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與謝娜分手的劉燁,為何娶了安娜


      曾經為謝娜和劉燁的分手惋惜很久。在外界眼中,他倆一個鬧,一個靜,動靜相宜,屬於互補型情侶,像梁朝偉和劉嘉玲那樣,女子的煙火氣會把迷離的男人拉回這這滾滾紅塵,使他們不致於迷失。據說劉燁曾經有輕微的抑鬱症,且在藝術的追求上有時彷徨無助,是謝娜這個開心果,幫他度過了最艱難的那段日子,所以他倆就是大家眼裡的金童玉女。可不知為什麼,青春作伴的他們,明明不久前還在電視上看到,劉燁為在遊戲中瘋狂投入的謝娜加油打氣,忽然有一天,傳出了兩人分手的消息,劉燁找了一個法國女郎,謝娜在節目中淚流滿面。

        當時的我,青春年少,作為快樂大本營的忠實粉絲,喜歡謝娜的鬼馬精靈,自然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與很多人想法一樣,認為是劉燁拋棄青梅竹馬的戀人,移情別戀了金髮碧眼的外國辣妹。

「自此蕭郎是路人」,兩人像兩條再無相交的平行線一樣,開始各自的生活,相忘於江湖。謝娜嫁了比她小几歲的張傑,夫唱婦隨,在娛樂圈闖出一片天地;劉燁娶了法國妻子,生兒育女。

        後來在斷斷續續的採訪中,通過劉燁抑制不住的炫妻,瞭解了一點他那神祕的法國女郎,卻與我當初設想的妖豔賤貨完全不同。她叫安娜,職業攝影師,精通多種語言,曾在法國駐京大使館工作,也曾擔任過電影製片人。一年裡有大部分時間帶著劉燁滿世界地跑,當劉燁又一次陷入焦慮、抑鬱時,她不說教,也不會強行讓他快樂起來,而是帶著他,看山川河流,看大江大海,去看世界各地不同的風景,讓他在大自然中自然療愈;在劉燁的描述中,「冬天的早晨,你會經常看到一個穿著樸素、鼻子凍的通紅的老外女孩兒,騎著自行車,穿過北京的大街小巷」;這個老外,竟然放著老公送的寶馬X6不開,專愛騎電動三輪車,在堵車的北京接送孩子暢通無阻,還說「我不想把開現代時交的朋友給丟了」;身為影帝妻子,卻與普通人無異,對孩子們的要求同樣如此,以至於上節目時,兒子諾一反應鞋子小了,卻被告知「將就再穿穿」;她喜歡中國文化,對中國的一切有一種迷之執著的偏愛,別人給孩子講「公主王子」的童話,她給孩子看「西遊記」繪本。

        如果僅僅如此,在我眼裡,安娜也還只是劉燁的妻子,諾一的媽媽,有點與眾不同的樸素的明星妻子。直到今天早上聽音樂,隨意點開一個帖子,名叫「安娜和她的朋友們.音樂會」,開始還以為不是她,實在不能夠把一個明星妻子與一個樂隊歌手結合在一起。明星的妻子,在我等普通人眼中,不都是打扮的美美的,陪老公走紅毯、坐在臺下給老公加油打CALL嗎?不都是珠光寶氣參加時尚派對、慈善晚宴嗎?如果在此基礎上還能把孩子教育的高情商那更是加分項。可是,這個媽媽有點不一樣……這個叫安娜的女子,除了是攝影師、製作人外,還是個「玩音樂的」——民謠歌手、樂隊主唱,與很多有名的民謠音樂人是多年的老朋友,在夜幕降臨的北京城,在京城一隅的河酒吧,他們一起開音樂會,她的兩個萌娃坐在臺下,安靜地欣賞著媽媽在舞臺上光芒四射,歌聲清澈空靈,如有天簌。


        對了,出歌的安娜竟然沒借老公的名氣造勢?這太不符合娛樂圈的遊戲規則了!哦,我差點又忘了,她不僅是劉燁的妻子,諾一的媽媽,她還是她自己,她是獨立的女性,她活成了自己的樣子,沒有讓世俗的聲音淹沒,沒有在家庭的繁瑣中沉淪,她讓自由的靈魂又一次在民謠的歌聲裡綻放出光彩,無關名利,無關世俗,只是隨心。像她歌裡唱的「森林裡有一棵樹,有葉子,有花,有果食,鳥兒來覓食,風兒來築巢,清朝黃昏,颳風下雨……森林裡那一棵樹,不需要知道自己是一棵樹……」

        此時,我已徹底被這個叫安娜法國女人征服,變成了她的粉絲。

        此時,我恍然大悟,理解了劉燁當初的選擇。

        此時,我已嫁作人婦,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經歷過一些事情,越發理解聽從自己內心選擇的珍貴。


        也許最好的默契,不一定是你在鬧,他在笑,有時是兩個人一起坐在地板上,安安靜靜地聽一首音樂,什麼都不說,但不會覺得尷尬,也不覺得無聊,你知道我的心思,我也知道你在想什麼,就在這靜靜流淌的音樂中,相對一笑,在無聲逝去的時光中,天荒地老。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