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為什麼好看的國產情景喜劇「絕種」了?


  情景喜劇,在當下年輕人的話語體系中,又稱下飯伴侶。

  像童年看過的《我愛我家》《武林外傳》《家有兒女》,現在還在熱播的《生活大爆炸》,在《甄嬛傳》沒播出之前,拯救了無數追求儀式感的強迫症的飯點時刻。

  可有個現象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好像近幾年的電視市場,再也沒有一部廣為流傳的情景喜劇出現在我們的視野。有的,只是時不時蹦出的一些看起來遙遙無期,讓人瑟瑟發抖的續拍之作。

  而最後的成果什麼樣,大家心裡也都心知肚明。


  可為什麼國產情景喜劇會在近幾年逐漸衰落呢?

  ——–我是隔絕時代的分界線——–

  第一要素就是英達所引領的情景喜劇人才的後繼無人。


  1992年,留洋回來的英達在電視劇《愛你沒商量》落敗後,憋著一把火開始拉著王朔和樑左研究起了自己在美國看過一種全新劇種,情景喜劇

  這就有了一出生就是頂峰的《我愛我家》。

  自此後,「英式」情景劇如《閒人馬大姐》、《東北一家人》、《候車大廳》等,以幾乎每年一部的節奏成為中國億萬家庭的陪伴。

  可同樣的導演,卻沒有一部能再次達到《我愛我家》的高度。

  按英達如今的說法:「《我愛我家》其實應該是樑左的《我愛我家》。」

  作為長時間處於同一場景下的情景喜劇,在沒有其他影視語言的加持下,情節臺詞便成了最重要的表現手法。

  它需要編劇對生活有足夠的洞察力和對臺詞的把控力,既對應了人物性格,又能回味無窮百看不厭。

  而北大中文系畢業,母親是《人到中年》的作者諶容,父親曾任《人民日報》副總編的樑左,在任《我愛我家編劇前,已經憑藉《虎口遐想》、《電梯奇遇》等春晚小品在業界小有名氣。

  他筆下的人物臺詞,市井通俗,又內涵深刻。他的加入,也讓《我愛我家》的劇本內涵和包袱水準有了明顯提高。

  據楊立新透露,當時宋丹丹的每集片酬大概為1000元,年齡最小的關凌50元,而編劇樑左寫一集劇本是女主角宋丹丹的2-3倍。

  這樣的待遇,給了編劇們更寬敞自在的寫作環境。

  右一樑左

  但著眼如今的國內電視市場,不僅編劇待遇無法和明星比肩,各種不公平的對待也客觀條件上導致了編劇人才的流失。

  除了編劇人才的流失,演員的選擇上也少之又少。

  演好喜劇本來就是一件很考驗演技的事情,而如何讓觀眾在同樣且日常的場景中對自己這張臉不會感到乏味,遠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情景喜劇的選角,要不,就像《武林外傳》一樣,邀請一些演技紮實但不紅的實力明星,或者,像《愛情公寓》啟動新人,可當這些演員一但出名,就不會再繼續出演喜劇

  開發和製作週期的漫長,對編劇和演員的要求,使得情景喜劇無論從製作規模還是商業角度,都難以跟IP劇,流量劇相對抗。

  這種現狀逐漸構成了一個死迴圈 循環,一方面讓投資方因為製作難度過失去興趣;另一方面,電視臺也因為不能帶來好的收視流量不願採購。

  在2006年《武林外傳》播出前,央視其實早就做好了中途換劇準備:"原先與劇組討論過,劇集太長,先放三十集,停一停,看看效果再說。"

  而從2009年播出的《愛情公寓》也是到了2013年的第三季才開始爆火。

  在市場局面尚未定性的十年前,一部情景喜劇的播出對於電視臺來說就已經是一個賭局,更別提如今需要各種爆點刺激的商業市場了。

  這背後,也或多或少反映了國產情景喜劇本身品質的降低。

  一部情景喜劇之所以能經久不衰,不只是一點就爆,更在於它的寓莊於諧,回味無窮。

  《我愛我家》雖說是講一個家庭的日常,但每一集的情節都暗影著對國家過往的影射和對改革開放的前瞻。

  在90年代急速的社會變革中,計劃經濟供養半生的老一代機關幹部傅明不得不轉變思路向市場經濟進發;賈志國和賈志新紛紛投身市場大熔爐,京韻大鼓演員和平女士反映著傳統文化的衰落,就連保姆小張都是意氣風發的弄潮兒。

  而最集中爆發的一段,是中文系學生賈小凡介紹自己的論文備選題目是第三者插足問題,傅明老爺子問她還有沒有別的可選——

  她說:「有啊,比如說有,吸毒、販毒;賣淫、嫖娼;貪汙腐化,行賄受賄;人工流產大家談,少女失身面面觀;性變態、同性戀,小蜜為何傍大款;留守男士和女士,單身貴族生活圈;精神病院的精神病,少管所裡的少年犯——您說我選哪個?」

  老爺子:「算了算了,你還是來第三者吧。」

  這些臺詞,到現在估計刪減個三五遍最後還不能播出。

  此後的「英式」情景劇依舊保持著這種鍼砭時事,以小諷大的臺詞風格。

  2000年的《閒人馬大姐》主要反映的是國企失業潮後老年人的生活,喜劇點是炒股、學電腦、部門分房給領導送禮等一系列具有年代感的情節

  《馬大姐打官司》那集,馬大姐預言國家未來會允許生二胎,銀行存款一年期不給利息。

  而2001年的《東北一家人》則鋪陳了瀋陽一個七口之家的生活,展現了國企改制對普通百姓生活的巨大影響。

  第一集牛繼紅說等到她孩子長大後什麼勞保全民健保都沒了,多學點本事以後養老得靠自己賺錢。

  可到了國內情景喜劇的最後一個巔峰《武林外傳》,雖然也有反映逃稅避稅、造假售假的現實亂象,但大多流於說教,不見諷刺力度。

  與「英氏」情景劇的寫實風格注重臺詞不同,《武林外傳》更多的是方言和演員誇張形體表現的加成,帶著濃厚的新時代網路氣息。

  劇中還時不時地致敬一下《老友記》,比如呂秀才床頭的「六人行必有我師」。

  《武林外傳》的出現,則預告了國產情景喜劇發展的新趨勢:諷刺變少,搞笑增多,內容或多或少借鑑網路和國外。

  但《武林外傳》只是致敬,而《愛情公寓》則完全是「拿來」。

  人物構架與《老友記》雷同,情節從《老爸老媽浪漫史》裡照搬,一些段子也被網友發現抄襲了網路小說,分鏡對比就如同漢化版。

  作為這樣一部「致敬」眾多美劇的「集大成者」,《愛情公寓》的情節設定,處處體現著導演和編劇英語熟練,善於抄襲,欺負當代中國年輕人不會翻牆的優越感。

  而備受吐槽的《愛情公寓4》結束後,國產情景喜劇徹底走入谷底。

  在美國,情景喜劇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已經有了近百年的發展史,他們有更完善的喜劇體系。一些大學有專門開設的喜劇專業,喜劇培訓機構也非常發達。

  但在國內,情景喜劇從出現到如今只能靠自己摸爬滾打。

  在那個家家戶戶還看電視的年代,它作為一種新鮮的影視形式,用戲謔的方式疏解了人們的社會壓力,成為觀眾喜聞樂見的解壓方法。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人獲得樂趣和解壓的管道每天如爆炸般出現在手機螢幕上,口味愈加刁鑽,對情景喜劇市場的需求也已經殆盡。

  黃金時代後,情景喜劇走到今天已是難得,或者說很早之前,中國情景喜劇就已經斷絕。

  到現在,除了曾經那些創作者還在維持著一絲餘熱,大部分行業人士已經漸漸忘記了這一小眾劇種的存在。

  可就算堅守在情景喜劇市場的老人們,也是一來搞不懂當下年輕人的笑點,二來在逐漸逼仄的創作環境中求著生存,投入沒有回報,呼喊沒有迴應。

  最後,只能希望在這一代年輕人保持著對當年情懷的念念不忘中,能得到如今市場有心人士的一絲迴響。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