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X

《唐探2》延續了第一部「喜劇+偵探」的風格,說真的這非常不容易


《唐探2》延續了第一部喜劇+偵探」的風格說真的,這非常不容易

偵探片中具備喜劇元素,並不鮮見。

在大衛·蘇切特版的《大偵探波羅探案傳奇》以及卷福版的《神探夏洛克》中,

時不時的都會耍些英式小幽默,但那只是作為一種點綴出現片中,

而在日本人的《古畑任三郎》和《名偵探柯南》中,雖然搞笑的劇情大比例提升,


但也不過是緩和了案件偵破的嚴肅氛圍。

像《唐探》這樣,將喜劇作為偵探的並行主題,雙管齊下的還真沒見過。

因為喜劇的歡樂和偵探的懸疑,喜劇的輕鬆和偵探的凝重,雖然談不上是兩個極端,


但要和諧的糅合在一起很難,何況《唐探》走的還是非常誇張、十分鬧騰的爆笑喜劇風格

偵探那種需要靜下心來洞悉案情的基調,差的實在太遠了。

第一部能將這種風格做成功,我覺得是運氣,

第二部依舊成功,只能說陳思誠確實對此很有一套。

延續第一部故事風格的同時,《唐探2》給出了從細節到主題都完全不同的全新故事,

而不是簡單的複製第一部,其中偵探部分的翻新最為徹底。

第一部中的密室殺人案,走的是本格推理路線,注重嚴密的時間線、細節推敲以及頗為離奇的詭計。

而《唐探2》走的則是社會派推理路線。

偌大的紐約,處處都可能是下一起命案的發生地,茫茫人海,誰又是真凶?

偵探需要剖析罪犯的作案心理,縮小偵查範圍,最終鎖定罪犯

第一部中「養父愛上養女,少女復仇心機深」這種頗為戲劇性的動機相比,

《唐探2》的犯罪動機透露出強烈的現實感。

當一個人的生活接二連三的遭遇挫折,又無力扭轉時,意志不堅定者,

就會面臨信仰的崩塌亦或扭曲,作為一個罪犯,他的確有常人不能及的地方,

但他的這種心理變化絕對具有普遍的社會意義,而這正是社會派推理的特徵。

如果說,第一部給人的感受是對人性莫測的驚歎,

第二部則像是接受了一次生活的警示。

《唐探2》的案件中還巧妙的植入了諸多中國傳統文化元素,

如風水、五行、道符等等,這是第一部中沒有的。

這些元素都嚴絲合密的嵌合在案情之中,使其充滿了神祕與驚悚感,最後偵探罪犯對峙時,

更是就「何為道」,展開了一段精彩的對話,十分震撼。

這是一次對傳統文化頗為成功的利用和傳播,

不但充分發揮了它的商業價值,也成功引起了大眾對它的興趣,

沒有流於表面的純展覽亦或破壞劇情的強行插入。

這片子拿去國外上映,那就是一次很好的文化輸出。

除了延續風格,《唐探2》還保留了第一部中的兩個特色:觀光+反轉。

不論是哪一個,都無疑有助於提高影片觀賞性,

對此可參考《囧途》系列和《電鋸驚魂》系列,但在偵探片中,這樣的特色組合還是第一次見到。

很多人津津樂道的人物組合唐仁和秦風,我倒是覺得沒什麼特別之處。

偵探片裡設立一對CP的歷史由來已久,福爾摩斯與華生、波羅與霍斯汀、古畑任三郎與今泉慎太郎等等都是成功先例。

偵探片之外,利用個性不同的CP製造戲劇效果,也是屢見不鮮,

《尖峰時刻》裡的成龍與克里斯·塔克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分享是一種美德,喜歡就幫我們讚一下支持吧~

為你推薦