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人字橋,百年滇越鐵路上的工程傑作


人字

雲南十八怪」中有一怪是「火車沒有汽車快」,說的是昆明至河口的小火車,這是一條20世紀初期由法國人修建的由越南海防到中國昆明的鐵路,稱為「滇越鐵路」。為適應火車雲南山區轉彎行駛,選用了軌距為1米的標準,是世界上尚存的、為數不多的米軌鐵路,與通行的1.435米軌距的鐵路系統不匹配,因而自成體系。100多年來,鐵路雲南與大海連線,是唯一一條通往國外的鐵道線。

雲南山高路陡,鐵路爬坡鑽洞,車行的速度很慢,上坡時速度甚至都趕不上汽車,才有了那個雲南十八怪的說法。儘管如此,滇越鐵路還是為沿線地區的交通帶來了很大的便捷,由此而來的物流、人流帶動了沿線的發展。


20多年前,滇越鐵路雲南段每天在昆明與河口之間開行客車,那時公公、婆婆的家在蒙自草壩—米軌鐵路線上的一個小站,沒有汽車客運班車,每天卻有一趟火車經過。每次回家,我們都在昆明北站乘火車,第二天才能到達草壩,如今我們自己開車也就需要3小時左右。

記得小火車的尺寸比正常火車小一號,硬座車廂一排只有四個座位,臥鋪車位窄得翻身都怕掉下來。印象深刻的是小火車爬山的樣子,從車窗望去,列車車廂在山際之間緩緩行駛,蜿蜒曲折,慢慢悠悠……

如今,這條鐵路線上的客車早已停運多年,每天只有幾趟為數不多的貨車仍在執行。趁著春節假期,去看看滇越鐵路線上兩個重要的標誌地:碧色寨和人字橋。

碧色寨是滇越鐵路第一站,位於蒙自市郊。因為鐵路線的緣故,這裡曾經繁華一時。如今這個車站已棄用,碧色寨早已風光不再,只留下鐵路旁這座黃色的車站,在藍天白雲印襯下,靜靜地記錄著它曾經的輝煌。


碧色寨

人字橋是滇越鐵路標誌性的工程,也是難度最大的工程人字橋正式的名稱叫做「五家寨鐵路橋」,位於屏邊縣和平鄉五家寨,它的橋樑學名是「肋式三鉸拱鋼樑橋」,因橋樑外形酷似漢字「人」,又得名「人字橋」。歷史上法國人稱這座橋為「次南溪河鐵路橋」,因其造型別致如弓弩,又稱為「弓弩手橋」。在這些名字中,「人字橋」流傳最廣。

網上查詢到的資料:人字橋是建於20世紀初的巨型鋼樑結構鐵路高架橋,位於滇越鐵路坡度箐站與倮姑站之間的五家寨,橫跨於兩山懸崖峭壁之間,長71.7米、寬4.2米、距谷底102米。橋樑構思巧妙、結構獨特,是世界鐵路橋樑史上的傑作之一,被列入了《世界名橋史》。

蒙自出發到人字橋只有80多公里,距離不算遠,路況卻不樂觀,縣道、鄉道全都嚐遍了。經過千辛萬苦才到達五家寨,穿越漆黑的火車隧道,終於來到人字橋。

從遠處看去,在懸崖峭壁之間巍然屹立的人字橋與山谷融為一體,巧奪天工、自然天成,借用一位建築師同學的專業語言,這座橋「充分利用傳力將剪力轉化為軸力傳遞到兩側堅固的岩石,構思巧妙,是力與美的結合」!

走上橋面,一陣強勁的大風吹來,彷彿能把人颳倒。整座橋樑全部為鋼樑連線,不論是結構還是顏色都像極了巴黎的艾菲爾鐵塔。據說橋樑的所有構件都在法國製造,海運到越南海防,車運到五家寨,再由勞工扛到橋樑工地組裝。

如今我們站在橋上看橋下的深谷澗壑、望周邊的崇山峻嶺,都會感到頭暈目眩、心生敬畏,倍感這100多年前的設計、施工真是一項多麼艱鉅而偉大的創造啊。

在一個攝影展上看到「人字橋」建成初期的照片,由當年法國駐雲南總領事方蘇雅先生拍攝,拍攝時間距今日已近百年,「人字橋」的悠久歷史可見一斑。

百年前拍攝的「人字橋」

行前功課做得不夠好,去程走了一條艱辛的路。早上從蒙自出發,高德地圖、凱立德兩個導航系統都給出一條同樣的路線:蒙自–芷村–人字橋,我們相信了導航系統,縣道、鄉道、彈石路……在群山中繞得頭暈眼花,路況越來越差,路面狹窄、懸崖峭壁,很是驚險,現在想來都有些後怕。

回程時不敢再原路返回,找尋另一條道路,發現那才是正確的方式,即從人字橋順南溪河南行至235省道,再到屏邊縣城,最後回到蒙自,雖然路程距離要長一些,但多為省道、國道,與去程道路的艱辛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近期有朋友要去看人字橋,一定要先到屏邊縣城,從那裡開始導航。導航系統能夠命令路線卻不能標明路況,親自走出來的路線才是最真實的體驗。不同的路線,看到了不同的風景。

人字橋之旅,過程很艱辛,卻親眼見識了人類一個偉大的工程傑作,結局很完美。

(2016年春節,丙申年,農曆猴年)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