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你覺得勇敢是品質,但這位哲人卻認為勇敢的背後是盲目和無知!


原標題:你覺得勇敢是品質,但這位哲人卻認為勇敢的背後是盲目和無知!

一般人會認為勇敢是人的最重要的品質之一,人生由於勇敢,我們創造出了這個世界無與倫比的事物,很多奇蹟也是由於勇敢,才得以建立。當我們說一個人勇敢,實際上是對他勇氣的一種讚美,對他這個人進行的肯定和表揚。但真正的勇敢是不是這樣呢?哲學家是如何看待勇敢的呢?一起來看下這位哲人是如何說的。

曾經有人請教希臘雄辯家狄摩西尼(古希臘雅典偉大的演說家。據說他天生口吃。為了改變這種不利的情形,他口含小石子故意到喧鬧的海濱練習聲力,最

後終於成功):「一個演說家最重要的才能是什麼?狄摩西尼回答說:「表情。」又問:「其次是什麼?「表情。」「再其次呢?」「還是表情。」這個故事很普通,但仍能引人深思。


摩西尼是個著名的演說家,但是他對於他自己所如此推崇的才能——表情,卻不是很擅長。那他為什麼還要把「表情」放在如此高的地位上,而比如吐字明快、語言的獨創等都要重要得多呢?乍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只要深思一下就會悟出其中的道理。在人類的本性中,總是愚昧多於才智的,而做作的表演則往往能打動庸眾的心,這正是巧妙地利用了人性中愚蠢的一面。

與此相類似的便是政治上的勇敢。如果有人問什麼才是政治上最重要的才能:那就應該是「勇敢」了,第二和第三呢?還是「勇敢」。儘管勇敢是無知和無恥的產物,根本不能和其他能力相提並論。然而,它的確可以迷惑和牽制那些佔絕大多數的目光短淺和膽小的人,即使是聰明人,也常常會被一時的糊塗所麻痺。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勇敢在共和制度的國家創造了奇蹟,但在元老制度或君主制度的國家卻表現平平。還有,勇敢從來都是在勇敢者第一次出現時就會有奇效的,後來就沒有什麼了,因為勇敢的行為從來都不能把基於勇敢而做出的承諾予以兌現。

的確,如同有「賣狗皮膏藥」的人為人治病一樣,也有賣狗皮膏藥的人為國家治病的,這類人信誓旦旦要改革積弊,或許能在兩三次試驗裡撞上好運,但他們卻欠缺知識的根基,故而無法持久和可持續發展。


不僅如此,你還會看到一個勇敢的人多次創造出穆罕默德式的奇蹟。穆罕默德讓人們相信,他可以把一座大山召喚到他的面前,他要在山頂上為遵守他的律條的人們祈禱。人們聚集在一起,穆罕默德一次又次地召喚那座大山來到他面前,但是,那山卻一動也不動,他卻一點也不感到窘迫,而是說道:「如果山不肯到穆罕默德這兒來,那麼穆罕默德就只好到山那兒去了。"所以這些人,當他們做出了重大的許諾而又因為失敗而無法兌現時,他們就會把它忽略過去,並且轉變他們的立場,他們不會為此而煩惱。同樣,那些政治上的江湖騙子們,當他們大膽承諾的奇蹟不體面的破滅時,可能也會採用類似這種辦法。

對於那些擁有卓越判斷力的人,膽大妄為的人只是一種作為消遣的笑料,即使對普通人而言,勇敢者也是有點離譜的。如果荒唐是笑料的素材的話,它就會讓你確信,名副其實的勇敢是一定會包含著幾分荒唐的成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勇敢者在失去面子時就會神情萎縮、呆若木雞,而膽小者失去面子時,卻還有迴旋的餘地。勇敢者在相似境遇中,就會進退維谷,就像國際象棋中棋王被困的僵局一樣,雖然還沒有被將死,但卻動彈不得。不過,這後一種適合於寫進諷刺小品中,而不適於寫進較嚴肅的話題裡。

勇敢永遠是盲目的,因為它看不到其中危險和麻煩。所以,把勇敢運用在決策上是非常有害的,而用在行動中則是十分有利的。基於這一原因,對勇敢者應當知人善任,永遠不能讓他們做統帥,而只可任用他做一名副手,而且要讓他服從他人的指揮。

在策劃一件大事時,必須能預見到危險,而在行動時則最好是不計風險,只要這些風險不是太大,不至於造成巨大損失甚至毀滅即可。

哲理智慧總結——

說一個人勇敢,在常人眼裡,這是對這個人的一種讚揚。但勇敢者未必就是一個賢能者。因為隱藏在勇敢者背後的可能就是盲目、狂妄與無知。英國哲學家培根也這樣說過:「對勇敢者應當知人善任,永遠不能讓他們做統帥,而只可以任用他們做一名副手,而且要讓他們學會服從命令和他人的指揮。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