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爛番茄100%、零差評,現象級神劇強勢迴歸


原標題:爛番茄100%、零差評,現象級神劇強勢迴歸

美劇春季檔在4月份繼續發力,4月25日現象級美劇《使女故事》第二季迴歸。

能躲過《大群》,躲得過《西部世界》嗎?能躲得過《西部世界》,還能躲得了《使女故事》嗎??

是時候重拾低階趣味,瘋狂刷劇了。


使女故事》第二季預告海報

使女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改編自加拿大女性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寫於1984年的同名反烏托邦小說,2017年4月26日,第一季在美國流媒體網站Hulu上首播,廣受好評。

第一季釋出一週後便續訂了第二季,可見Hulu對該劇集的無限信心。


這樣的信心可不是盲目樂觀。極具寓言屬性的原著給《使女故事》帶來了某種神蹟,一播出便佔領了美劇的半壁江山。

說它是現象級毫不過譽,《使女故事》是去年美國電視劇最高獎項艾美獎的最大贏家,一舉囊括了最佳劇集、最佳女主、最佳女配、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等重要獎項。

艾美獎第一次將最佳劇集獎頒給了流媒體

它同樣也拿到了今年金球獎的最佳劇情類劇集、最佳女主,電視評論家協會獎(TCA Awards)的「年度最佳劇集」,並在美國導演工會獎、編劇工會獎、製片工會獎、剪輯工會獎這一系列代表美國價值觀、褒獎美國電視電影工業體系匠人精神的獎項中均有斬獲。

使女故事》橫掃各大電視獎項,它的對手是誰呢?絕非弱雞:《西部世界》、《我們這一天》、《王冠》、《大小謊言》、《怪奇物語》…個個來頭都不小。

而《使女故事》大獲全勝,究其所以,是那派末世預言的觸目驚心卻近在眼前。

萬眾矚目的第二季爛番茄口碑已開,延續了第一季的勢頭,爛番茄35連鮮開局,新鮮度100%,MetaCritic均分88。

瑪格麗特的小說內容基本在第一季中展現完畢,新一季將在原著的設定上進行擴寫,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會參與到第二季的編劇工作中,確保內容和思想上的一致性和持續性。

第二季擴大了版圖,會展現上一季未曾深度涉及的殖民地全貌;同時這一季也增加了集數,由10集擴增到13集。

它將在4月25日迴歸Hulu,當天放出兩集,剩下的則在之後一週一集於週三播出。

Will June be free? Let’s wait and see!

第一季最後一幕,女主June被帶到神祕的車裡

001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6歲開始寫詩和戲劇編劇,16歲決定當一名職業作家。她在多倫多大學學寫作,後在哈佛取得英文碩士學位並讀博,研究「英語中形而上的浪漫」。

瑪格麗特沒在哈佛博士畢業,但哈佛所在的城市,馬薩塞州劍橋成為了使女故事的發生地。

文明重鎮淪為荒蠻恐怖之地,那是因為馬薩塞州劍橋在美國殖民時期由神權政治清教徒統治。

哈佛所在之處,在歷史上正是一座清教徒的神學院。哈佛牆曾經就是用來陳列被處死的屍體的警示牆。

在劇裡也成為懸掛反叛者屍體的陳列牆

瑪格麗特哈佛研讀過清教徒的歷史,《使女》作品裡大量挪用了那時清教徒極其嚴苛的清規戒律。

有傳聞是瑪格麗特本人很可能是女清教徒瑪麗·韋伯斯特的後代,這位女清教徒被指控施行巫術,卻倖存於絞刑。

原著小說寫於動盪的80年代,當時的美國處於第二波女權主義運動晚期。

這項思潮在努力爭取性別平等、生育權、墮胎、避孕、離婚、工作權等權利,並試圖讓社會關注家庭暴力及婚內強姦等議題(這些議題放在當下的中國依然沒有過時)

美國的保守主義團體正出面抨擊女權運動帶來的影響。於是瑪格麗特提出假設:

倘若在不遠的未來,保守主義佔領了上風,不僅消彌了女權運動帶來的既有進步,甚至讓女性完全臣服於男性統治,會是怎樣?

這個念頭無疑是大膽而危險的,瑪格麗特已經刻意迴避這個想法有一兩年了。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1984年春,身居西柏林,還被柏林牆包圍的她終於決心動筆。自中學以來廣泛涉獵科幻小說、烏托邦/反烏托邦小說的她,不再回避,開始架墨自己第一部反烏托邦作品。

「一個作家寫不了現實,可以寫過去,也可以寫未來——太陽底下無新事。」

使女故事》初版以及瑪格麗特簽名

002

在近未來的美國,核戰帶來的環境汙染導致全世界範圍生育率跌至谷底,許多地區多年沒有新生兒降生,末日情緒開始蔓延。

一個基於基督教的原教旨主義政權趁機發動軍事政變,武裝佔領了部分美國國土,成立了政教合一的基列共和國(Gilead)。憲法不再受用,《聖經》成為解釋和規定一切的教條。

這個宗教極權鼓吹通過迴歸傳統來拯救末世。迴歸傳統當然不僅指端莊的衣著、嚴格的道德規範、降低碳排放量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種族繁衍。

使女的紅袍象徵誕子的出血

所有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變成身著血色斗篷、頭戴雪色雙翼遮帽的使女,她們被剝奪了工作和財產,禁止閱讀、與人隨意交流、自由出行。

使女的唯一使命就是在每月的排卵期,與主教主教夫人共同完成「受精儀式」,其實就是明目張膽的定時強姦。

拉結見自己不給雅各生子,就嫉妒她姐姐,對雅各說,你給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雅各對拉結生氣,說,叫你不生育的是上帝,我豈能代替他做主呢?拉結說,有吾的使女闢拉在這裡,你可以與她同房,使她生子在我膝下,我便靠她也得孩子。

——《聖經•創世記》第三十章1-3節

為了神聖化整個「儀式」,在誦讀經文之後,主教受精時要求不帶情慾,無關肌膚不得裸露,並在主教夫人膝下完成交合。

「儀式」感十足

使女受孕成功,主教夫人也需得承受懷孕之苦,甚至使女臨盆之際,主教夫人也要(假裝)生產。

誕下嬰兒的使女,派到下一個主教家裡,又是新一輪定時強姦。

如有反抗,有的實行割禮,有的挖去眼睛,或者被迫互相施以石刑,再不濟送去殖民地,暴露在輻射裡。

用女主角June的話說,她們淪為了「行走的子宮」。

不僅是使女,這事實是一項預先謀劃的針對所有女性的迫害。

女人被分為三六九等:

主教夫人身著藍色,象徵純潔的聖母瑪利亞;

使女紅色象徵誕子的出血,是生育和效能力的標誌(白色遮帽是為了限制使女視線,必須轉向正面才能見到對方)

嬤嬤負責訓練和監督使女(實則是對使女進行蕩婦羞辱和身體酷刑),穿褐色衣服;

瑪莎是年齡大的不育女性,成為僕人,著綠色

社會階層較低的男人的妻子是執帚,穿條紋。

分別是:主教夫人、瑪莎、使女、嬤嬤的服飾特徵

使女要遵從變態的命名系統,自己原本的名字被拋棄,變成由字首「Of」+主教的名字,易主之後名字相應更替。

女性完全淪為男性統治階級的附屬品。

003

使女故事》的反烏托邦設定算是做到了極致。

有部每隔幾年火一次的神(經病)片叫《女兒國的傑基》,設定完全倒置,同樣推向了極致。

2014年法語片《女兒國的傑基》

在高度軍事化的布布妮人民共和國裡,女性擁有極大的權力,是社會階級的主宰,擁有軍隊,可以發動戰爭。

而男性要穿斗篷帶頭巾,煮粥侍奉家裡。所有未婚男人的願望都是嫁給獨裁者的女兒。人生三件大事:「結婚、喝粥、向聖馬禱告」。

影片戲謔荒誕,有所指的諷刺力度,可謂歎為觀止。但在插科打諢之後,在嬉皮笑臉之後,除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嚴肅性便所剩無幾了。

使女故事》為什麼令人不寒而慄。因為仔細一琢磨就會覺得那個高壓社會也許正在來臨。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和她的自畫像

瑪格麗特的自我要求是:

我寫作有一個規矩,就是我書裡的每一個情節,它不能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不管是科技也好,什麼也好。我的書裡沒有虛構的物品、虛構的法律、虛構的暴行。

人們說,上帝隱藏在細節裡。沒錯,但魔鬼也一樣。

「受精儀式」來自臭名昭著的納粹「生命之泉」專案(Lebensborn)

1935年的德國出生率降低,納粹政府綁架大量金髮碧眼德國女孩,強迫其為軍官生孩子,以達血統純正、種族優生的目的。

納粹「生育農場」選中的少女

而將受精宗教化在中世紀歐洲也可考據,教會出于禁欲主義考量,特製衣服供人交合,身體其他部分不產生任何接觸。

泯滅人權的「命名法則」,思路跟目前普遍使用的父姓系統有太多差別?美國日本仍然保留冠夫姓的規則,中國子女也有冠父姓的約定俗成。

「迴歸傳統」則是對清教徒的最佳對映,也在中世紀「禁奢法」中有體現。

割禮在ISIS世界裡廣泛存在;集體處決、奴隸交易、焚書、同性戀迫害在歷史上很多地區都發生過;美國的摩門教依然保留著一夫多妻的制度;軍事武裝、宗教極權、殘酷刑罰在非洲和中東一些國家依然盛行。

女權的倒車,正如大家都舉爛了的伊朗史,一場伊斯蘭革命將它打回了史前。

60/70年代的伊朗,和如今的模樣

使女故事絕不是發生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或者「很久很久以前」。

現在看似天賦人權的「女性權利」,得來其實不過三十來年。

1970年法國終結父權制(父親可做一切法律決定),1975年美國女性有權擁有信用卡,1984年瑞士已婚婦女可自主提起訴訟(不需要丈夫允許),1997年澳大利亞將切割女性生殖器視為犯罪…

正如劇裡所說,每個學拉丁語的孩子都知道的笑話:「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意為「不要被惡人打垮」,或可翻譯為「別讓那些雜種騎在你頭上」)

這句話成為了反叛軍的靈魂

使女們構成的名叫「五月」(Mayday)的反叛軍,在反對特朗普政權的人眼中,有了更深的含義。

好萊塢性騷擾醜聞爆發之後,「使女寓言」似乎又和現實更近一步。

隨著Women’s March、#Metoo一系列政治事件更新,《使女故事》不可避免被貼上「女性主義」的標籤。

然而創作者和演員幾乎都拒絕這個標籤的加持,拒絕為過激的女權運動代言。

瑪格麗特說:

「如果你指的是一本意識形態的小冊子,裡面所有女人都是天使,或者都是無法作出道德選擇的受害者,那麼它不是。」

「但如果你說的是這樣一部小說,裡面的女人都是人——性格各異、舉止不同——發生在她們身上的事對於整本書的主題、結構和情節都很重要,那麼,是的,在這種意義上,許多書都是女性主義的。」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本人出演了一個嬤嬤的角色,她看起來很享受

使女故事》在性別的背後,還有更多關於環境破壞、宗教極權、雙重人性的寓言。

所以將《使女故事》劃歸為未來小說或者科幻小說並不準確,因為瑪格麗特所述的世界並非不可能,而用她的話說「變得更加可能」(even more so)

瑪格麗特接受時代週刊的採訪如是說

有個精準的詞彙——「懸測小說(Speculate Fiction)被用來定義《使女故事》這樣,預測可能發生的未來圖景的文字。

小說插圖

004

使女故事》第一季,之前有丈夫、女兒、工作和中產生活的June淪為了名叫Offred的使女

她原以為自己的丈夫被槍決,摯友沒能逃脫「守護者」(基列共和國軍事武裝)的追捕。

慘淡的命運還是透露出一絲孱弱的希望。

丈夫被政權基地外的醫護人員救治,他還找到了逃亡到加拿大的Moira(June的摯友)。June懷上了名義上是大主教的,其實是主教司機同時是「眼睛」(基列共和國特工)的孩子。

當所有人期待新生命到來之際,June上了主教司機叫來的一輛神祕的車裡。不知是通往自由還是更深的囚籠。

第二季的預告中可以看到一絲端倪:

使女故事》第二季正式預告片

June似乎終於見到了她的女兒,並主動選擇離開女兒;

原本是知識女性的主教夫人,似乎奮起反抗,發表著激烈的演說;

Moira積極投入遊行示威的運動裡;

丈夫從未放棄尋找June;

司機也似乎在盡力幫助June和她肚子裡的孩子……

然而,施以割禮的Ofglen和挖去眼睛的Jannie被送去了殖民地;

使女們為什麼又一次手握石頭跪成一圈,又為什麼全部將面臨絞刑;

主教Fred在樹林裡槍指著誰;

新出現的衣冠禽獸樣的軍閥頭子又是誰……

女主角扮演者Elisabeth Moss說:

「這一季會更加黑暗。」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