了。

那時雷佳音已經1米79了,自覺硬體條件還行。

想不到的是,竟然初戰告捷——他被當時的著名演員呂曉禾看中了。

而後,雷佳音被瀋陽藝校錄取,學表演。這在當時還成了鞍山當地的新聞,連報紙都上了,標題下的是《一個被呂曉禾相中的幸運兒》。

雷佳音有些懵,也有些沾沾自喜,這起點,不能再高了!

03

然而,這個幸運兒,去學校報道的那一天就傻眼了。

父親也是。

那是藝校建立的第一年,校園都是一所幼兒園匆忙改建的,條件很簡陋。

但父子二人都沒有退縮。

雷佳音後來回憶說:「當時我爸想的就是,不管條件咋樣,就當是送我上個託兒所,託上三年,長長個兒得了。」

父親看來,演員這條路,大抵是走不通了。

此時的雷佳音,卻莫名其妙地有了開竅的徵兆。或許也是因為,他心底就是喜歡錶演的,雖然這種喜歡的浮現,是在他毫無退路的情況下。

舞臺,練習室,表演課……他第一次意識到了,這些就是他的理想。

此時,他清楚父母已經傾盡所有,也知道自己在這個圈子毫無資源,所以總是對著自己說:「雷佳音,你必須拿第一,因為只要你拿了第二,你一樣會被淘汰。」

他是真的努力了。

據恩師呂曉禾回憶,雷佳音真的非常非常用功,別人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練功,他都要比別人早一個多小時起床練,藝校三年,雷佳音靠著自己的努力,每年都是全校第一名。

第一次拿了第一,雷佳音掩不住興奮給父親打電話:「爸,你來看我期末匯演吧,我得了我們學校第一名!」

父親在電話那頭愣了幾秒鐘:「你那個學校是個什麼學校,能讓你拿第一名?」

叛逆少年忽然用功讀書且成績亮眼,連父親都不相信了。

04

進入上海戲劇學院,雷佳音更加體會到了自己的渺小。

上戲帥哥太多了。他自以為還不錯的外形,在帥哥如雲的上戲,基本跟雞進了鶴群差不多。

就連雷佳音引以為傲的身高,也不過是這裡的平均值而已。

大一的一天,雷佳音穿著T恤褲衩,鬍子拉碴,蓬頭垢面地在食堂吃飯,同班的幾個女同學拿著一張報紙跑過來,「你們看,你們看,胡歌師兄好帥啊!」

那時,胡歌讀大二,是雷佳音的直系師兄。

雷佳音看著報紙上的「李逍遙」,也不禁感嘆:「師兄太帥了!」

這樣的事實,讓雷佳音進一步認清了自己。

他知道,自己沒有「帥」這個敲門磚,唯有拼實力了。

於是更加勤奮:練功永遠比別人早起,作業永遠比別人早交;

一部部電影地看,拼命琢磨別人的演技。

結果,他成了宿舍四個窮小子中最勤奮的,也是當時上戲的前四名。

成績好,但沒顏值,就不能像別的同學那樣有很多的戲接,有廣告拍。

只能各種走穴。

年底,是雷佳音一年中最開心的時段:

各個公司辦年會,他就去給人家當主持人,間或唱首歌,演個小品。有時候坐火車去,坐火車回,除去開銷沒賺多少,但想著能靠一己之力賺錢,不再需要家裡補貼,便很滿足。

05

畢業時,雄心勃勃的雷佳音去了北京,他的第一志願,是話劇的最高殿堂:人藝。

開始還挺順利,一路過關斬將,到三試時,只剩下了七八個孩子。

進入考場,抬眼一看,面試官全是他的偶像:藍天野、楊立新……都是話劇界的泰斗。

藍天野老師問他:「雷佳音,我們人藝一直有曲藝的傳統,你會曲藝嗎?」

雷佳音懵了,他從來沒有接觸過曲藝的東西,但為了理想,豈能放棄?!

於是果斷來了一段二人轉……

果不其然,他被淘汰了。

打擊固然是有的,但不能被打敗。

雷佳音很快調整自己,人藝不行,就回上海。

他去了同樣是話劇的頂級劇院「上海話劇中心」,併成功入選。

雷佳音後來開玩笑:「人藝的打擊,讓我有了新的抱負,就是要為我們上海的話劇事業奮鬥終生!」

之後,雷佳音開始演話劇,一演就是五年。

也正是這五年的舞臺磨礪,令他對錶演有了深刻的體悟,積累了豐富的舞臺經驗。

1800+個日夜的沉澱,為他日後成為實力派演員,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06

2010年,雷佳音開始向影視方向發展。

從最初的龍套,逐漸更新到配角,主角……然而,角色更新了,大紅大紫的時刻卻一直不來,只能在演藝圈中混個臉熟。

直到《黃金大劫案》裡的「小東北」。

雷佳音確實對《黃金大劫案》抱有很大的希望。

導演是甯浩啊!那個可以說開創了國內黑色荒誕喜劇風的《瘋狂的石頭》的導演啊!

所以,在等待《黃金大劫案》上映的那段時間,雷佳音每天期待的都是自己終於火了的場景:海量粉絲、聚光燈、獎盃……

意淫並非毫無根據,因為《黃金大劫案》上映前,影評人已經給出一致好評:導演好,編劇好,演員好。

「我鞍山孔劉」,終於要紅了!

他以為。

可惜,紅沒有來,尷尬卻來了

5000萬的預算,票房1.54億,《黃金大劫案》雖然賺了點小錢,但對比甯浩之前的《瘋狂的石頭》,收益率卻不如人意。

錢還算不上什麼,最主要的前後兩極化的口碑:

上映前,一水好評;

上映後,卻被觀眾定義為「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雞肋之作。

豆瓣評分也僅僅是6.8 的及格分。

甯浩就這樣敗走麥城,而雷佳音,則成為作陪的那一個。

他憑《黃金大劫案》拿到了長春電影節的影帝,卻沒紅。

那是雷佳音覺得自己離「紅」最近的時候。僅一步之遙。

雷佳音,挺背的。

07

是的,朋友們都說雷佳音挺「背」的

——2013年,他接了一部大戲,郭寶昌導演的《翻手為雲覆手雨》,他演男主角。一個名醫,從20歲演到了50多歲,外界非常看好。

結果呢?當時的另一個男主角ZM陷入醜聞,而投資方也出了些變故,這部戲黃了;

——2014年,他出演了一部備受期待的作品《愛情諜中諜》。

結果呢?搭檔YD的「週一見」事件讓這部戲石沉大海。

接連痛失兩部大戲,加之行業鉅變,IP劇風起,各路小鮮肉被重用,各種綜藝真人秀層出不窮……身為老臘肉的雷佳音,又陷入了左右為難、自我懷疑的尷尬境地。

這種尷尬,在他2015年拍《白鹿原》的時候達到了頂點。

雷佳音坦言:「當時面對鏡頭說話的時候,我是那麼不自信,那會兒一看就是一個病人,我當時真的就是酗酒。因為有家人生病,有家人離去,突然覺得生活怎麼對我這樣。」

他抑鬱了整整一年,甚至懷疑是不是演員這條路選錯了。

所幸,《繡春刀2》救了他。

拍時是苦的。從沒拍過動作戲的他要親身上陣,加上日夜顛倒,飲食不規律,內心煎熬,身體狀態非常差。

這一切,被國術教練看在眼裡,於是用超高強度訓練他。

白天練完下午練,精神好時練,精神不好時更要練!

結果,到了晚上回到酒店,雷佳音累得連腿都抬不起來了

躺在浴缸裡,他罵自己:「你就是一堆扶不上牆的爛泥!」

所幸,也是每天八小時的訓練,讓雷佳音從抑鬱的狀態中慢慢解脫出來。

行動是對治情緒的良藥,誠哉斯言。

08

接著,便迎來了《我的前半生》的熱播。

那個從一開始被人唾棄的渣男陳俊生,到後來成了不斷圈粉的「前夫哥」,終於成就了雷佳音。

曾經幻想的影迷要簽名的場景,終於成為了現實。

此時,已是十幾年後。

人紅後,更累。

他經常一天接五六個通告,每天只能睡2、3個小時。

面對記者問他會不會太辛苦時,他說:「苦不苦得沒啥,總算是演出來了。「

「像我這種演員,可能稍微一不留神在家睡個懶覺,觀眾就把你忘了,所以我必須要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時不時地讓大家看見我。」

是的,正因為來之不易,所以特別珍惜。

事實上,雷佳音出名後與出名前並沒有什麼兩樣。

他不裝,因為把自己看得很淡。正如他接受《非常靜距離》訪問時說的:」誰說明星就非得就是有距離、高高在上,然後只能在電視上見到?我覺得我就是一個正常的,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人。

在因為陳俊生一角爆紅後,他接受過各種專訪,均表現出來兩點:

坦言在沒紅之前很想紅;

在紅了之後也坦然承認自己紅了,對沒紅但很想紅的時期也毫不避諱;

沒有為了彰顯與拔高自我而對過去諱莫如深,也沒有爆紅之後的得意忘形。

這很難得。

當然,雖然常常自嘲以至自黑,但雷佳音的骨子裡,還是自信的。

誰也不可以抵擋我有魅力,誰也不可以阻擋我」,這也是他在《非常靜距離》訪問時說的一句話。

這句話,就緊隨在「我覺得我就是一個正常的,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人」的後面。

謙卑,且自信。

自信,且清醒。

這是一個經歷過風雨砥礪,厚積薄發的人,給出的關於如何成長,如何成就的答案。

而雷佳音的故事也告訴我們:

誰都會經歷風雨,但誰都不知道最終能否見到彩虹。而這不能成為我們止步不前的理由,因為我們不知道,運氣,在哪一個時刻會到來。而在它到來前,得先習慣:一直努力,但一直平凡。

我是悟恩,祝好運。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