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花開1000年,花落1000年,花葉永不見——靈魂擺渡黃泉


入眼,黃沙滾滾。

漫天黃沙,無花無木,這樣的境地,怕也只有魔鬼能生存下去吧。

古舊的土坯房內,是一個玲瓏剔透的姑娘,人稱 孟婆。

她是第幾代孟婆,沒有幾個人記得了,只有史冊還在一絲不苟的記載著,記載著她的誕生,她的大婚和她的死亡。

從始至終,這都是一個十分悲傷的故事,只有三七一個人開心的接受這一切:傷心的接受孃的死去,憨憨的相信一切都是命數,善良的原諒羅漢無名,並且待他為真心好友,喚他趙吏。


她沒有吃掉惡貫滿盈的強盜,而是把他栽在盆裡養著;她沒有責怪長生不守信用,而是抱著曼珠沙華坐在房前一日一日的等著;她一開始並沒有奢求長生的喜歡,甚至在得知長生有了心上人之後,問他討了畫像,希望能日日看著,變一副討長生喜歡的模樣。

她是孟婆,本該受人憎著,敬著,畏著,可她偏偏生的憨厚可愛,偏偏熬不出一碗甘甜美味的孟婆湯。後來想了想,還是別做出這麼一碗來的好罷,這樣,天真可愛的三七就不用經歷情劫,陰詭的地獄也能留住這份美麗。

八百里的漫天黃沙她是唯一的璀璨,不只是性格,也是靈魂。她熱愛生活,愛那株曼珠沙華更是愛的緊,因為它是這裡與外界的唯一聯絡。

她愛長生也愛的緊,在等他的那些日子,她換了穿著,換了髮飾,換了表情。她捧著曼珠沙華等他,漫漫黃沙之邊已在她心裡頭描出了形狀。


三七,你說我該用什麼樣的言語來心疼你?那日大婚,可是被載入了冥冊中的重要日子,你那黝黑秀麗的頭髮上終於戴了金釵,你終於脫下了那身輕紗,莞爾換了一身瑩縷嫁衣,你雖然詫異,但格外堅定。

我不知你在得知了長生的背叛之後是否有如撕心裂肺,我只知道,看到你眼眶泛出淚滴時,我有多心痛。

你告訴花凝雪希望他幸福,沒有一句怨言,從不曾為自己考慮。有那麼一瞬,我希望你不要再那麼單純,不要再為別人考慮,僅僅想想自己,剩下的辛酸與痛苦,憑什麼要你一個人來承擔呢?他可以不愛你,但不能欺騙你。

被你精心呵護的曼珠沙華碎了,你養了它就該知道它太脆弱,經不起摔打,明明碎的是它,卻傷在你心。

得知一切都是師傅的陰謀之後,長生後悔了;得知長生的身份之後,三七震驚了。

我開始恨那狼心狗肺的道長,開始諷刺這一切,但後來也漸漸明白了,這,怕就是人們口中的命運吧。就像花凝雪對長生說的:「從一開始你喜歡的眼睛就是三七的。」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三七不忍阿香魂滅,悲痛之際,長生以身犯險救於她。看到心愛之人,三七終於爆發,滅了他百門之徒,吞了她生父,她已經足夠勇敢了。

但這還不夠,她要保護長生,因為他們是命中註定,因為她愛他。

曾經的她之所以憨傻,就是因為少了長生這一竅,如今,她就算舍了一身修為,舍了皮囊樣貌,也要把五竅割給長生,你果然憨傻…

她在舍了一切之後,就有了打算,她要遁入輪迴之境,飛出這片黃沙之境,她本就是一個鮮活的靈魂,是時候看看去了。

趙吏不知自己的身份,她記得。她雖然憨傻,但該懂的都懂,該記的,一樣沒忘。她碰了阿羅漢的血,消失在了月夜黃沙之中。即使是死,她也會讓長生記她一輩子。

我總怕她太善良,但後來我知道了,她比任何人都果斷,他們本是一體,所以相愛,但世事滄桑,雖只隔一日,但終究走入了一道鴻溝。即使有誤會,但終究有背叛,他們回不到從前,所以乾脆永不見。

趙吏說:「還不如當初我娶了你。」三七躺在他懷裡,「我不會嫁的,你不是我的如意郎君。」嘴角是笑,三七,對於過去你雖有遺憾,但從不後悔,我明白…

你雖然不後悔,但他卻悔足了。滿天的黃沙從此不再是你守了,過去的寂寞有人償了,如今的你,就算是成了花鳥魚蟲,也自在地活一回吧。

後來,黃沙漸漸平息,一陣陣風過,彼岸花隨著蕩。

轉眼,這裡已經是八百里紅花了,三七,你在哪兒…

「長生,它葉子怎麼都掉了?」「你是不是澆水少了。」

原來,不過是 花開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葉,永不見…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